雖然他速度快得誇張,但對上擅長閃避的我還是撲個空。

但,我沒有聽到倒地的聲音。

「奀皮奀皮!手槍!」頭帶草帽的忽然大叫,我回頭一看,他的手臂仿似橡皮般伸長,一下子伸到我鼻尖。

我俯身閃躲,想靠著會議桌來做掩護。
但當我身體靠向枱腳時,卻發現大大張的會議桌忽然消失不見!

我立時失去平衡向前翻滾,下一刻看到的,是飛雲高速衝來的身影。


而後方,也傳來草帽男的低嗚:「奀皮奀皮.....」

可惡....這明顯是測試我的實力....如果我倒下的話....那變態白清泉會覺得我無能,把我當垃圾丟棄!

金蟬脫殼....只能撐多一陣子!
我必須打倒其中一人.....不.....打個平手....顯示實力就夠!

....試試....早幾天看到的吧.....!




怒氣、殺氣、鬥氣....
父母親、鬼盜團、智囊團.....

我立時將內心負面情感所產生的氣聚在一起,把它壓縮成一個高密度小球。

一個容器不斷被灌入,會承受不住而溢出、爆炸。
一件物件不斷受擠壓,也會因物件的粒子無容身之所而爆出。

但我還差一點才能把這小球爆發。



飛雲的拳頭已到來我眼前半吋,草帽男也已經伸出手。

這時,我想起了謝朗的說話:

《符咒術》的《符術》,是以氣作墨,加上自己想像力具現化一切的術。


那....咒術呢?

我靈機一觸,大喊:「滾開!!!」

體內的小球受不住最後一根稻草的壓力,在瞬間爆發!
我能也同時感受到,內心的負面情緒仿佛有地方宣洩一樣,往外溢出。

情緒往外後,變成真實的氣,如同暴風般吹開攻擊我的兩人!



謝朗呆道:「和我的氣量....不相上下!」

把情緒發洩後,理應是有種舒暢的感覺。

但我完全沒有。

反而在內心重新滋生了復仇、怨恨、屈辱的情緒,比以往有過之而無不及!

「.....」我站起來,握緊拳頭,再次感受到當年發生的事。

這種重新經歷黑暗面的感覺一點也不好受。

樂少拍了兩下手:「現在的年輕人啊...都這麼厲害了。樂天,把枱放回去。」



一直按兵不動的秀氣男點頭,然後從身體拉出比他大的會議桌,完完整整的放回原位,看得我目定口呆。

「抱歉,我必須知道蝶小姐你的實力,否則我只會讓你當朗小弟的後勤....你知道為什麼我要這樣做嗎?」

我強行把情緒壓下去,冷冷道:「要看我夠不夠強,到拍賣會場親身保護拍賣品吧?」

「嗯....無論地上還是地下界,都選擇了梅社團負責拍賣會的保護,所以我有責任知道你的實力。雖然聽說你是潛入和暗殺高手,但護衛是完全兩回事呢。」

「.....看來我的名氣不夠格呢....」

「但實際測試後,黑拳界兩大高手再加上一個外援,都不能短時間內傷到你半分,合格。」樂少比了個ok手勢。

飛雲在口袋中拿出一把梳,將吹亂的頭髮全梳向後:「抱歉,工作需要。」

草帽男還是擺著那白痴笑容:「我叫張路飛!將來要當海賊王!」



「別耍白痴了,」秀氣男子把張路飛的頭按下,然後對我親切地笑著說:「小弟方樂天,你好。」

我點點頭,問道:「你們就是梅社團最好打的嗎?看來—」

忽然,尖銳的刺痛輕輕戳到我右頸,中止了我的說話。

「別太囂張,女人。」飛雲將手中的幼匕首推前,刺破我頸上的皮膚。

「嗙!!」

他做完這一連串動作後不到半秒,我才感到前方因他的速度而帶動的強大氣流以及音爆巨響,吹亂了整個會議室。

他的速度,比聲音還快。



我撥開被吹亂的髮絲,笑道:「果然....天下武功,無一不破,唯快不破。」
然後運起身上每一份氣,猛道:「別太囂張!男人!」

氣從我身上灌到匕首,整個武器馬上灼熱無比。

飛雲只對熱力皺皺眉頭,然後用手向前又是一壓。

「死開!」我高叫,又再灌一輪氣到匕首。

一道衝擊隨著我的聲音打到飛雲身上,不堪突如其來衝力的他立即被打飛。



「夠了!」樂少怒道,聲如洪鐘的他震攝了我們兩人,叫我們停下手腳。

他看著我,心有所思的說道:「這....將氣灌入武器的方法...是誰教你的?」

「.....自學....」

他低頭摸摸下巴,口中喃喃什麼的,然後說:「.....朗小弟,你之前在電話說什麼....有人預告會到拍賣會搞事,知道是那瓣人嗎?」

「那是機密.....」謝朗沉聲說。

「賣個人情給我吧。」他的語氣好像一早已知道,現在只是想要一個確定。

謝朗頓了頓,閉上眼說:「鬼盜團。」


樂少聽到之後咧嘴而笑:「哈哈!!我們和梅當家等這天等很久了!放心吧!那天我們一定會全力護衛!還請你們配合!」

鬼盜團....得罪的人還真多.....

認識了明天合作的人後,謝朗再和樂少杰等人寒暄幾句便回去智囊團的基地。

回程途中,我問謝朗:「你和梅社團有什麼關係?」

「.....」他看著車窗,好像不太想說。

「不說也....」

「十多年前.....我是樂少的手下,然後我背叛了他....」他別過頭,閉上雙眼。

正在駕駛的古古古插嘴說:「我我我呢,則是被媽媽媽媽拋棄,然然後朗哥執執執我....」

「得啦我不想聽。」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