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連我也未反應得及的瞬間,王力早以踏步想躍到李目琛身邊、路飛也伸出手臂救援、飛雲的身影只差半步就握著他的手、方樂天憑空拋出一條繩索。

而在下一個剎那,十仔雙眼流出黑淚、司徒銘運氣包圍整個木屋、施大友則使用術掘地尋找攻擊者!

這一切都只發生在半秒之間。

李目探一下子被扯到地底,連頭皮也不見。幸好飛雲來得及握住他,使得王力有時間將兩拉起,可惜攻擊者早以逃去。

路飛和方樂天見狀也收回攻擊,前者在門鏠窺探,後者則忽然穿著一件特種部隊裝備,手拿MP5在門側戒備。



李目琛說:「十仔,三十米。」

十仔的黑淚徒然增加,在門外不遠處立刻有眾多倒地的聲音。

「沒時間了,」李目探掏出槍:「下星期一,砵蘭街,我會找到你。現在,把自己綁著。」

司徒銘大叫:「我隔不了音太久!有幾個人用術強行撐出缺口!」

「看來還是要打一場。」王力左右擺頭,頸骨咯咯作響。



施大友從地底回來,滿身污泥的它說:「方可達這小子前世是地鼠嗎?快得過份。」

它看到大家都戰意旺盛,嘆一口氣道:「我、團長和十仔現在就帶李璐冰走......十分鐘後,我再回來。」

王力咧嘴而笑,直接撞開木門跑了出去。



這時我才看到外面的情況。



原來外面是一片爛地,現在有十多架軍用裝甲車在外面戒備,空中也有六七部直升機盤旋,在木屋不遠處則有一堆流着黑色眼淚的人倒下。

王力一下跳起,直直撞爆了直升機,身上的衣服都被燒毀。

他重重的落在地上,背上的阿修羅浮世繪紋身就乍現眼前。

最令人注目的,是阿修羅身上金色的飾物,包括六隻手的手環、三個頭的頭飾、頸鏈、以及背後的輪寶都一閃一閃地亮著。

而手臂他只紋了幾個圖案,盡量遮住也是一閃一閃,環繞著雙臂的荊棘胎記。

「喂,兄弟。」王力說:「我累倒時記住拉我回來。」

說完這句後,他身上的胎記更顯明亮,飛快地衝前。

衝進敵方的他將裝甲車同簿紙一般揑破,裏面的人很有可能也被壓死了。



「他一個人打得啦?」路飛走出門口:「難得可以打有槍的—」「呯!」

子彈打中了路飛臉頰,但沒有打穿,而是深陷了在他皮膚,並一直地拉長。

「噔~」尤如彈弓的聲音響起,路飛臉頰中的竟子彈直直彈回給開鎗者!


「轟!」儼如打雷的聲音響起,接下來的是一片揚起的沙塵。

沙塵緩緩飄散,露出一片銀色。

「我和你還沒完!!」鐵男叫道,衝進燃燒的車輛當中,一把捉住了王力。

「轟!!」


王力和鐵男兩人的右拳交擊,雷響比之前更為強烈。

另一邊廂,路飛、方樂天正壓制餘下的軍隊。

軍隊上空忽然降下一個人,他在半空中展開天使翅膀。

「樂天!天翔來了!」路飛叫道,身上一陷一陷的正在彈回子彈。

方樂天在掩護處抬頭一望,就見到李天翔以高速飛往自己。

他的手憑空生出一個捕網,輕鬆地把李天翔拿下。

還在屋內的李目琛舉槍,往屋外瞄準,俐落地按下扳機扣。

子彈的去向本應射中一個在不遠處,長髮男子的頭。但在快要打中的前一刻,那長髮男子卻能側頭閃避!而子彈只是掠過他的髮絲!



「呼~」長髮男發出綿長的呼吸聲,蓋住斂容的髮絲也被輕輕吹開。

李目琛說:「厲害了不少嘛,周以太。」

「我聽得到....蝶刺的心跳聲。」話剛落音,周以太就以驚人的速度衝進屋內,並拔刀斬向李目琛。

「噹!!」槍身與刀刃交擊的聲音理所當然地響起,環迴整間木屋。

周以太看到我一個人在屋內,眼神也變得不太緊張,說道:「人在就好了,主席派了全員嗚!!呀!!」

周以太說話到一半忽然喊叫,隨之而來是一陣高速而至的強風。

飛雲在眾人都看不到的瞬間,繞過了木屋,從周以太背後刺穿他肩膊!



周以太痛得放開日本刀,用手按住受傷位置。

「在最後一刻避開了筋健,完全是意料之外。」飛雲抽出匕首,將周以太壓下使他跪地。

槍管對著了周以太的額頭,李目琛冷冷道:「有什麼遺言?」

「.....放過蝶刺,她救了我一命。黨的宗旨....是有恩必還!」周以太看著我道,說完後又望著李目琛。

「這個宗旨我喜歡。」板機扣按下。

在這一剎那,不知為何有種想保護他的衝動,可能是他想為我犧牲的單純正義感,又或者是他那純粹無邪的眼神。

當我會意過來的時候,自己已下意識衝了上前。

「呯!」

可惜,還是慢了。

不過,子彈卻射中了飛雲。

飛雲摸著中槍的左腰,一臉惘然的看著李目琛。

後方不遠處的泥土發出沙沙的聲音,方可達從地底扶著周以太冒出。

眼神充滿怒火的方可達,看了一眼周以太原本站着的位置輕輕一笑。

「咔。」撞針轉動手榴彈的齒輪發出最後的聲響。

飛雲和李目琛馬上會意過來,可惜還是遲了。

只見李目琛整個身體撲過來護著我,飛雲也盡全力躍從。

而我,笨得因為救人而衝上前,然後又因靠得太近要被人救的我,只是呆呆的看著即將爆開的手榴彈。

時間流動彷彿變得很慢,我都看得到手榴彈的外殼逐段逐段裂開,爆焰從中噴出,破片一塊一塊地往外四散的慢動作畫面。

「1280p全高清,60ft慢動作鏡頭。」施大友的聲音直接在腦袋響起。

「大友牌相機,內置慢鏡拍攝技術,以及影片倒播檢視功能。」

就在他說完的時刻,將要飛到我眼前的破片像是倒帶一樣飛回原處。其他破片也是一樣,一塊塊地拼湊回一個完整的手榴彈。

我抬頭,看到施大友威風凜凜站在我們眼前:「看來十分鐘還是太多啊。」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