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當我害羞地想脫下扭扣時,他又說:「其實不用也行,脫掉只是方便點。」

「你....你想幹什麼?」

白清泉扶著我一同席地盤坐,他說:「你是怎樣發現鎮魂穴的?」

「.......我從小就能看得到....人體的某處會發出一小道....特殊的微光。然後小時候有次差點被強姦,我就沽注一擲用盡力氣往那微光按下去,怎料那傢伙就立刻暈倒。後來叫大叔們找查典籍,找了很久才知道那個會隨時變位的穴位叫《鎮魂穴》。」

白清泉淡淡笑著,然後舉起一隻手指:「我也是小時候發覺這穴位的呢!但你又知不知道,人體還有兩個類似的鎮魂穴的穴道?」



這時,他突然用手指往我肩膊一督!

我感到一股強大的氣在全身經絡快速轉了一圈,好讓身體所有內臟行氣活血,把暗病明病通通迫出!

「咳!....咳!咳!」我不由自主地掩口咳了幾聲,攤手一看,卻發現我咳出的不是痰,是黑色瘀血。

他按住了幾秒才放開:「這是三大遊穴之一,《血魄穴》,必須按住一段時間才有效。順經絡周期而施按可治病、活血、療傷,倒施逆行的話會傷及內臟。」

我擦著嘴角血絲,問:「三大遊穴?」



這時我才發覺他收起笑容:「三大遊穴,是指三個會隨心跳而改變位置的穴道,亦是靈魂與肉體的開口。《鎮魂穴》就是那個開口的主要通道,藉着強大氣量施壓衝破通道的關口,就會產生震撼靈魂的效果,令精神和肉體昏迷。」

他又舉起一隻手指,往我胸口快速一督。

一股溫暖的氣流從他手指直衝腦袋,有種心曠神怡的感覺。
之前一直帶著的負面情緒,彷彿都一下子放下。

「這是《元神穴》,靈魂中儲存情緒等意志的開口。此穴的施氣必須精準,多一分少一分也會無效,而分量則是受穴者的氣量10%。」

腦袋一下子清晰了許多,我想了想,問道:「你這是在教我嗎?還是有什麼事情要我做?」



他站起來:「免費的,為我的劣兒賠罪。」

「還有的是...?」我還是不相信會為這點小事突然教我這些。

這幾乎沒人知曉的戰鬥知識,在實戰時的作用大得無可估計。

他掛上那招牌的笑容:「你曾經對上過施大友,有發現他的鎮魂穴嗎?」

施大友....?
鬼盜團那個會動的雕像?

「他的微光...好像比普通人還要弱。」

白清泉看著我,嚴肅地道:「他本是人,但他把自己靈魂附在雕像上,所以他原則上還是有三大遊穴。而他的遊穴—」



「—你為什麼知道我曾對上過他們嗎?」我搶著問。

「謝朗一字不漏的跟我報告過。」他淡然說。

果然....但我要知道的不是這些。

當我想再開口追問時,他搶著道:「當然,我事前也知道。」

他竟然自己開口說.....
但還不夠....

「.....你說需要我的能力...但怎樣看,你的親衛隊絕對有能力勝任這任務啊,你選擇我的真正原因到底是....」我站起來,說。

他先是輕笑了一下,然後才道:「....我們是一億人....不....五億人之中才有一個的天才,能夠一出生就懂用氣,身體所有機能都比平凡人強十倍。如果遇到某些影響人生的事,會比凡人更容易覺悟因果,在不知不覺間懂得用術。」



「例如.....死過一次?」我不禁回想起童年那些不堪回憶。

「又或者,見識到死亡....與生命。」他也站了起來,頓了一下,又說:「當然,除了你的過人天份,我們也觀察到你的本性,分析過後才會招攬你.....至少,你會為不公的事挻身而出。」

很合理....但...也未免太合理了....
我寧願他說看好我對我為人有信心之類的廢話....也比當我機械人般分析更好....

但,我尚要利用他們引出鬼盜團。
還要解除身上的四分五裂.....

「快說,找出其餘兩個遊穴的方法,還有施大友的遊穴在那裡?」我道。

白清泉說:「我說過,遊穴是基於人體心跳來轉移位置,以你的天份,只要再仔細點觀察人類就可以找到。至於施大友....他沒有心跳,也沒有肉體經絡,那麼他的遊穴會在那裡?」



只剩下靈魂....連接肉體的通道都會不見...?

不.....
靈魂....會不斷尋找肉體....返回肉身....?

所以....

「他...全身上下....每一分都是三大遊穴.....但...我曾經擊中過他....而他完全絲毫無損....」

「不,你已擊中他的鎮魂穴,只是他很耐得痛而已。」

那般震撼靈魂的痛楚....他都能完全忍過去?

白清泉走到門口前,道:「正因如此,他已命不久矣。」然後便走了出去。



那我....就必須更快讓他得到應有懲罰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