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噹~~」
刀身與槍身交擊蕩迴著整個場館。

那異目人竟然擋下了高速斬擊!

周以太少有的露出訛異表情,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。

「忘了有兩把槍嗎?」還在震驚當中的周以太,對異目人的嘲諷慢了半拍,子彈就「呯」的一聲飛出。

就算此刻他能使出「脫力」,也閃避不了射出的子彈。



只有我對這話語作出反應,下意識地飛身撲向周以太,擋下子彈。

子彈沒貫穿我整個人,只停留在我左下胸,而且非常的痛。

我倒在地上,按著傷口說:「....這子彈.....不是普通子彈....」

異目人吹掉槍管的煙,說:「團長?」

「七十三秒。」司徒銘也走了過來。



周以太馬上清醒過來,按著我的傷口道:「Lily!!醫療班!!!」

「我說過他們全昏倒了!」Lily在耳機叫著,看來也很擔心我。

「那就馬上派人過來!」周以太的眉皺得很深,看來他也不是無情之人。

這時,異目人舉槍對著周以太額頭:「我要把剛才的話說完!雖然你聽力很好,但不致於—」「—嗡~」

長刀揮出,把整枝手槍都斬開兩半。



這次周以太的「脫力」,只用了一下呼吸。

「嗡~」刀刃閃過,異目人又舉槍護身,但也是整把槍被斬斷,身上的西裝都被斬開了,胸口留下淺淺的血痕。

又一下呼吸,刀光如強風般吹向異目人頸上。

「睡吧,垃圾。」司徒銘不知何時繞到周以太身後,並已經按著他的鎮魂穴。

是對上我那時的....高速移動?

周以太倒地,但沒完全昏倒,只是靈魂被震得不能彈動。

如此恰到好處的點穴法.....



「呀....不好意思,我並不是針對你。我是說在場的每一位,都是垃圾。」他看了看王力的戰況,全身凹陷的鐵男倒在地上。他續道:「除了你,王力。」

他執回損毀及完整的槍,說:「這件垃圾的主人是垃圾嗎?」

異目人向他敬軍禮:「是的!所以這垃圾的團長也是垃圾!」

「說多了就不好笑啦!」司徒銘在斷手生出人般大小的氣團,然後把我整個人包著,又道:「時間不夠了,十仔他們又等著,走吧。」

我隨著氣團緩緩升起,就像氣球般被司徒銘拉著。

這是要....幹什麼....把我帶走?

「等等!!!」叫聲洪亮地響起,周以太彷佛用盡畢生力氣站起。

司徒銘回過頭看他,驚喜的道:「又怎會能夠想到,一個魔人,可以從震撼靈魂當中掙脫!」



「....放開她!她救過我一命....我要....」周以太說到一半,便不支倒地。

「噢,這麼快。走吧。」司徒銘拖著我走,去到外面時,那個年輕人坐在輕型貨車中等著。

他把我放到車尾箱時,那氣團愈來愈暗,最後連五感都失去對外界的知覺,幾乎把我隔離在內。

在最後一刻,我聽到司徒銘說了一句。

「還剩.....零秒!」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第一章完———————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