異目人繼續說著有關小冰新身分的情況,說她到了台灣生活,女兒也準備讀幼稚園了。

小冰指著梅社團三子說:「這三個就是當年在朗豪坊接我的人,全靠他們....我一家才有新身份!」

飛雲靠著木牆站,說:「她老公和女兒都在被台灣的梅社團分支保護著,很安全。」

我站起來,一臉嚴肅的向眾人鞠躬。
這是我生平第一次鞠躬。

「謝謝...還有...對不起....」



「啊....原來你會道歉....」年輕人說。

異目人拍拍我肩膊:「那只是我們團會做的事,不用道謝。但道歉我還受得起,先前的誤會就算數吧,當我們重新認識。我叫李目琛,你好。」

年輕人揮揮手掌:「十仔,不要問我本名,我自己也不知道。」

「雖然你已知道了,但我再說一次吧。」王力握住我的手:「我叫王力,一直都很欣賞你的正義行徑!」

他的手很大,體溫也很熱:「嗯...謝謝..」



司徒銘拿出一枚三洞相連的戒指,套在他唯一的手上:「今早拍賣會介紹過了,所以我直入正題.....」

他手上的戒指射出紅色光線,畫出紅光線條的惡鬼圖案,並懸浮在戒指上。

「蝶刺,我要你加入鬼盜團。」



「這是什麼?」我看著那圖案說。



這惡鬼....好像施大友....

他不理會我的說話,用氣捉住我的手道:「蓋下去,你就是鬼盜團....成為我的手下!取得有用情報!」

「....這才是你們的目的嗎?」我甩開他的手。

先給我一個原因加入智囊團,然後再用同一原因討好我,讓我成為間諜。

「計劃是我想的,」聲音,直達靈魂:「但是在遇見你之後想的。」

施大友突然出現在門口,他走了進來與司徒銘細說幾句後,向我道:「加不加入,隨你喜歡。只是不阻止白清泉的話,世界會被他搞垮。」

「什麼意思?」我看著消失的紅光惡鬼。



施大友席地而坐,向眾人說出剛才在結界發生的事。

「還有一件事....蝶刺...你知道你父母是誰嗎?」它說話時動也不動地坐着,完全就是一尊雕像。

「怎麼可能...」

我我一直很怕施大友這種人。長久以來,我習慣看人的表情和微細動作猜度別人心思。
但施大友,這傢夥是個活生生的雕像。

它頓了半刻,說:「那算吧....只是...妳的天份,你的體質,幾乎可以和白清泉匹敵。」

「喂喂....你和白清泉兩個都想要我的身體....我可不是韓劇的女主角。」

「說回正題,」它站了起來,背著我道:「我不強迫你加入鬼盜團,但可以請你幫我們嗎?....就當是接單.... 接白單。」



我看看小冰,然後又環觀眾人。
看起來根本就是烏合之眾,帶卻又有莫名信賴感。

「我可是收很貴的。」


施大友轉頭望我,仿佛看到它的笑容:「開個價?」

「智囊團是機密團體,做任何事也要加價。提供情報五千萬一星期、擾亂行動三千萬一次、破壞物品五千萬一次、偷取物品一億、殺人二億。」

「好的,先給你十億,然後任何行動再從裏面扣數。啊琛。」

李目琛拿出一個黑色手提小箱子並打開,箱子裏全都是金光閃閃的金幣。

施大友拿出一枚在手上把弄:「金色籌碼,一個一千萬,一百個十億,小心收好。」



我和小冰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百個金色籌碼。我倆都知道,全球地下界都是用這種籌碼當作貨幣,面值由一萬到一千萬都有。

只是....很少看到一千萬而已。
誰會帶著一枚籌碼大小的一千萬到處走啊!就算有也早早放進夾萬!總之會盡快藏好,或是將它變成大眾社會使用的貨幣。

我吞吞口水拿了一枚。重量適中,黃金含量足夠,把弄時會發出「嗡嗡」的聲音,傳說這聲音是死在錢幣深淵的慘叫聲。

「小冰...你幫我收好...」我深呼吸一下冷靜下來:「我身中了智囊團某個人的術,不能隨意行動,你有方法解除嗎?」

施大友用毛筆輕輕篤了我一下,好像想了一想便道:「現在不能。這個施術者應該是個頑固固執的人,他的術很麻煩,可能要三四天才能解開。」

「嘖....真是危險的任務。那麼,我如何聯絡你們?」

「你聯絡的對象是我。」李目琛向我微笑。



我也向他笑了:「還好,是帥哥。」

司徒銘這時說:「你要做的,是搏取白清泉以及其直屬手下的信任,獲取他們的情報計劃,適當時用言語阻止。現在,最難搞的周以太都因為你救了他一命而信任你,這次應該比以前輕鬆很多!」

「這次?以前?你們之前也有派人嗎?」

施大友轉動石雕頭看司徒銘,看起來像是哥哥怪責弟弟感覺。

我不禁問:「你們....是兩兄弟?」

司徒銘愕了一下,然後叉著腰故作神氣地對我說:「沒錯!人不作出犧牲,就得不到任何收穫;如果想要得到某樣東西,就必須付出對等的代價。這就是業力的基本原則,等價交換!失去身體的弟弟,肢體殘疾的哥哥,為了尋找這世界的秘寶《五生》和《五絕》而踏上旅途!」

「等等!先不說你懶有趣地說這些對白。哥哥?弟弟?施大友感覺比你大很多!」

李目琛在我背後拍拍我肩膀:「這件事比較複雜,要解釋—」

忽然,李目琛的腳邊生出兩雙手,快速把他捉住並扯到地底!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