枱下的眾人都面面相覷,有的保鏢更站了起來。

我踏著枱子高速衝上前,走不到幾步,我的右小腿卻突然被人拉著!

失去平衡的我馬上一手扶地,另一手往被捉住的位置用力一彈!

但捉住我的力道卻沒有絲毫減弱!

回頭看,只見一個帶著墨鏡的高大男人捉住我。



「王威凱的....保鏢?」我看著那男人道。

他脫下墨鏡,雙眼如同石頭般堅毅:「蝶刺,又見面了。」

又見面....?

「小刺!你怎樣了?」Lily在耳機問道。

我立刻用扭曲小腿關節掙脫,說:「沒事....」



「小心!這裏....滋滋.....」

「喂!喂!!收不到?!」我按著耳環,但只聽到唦唦的聲音。

此時,司徒銘又再在台上高叫:「你們距離死亡還有十秒!一....二....三.....四....」

他這麼一叫,場內馬上變得一片混亂,愛惜生命的權貴馬上爭相逃生,但門卻怎樣也開不了。

他們都嚇得急起來:「梅社團搞什麼的!」、「我給錢台上那人!他不會殺我!」、「白清泉!今次唯你事問呀!」



他們都理所當然的認為,有膽識潛入此場地並張揚地並盜取拍賣品,都是有計劃而來。

而逃脫的計劃,有可能是計時炸彈。

單單一句就可以令人陷入恐懼。

想像力,果然是一把厲害的武器。

司徒銘看到此情此景立刻放聲大笑:「哇哈哈哈!真好玩!」

「放肆!」鐵男突然從坐位跳出,全身都變了銀色的鐵皮,直直衝向司徒銘!

司徒銘從容的舉起斷掌,從斷處生出一道彩色的光芒。

他叫道:「伸縮自如的愛!」



光芒猶如橡皮般左搖右擺,一下子便纏繞著對方,並且從鐵男身後伸展到天花黏著,把他吊到半空。

「鐵男!」李天翔立刻飛上半空,在空中展出美麗的天使雙翼,並用翅膀將吊住鐵男的彩光割開。

...親衛隊能搞定那司徒銘....而我則處理高大男!


高大男還乖乖的站在原地,冷冷道:「怎麼了?屎大友說過你會報仇,現在有機會—」我中斷他的說話,往他右腰鎮魂穴狠狠一踢!

可惜,被他擋下:「....有我....三成力!」

他直接捉住我的腳,又說:「機會錯失了,再見。」然後把我甩到APAC那道牆上,再由二十多呎自由落下。

我落下的位置正好是司徒銘的後方,當我想從劇痛中起來時,卻見他站的地面有一雙手生出。



「變做石油吧。」方可達從地底把頭探出,準確地捉住司徒銘雙腳,硬生生把他拉到地底!

司徒銘只剩下半身,喊聲大叫:「王力!王力!」

剛才把我甩出的高大男往他原地一躍,雖然距離司徒銘六十多米,但來勢絕對能到達對方的位置!

然而,高大男王力卻忘了有人能飛。

李天翔高速的往他飛去,想要用翅膀割開王力的身體。

「嘭!」

槍聲從遠處發出,子彈高速地打中李天翔的翅膀。



「嗚....」李天翔失去平衡,往前撞到牆上。

「都這麼多年了.....」我看槍聲處,槍手脫下進場時帶著的墨鏡,雙瞳的顏色是彩色的:「李天翔連翅膀都長了出來呀?」

他身旁還有跟他一樣扮作保鏢的年輕人,那年輕人正用手槍抵著王威凱太陽穴,笑道:「不止他,鐵男的皮膚都變了銀色,達仔現在都可以帶人一起穿牆。」


落地王力一手把兩人扯起,和方可達對視了一眼,然後一拳把他打走。

「.....嗚...」力量本來不佳的方可達馬上昏倒。

司徒銘沒事後,便毫不畏懼成為眾人目標,站上講台叫道:「好了!現在,你們都可以死一死。」

場內除了梅當家、樂少杰、白清泉,其餘人的心全部都寒了一下。



「等等!你放炸彈自己也會死呀!」其中一名胖大的有錢佬道。

「嗯?誰說是炸彈?」司徒銘笑著,看向槍手旁邊那年輕人續道:「我不數了,十。」

那年輕人點了一下頭,雙眼就流出了黑色的眼淚。

「呀呀呀呀!!好痛呀!!」剛才說話的肥佬,雙眼忽然不斷流出黑淚。

他按著雙眼叫道:「救我!好痛!」

「呀呀!!!」另一個人也慘叫著,他雙眼也是瘋狂流出黑淚。

場來愈來愈多慘叫聲,像交響曲般互相協奏。

突然,白清泉像瞬間移動般閃到年輕人身邊,一手握著他的頸項,受痛的他馬上放開王威凱。

白清泉冷冷道:「玩夠了,叫你們老大出來。」

慘叫聲逐漸變成的倒地聲,如同鼓嗚一樣。



「看來你很想我。」聲音,直接打到腦袋中。

王威凱突然站起,不知何時手上多了一把石雕毛筆,從背後直直刺穿白清泉肚皮!

這一擊,嚇得全部人都安靜下來。

白清泉痛得放下那年輕人,雙手握著那石雕毛筆,一臉驚奇地望向王威凱。



王威凱抬起頭,身影逐漸變得巨大,身上的衣物全都被他撐破,露出乳白色的身體。

最後,一個帶著惡鬼面具的雕像就出現在大家眼前。

他說:「其他人聽住!你們都是權貴當中比較有善心的人!剛才殺的,都是做了不可原諒的事才殺!現在,你們可以安安全全回家,並告訴各界,鬼盜團就算是恐怖分子,也是反抗極權政府的恐怖分子!」

他揮一揮手,鎖著立法會的大門立即打開,外面則是圍著一大批梅社團混混。

只見其中一個身影飛快,在門半開的時候衝到梅當家身邊。

是飛雲。
他對著我笑了一下,又向鬼盜團打了一下眼色,便扶著兩人高速跑走。

其他人看到大門已開,也相繼衝了出去。

此時耳機才傳來Lily的聲音:「小刺!到底發生什麼事?!剛剛有場內的所有人都失聯!」

我看著眼前的一切,咬牙切齒道:「失算了.....我完全估計錯誤.....從一開始....這拍賣會就是鬼盜團設下的一個局!」

鬼盜團扮作王威凱及保鏢、斷手男可以一早潛入扮主持.....
還有....梅社團....

都是為了刺殺白清泉的一個局!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