簡介

他喜歡她已經踏入第四年了, 她因為寂寞接受了他,然後愛上了他。 相愛不到半年,他移情別戀, 他搭上了一個比她差太多的女人。 她很傷心,但他比她更難受。 兜兜轉轉再四年後,他們重遇對方, 遇見的那剎那,她心跳冒冷汗, 他手震得無法冷靜自己。 本來無法原諒的那個人,突然再次變得親切。 她看著眼前的他本想離開,他卻阻止了。 她愚蠢地要他立即背出她的電話號碼及地址。 他沒有絲毫猶豫,準確地說出了。 就這樣,她相信了他當年的不捨。 雖然二人再次聯繫,但沒有再發展下去, 他們各自有另一半,感情卻比從前更親密。 「喜歡你的那四年,我跟自己承諾要永遠當你的守護者, 離開你之後的四年,我沒有停止過找你, 雖然我不能名正言順地在你身邊, 但我承諾,能夠成為一個你需要的話會立即趕到的人」 他並沒有食言,每次她需要的時候,他都會出現。 無論是訊息還是現身,他都是第一時間。 一次都沒有缺席。 這晚的她醉了,終於鼓起勇氣問他當年為什麼離開? 他吞吞吐吐地回答,因為誤會她跟前男友仍有餘溫, 接受不了,所以沒用地離開了, 她責怪他沒有給予她解釋的機會, 卻心虛地接受了他的解釋。 她為他仍然著緊自己而開心,卻為這樣的自己而難堪。 說是放不低嗎?曾經是,但已是曾經。 說是為爭一口氣嗎?也許是,但現已成功了。 那個她並沒有得到完整的他,儘管當年用盡手段爭取他。 她知道他有家庭了,每次都會看著時間停止給他發訊息。 漸漸二人的關係不再單純。 可能是習慣吧,多年來有他的噓寒問暖。 如果失去了,她怎麽面對將來充滿波折的人生? 她在破壞他的幸福,他的家庭, 他另一半對他的信任,他的女兒... 為了這樣任性的自己,她勸戒自己多次, 他已經不是自己的, 要放手的,始終要學懂放手。 當年分開得再冤枉,也要放下。 再寂寞,也要習慣吧。 如果是曾經深愛過他,就狠心一次替他做決定。 猶豫不決,這關係太不健康。 為了停止令人誤會得窒息的關係, 她離開了他,四個人的愛情,太擠擁。 把幸福的權利還給那位守護者。 她相信這是愛他唯一的單程路。 後來的後來,她知道..他們離婚了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 更多散文集,可到我個人臉書粉絲專頁「遙晴」繼續閱讀。

沒有任何章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