灰色的天幕悄悄地蓋上了我的思考。
深夜降臨,我獨自站在微弱的月光下,' 鳳簫聲動,玉壺光轉"的情景早已不再重現,換來的只有深深的孤獨和長長的嘆息。
抬望星辰,終於感受到何謂寂寞。

我登上樓頂, 突然發現遠處天台有一點點亮光。
' 那是,什麼..... 是生還者!是生還者!'
我一邊手舞足蹈地看著,一邊喊來同伴們。
我默默地紀錄下閃光的次數,發現那段摩斯密碼,正是一段久違的求救訊號。

「甚麼事!是襲撃?」阿熊趕跑過來,氣喘吁吁地問。


「不是,你看看。」我手指著哪。
「望遠鏡來了!」阿欣說。
我手拿起鏡,把眼睛放在希望的玻璃前,竟然看到了驚人的景象。
「是雞哥和阿姍,」我看著放大的畫面,「似乎他們陷入了絕望的景地啊⋯⋯」
我看到他們下榻的小樓下,有一大群飢餓的喪屍。

我忙拿起手電筒,打回燈號。
「就一小時後,太陽還有三小時日出,我們要作戰。」我捶了捶欄杆。
要撐下去啊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