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....是想征服世界嗎?」

他笑得更開:「沒錯!全世界有多麼的不幸!窮苦的人們,要為每餐而賭上性命!出生差的人,即使再有善心也會走上歪路!就算是一線城市,也存在岐視、貧富懸殊的問題!我要成為世界領袖!要令這些問題都不再出現!」


他說得像演講一樣,字字鏗鏘有力。
不過美麗的說詞,背後總有醜陋的原因。

我不是說他的理念不好,而是......太幼稚了。



誰不知道為了世界更好就要消除這種事啊?只是根本不可能。
因為每個人都有貪念,有慾望,也有自私的一面。


我站起身拍拍手:「加油加油!那我先回去了。」然後轉身就走。


「但是,我需要你的協助。」白清泉叫停我。

「你外面不是有一大班幫手嗎?」我看著他俊朗的臉,心想如果是協助他睡眠的話我絕對會接受。



他捉住我的手說:「他們雖然有共同理念,但能力不足。而我,需要你的能力。」

我臉色沉下來說:「.....是關於地下世界的事嗎?」

其實,我多多少少也猜到是哪件事。

他放開我的手:「相信你也猜到是哪件事。」

這人....能讀心嗎?!



不....應該是他手下調查得夠仔細.....吧?

「幾天前,大企業家兼慈善家王威凱的珍藏名畫《大雷音寺》失竊那單?我可以告訴你是誰做的。」我說。

「但?」白清泉好像真的讀懂我心事....

「說完後....可以解除...我身上的....術嗎?」說完這個字我也覺得可笑。

他微笑道:「不行。首先我已經知道是哪幫人做的,其次我要你做的事不止這些。」

「....你要我找回來?」

「不,這幅畫只是王威凱其中一幅藏畫,他本人不甚喜愛這幅畫。重點是失竊時,對方留下了某段訊息。」



「挑戰書?」

他點頭:「留下了一張仿真度極高的邀請函,預告他們會在《地下拍賣會》現身。」

《地下拍賣會》

是全球知名人士,以及地下界王者都會聚首一堂的拍賣會。

這拍賣會,拍賣只是其次。他們著重的是藉此機會與其他界別交流,談談合作機會。
所以在這會場,如果發生暗殺的話,大家都會想賣個情面給別人而把暗殺追查到底。

而有趣的是,大約在2000年時,日本某位人氣漫畫家因為在該年未獲資格出席,一怒之下將所知一切畫到漫畫中。

最後這名漫畫家被打成半殘,漫畫的進度從此拖慢。



這件是也令主辦單位起了戒心,決定以後分成「亞太區」、「東歐區」、「美洲區」三區同時舉行,然後用視像或投影科技聯合拍賣。

「所以說,你想靠我的身手和經驗,阻止並捉住他們?」

「你成功之後我就考慮解除。」

我嘆了一口氣:「對方是什麼人...你很清楚吧?這種恐怖分子不是一般的盜賊,我一個人應付不來。」

「放心,謝朗會陪你一起查,而且他很高級,可以調動人手加以協助。」

我就知道,但我心目中另有人選:「可以要....Lily嗎?」

白清泉爽快地說:「她當然會協助你。不過也要尊重她意向,我覺得她頂多只會在基地當後勤。」

爽快得...有點過份....



「這樣就足夠了。」我回頭,離開這個披著天使外殻的惡魔。

臨別前,他問了一句:「蝶刺小姐,你真的知道對方是誰?」

我沒回答,直接走了出去。

偷取大雷音寺、殺掉大量同行、但實力強得無人敢對抗的恐怖分子。

鬼盜團。

看來....終於可以報仇了呢....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