羅先勇不理會我恐懼的情緒:「好了,我們上去吧。」

我稍稍清醒過來:「上去?」
我們可是站在大廳正中央啊!

突然,雲石地板發出強烈震盪,周圍的人也不以為然,只有我露出嚇怕的表情。

不會吧....連這裡也是....結界?

謝朗捉住我肩膀說:「放心,這是貨真價實的高科技機關。」



「機關?」

雲石地板停下震動,忽然間,每個人各自站著的地板磚塊,分別同時向上升!

「沒錯,機關,帶我們到總部的機關!」

「總部...?我還未有心理準備見工啊!」我大叫,看著連接地下,把雲石磚塊推高的枝柱,續道:「你們不怕跌死嗎?」

謝朗冷笑一下,道:「所以才要捉住妳啊!」




上到幾乎盡頭時,那金碧輝煌的天花忽然迴轉地打開,裹頭是一個大大的洞口。

洞口週邊不是泥土,也不是鐵板,而是一層又一層的落地玻璃!

玻璃背後則是一大堆工作人員,有的穿著西裝,有的穿著醫生白袍,更有的更是軍人打扮!

而人員們每個都忙得不可開交,正在做他們衣服相應的事情。
穿醫生袍的拿著試管觀望、穿西裝的看著多部屏幕,然後又在電腦上打字、軍人打扮的在巡邏。



我看得到,其中有幾個不久前還是酒店員工。

「總部.....?第六組....總部?」我問。

謝朗搖搖頭:「第六組是分組,只是負責政府秘密行動的小組。」

「那麼其餘的一至五...」

「其餘小組分別負責:調查、研究、守衛、攻堅、民生等工作。」

我們上到最頂層,一道玻璃門被一位小姐從裹面打開。

我看到她的臉,首先愕了一愕。



她臉上滿是雀班,鼻扁眼小且身材肥矮,身上沒有一分可以算得上美麗,除了那雙眼。

不是眼輪廓,更不是她的眼神。

而是她眼內深處,有股莫名奇妙的純潔感覺。

整體看,她全身也是污泥,唯獨那雙眼,那雙純潔無比的雙眼,是出於污泥而不染的美麗花朵。

她在門邊按了幾下,地上就伸出鐵板連接我們的雲石。

她說:「朗哥.....可以隨時進去見主席。」

聲音溫柔又帶點羞澀,很好聽。

看到如此奇人,我步到她身旁時忍不住說:「Hello,我叫小刺,好高興和你做到同事,你叫?」



她愕了一愕才說:「.....Lily....」

「哈哈!Lily是吧?很高興認識你!」我伸出友誼之手。

但下一秒被謝朗打走:「別弄她,她是我們的重要後勤組員。」

「嘻嘻,好吧,拜拜!」我向她揮揮手,跟著謝朗離開她。


我邊走邊說:「你說第六組只是分組,那麼你們組織本名叫什麼啊?」

他沒回答,直接領我到內部走廊。

墨綠色的走廊,不同的是這走廊中間有很多道門。



「這裡是....」我說。

「是剛才結界的畫面,我只是用熟悉的環境創造結界罷了。」

我們一直走,直至走到盡頭的大門。
那道大門有著鳳凰展翅的雕刻,氣勢凌人。

他把門打開一點:「至於組織的本名...你可以問主席。」

然後完全打開門,把我推了進去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