「真沒想到,你們是重返舊地啊。」
我詳細地給阿熊述說了我們的故事。
「我們跟本沒有時間搜索周邊區域,所以沒有發現你們啊⋯⋯畢竟災難爆發也只是咋天的事。」阿熊看著天空,似是回憶著。
「也對,不過說來,這個基地建得很好啊!你們是如何做到?」我十分疑惑。
「其實這是較偏僻的街道,本身其中一面已是磚牆。災難發生後,我們一批生還者到了這裹,發現喪屍極少,在遭遇零聲抵抗後,便建了餘下的一道…你要吃東西嗎?我想你們也餓了。」
阿熊拿來一些罐頭食品,我們幾個人立刻狼吞虎嚥起來,畢竟昨晚的晚餐⋯
「我不知可不可以相信你們,但也希望你們能盡量幫忙,去搜索物資,防守一下,作為回報,你們可以住下來。」阿熊說出這句話,譲我們不勝感激。
「對了,」我問,「這裏有名字嗎?」
「唔⋯⋯」阿熊托著頭,若有所思,「就叫『天守』,我們也要有個名字啊。」



我走出去,終於有機會細察周圍環境。
我雖然自詡mk仔,但這個地方我真的沒有印象。
這裡是一條小街,有三四十人左右在做加固,也有的站在牆頭防守。
「是世外桃源啊,」剛才抓住我們的其中一個女人,不知何時走到了我的背後,「叫我Mandy。剛才對不起了。」
「沒關係,」我想到了同學的事,「你有看到我的同學嗎?他們也在旺角。」
「沒有。」

簡單直接的回答,卻給我帶來更加繁雜的憂鬱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