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分鐘後。

「喂喂,你不會趁機跟我玩雙頭龍吧?」我像個流氓般在她房門前說。

「什麼是雙頭龍?」他一臉天真的說著。

她按下房門密碼:0518

「你生日?」正在偷看的我問道。



她搖頭,然後打開房門。

Lily房間比我的大很多,完全就是一間小套房。
雙人大床、衣櫃書桌、電視機、雪櫃及簡單的煮食設備一應俱全。
最令我羨慕的,她有獨立洗手間。

「待遇的差別真大...」我不禁道。
她笑說:「只是主席還未完全信任你!不過也很正常,我當初加入時也不相信他們的理念!」

「這般狂人的想法,要別人相信他也很難....你說當初加入,你以前是做什麼的?」


「某大集團的業務分析員。」他坐在書椅,並推了另外一張椅給我。
「....這不是專門吞併他人業務的公司嗎?」我直接坐在床上,雙腳放在椅子上。

「是啊!所以我幹不下去。之後找來其他工作又...因外表被排擠針對....被以為是朋友的人玩弄感情....當我傷心得想了結自己的時候....我遇到了以太....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五年前

「...你的心跳...很獨特...」周以太站在天台另一邊,看着準備要跳下去的Lily說。



「你也是來尋死的嗎?」Lily握著白空的遺書,說出這七天以來的第一句話。

周以太脫下隔音耳機,那空白的眼神彷彿透出一絲溫柔。

他走了過來說:「再說話。」
「什麼意思...?」

他頓了一下,深呼吸後才說:「....反正也要自殺,不如給多一次機會自己,協助我們,改變世界。」

「我....只懂分析數據。」Lily看著他,長髮雖蓋住半張臉,但也掩蓋不了冷峻的氣質。

這時,他靠得更近,兩者只有十多厘米的距離。
他撥開長髮,高傲秀氣的臉容出現在她眼前



「真是....中大獎了....」周以太微笑著。

那是他第一次向陌生人微笑。
也是Lily自出娘始後,看過最真實的笑臉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....後來我才知道,以太很不滿周圍的嘈雜聲音,完全找不到解決方法。直到那天他想到高處一個人靜靜時,遇上了我。他說我的《聲音》是他的《磨刀石》,能幫助他定下心神。更巧合的是,我懂得數據分析,完全可以幫助他工作,所以順理成章就為他的手下。」

我聽得一頭霧水:「所以說,還是那個信順風耳跟蹤我吧!」

「不!不是!」他激動的說,吸了一口氣才冷靜下來:「對不起我岔開了話題....但其實你被跟蹤也關以太事...」

「我知道了!那個變態叫人跟我!」



Lily慌忙的道:「別亂猜!跟蹤你的人是天翔!」
「天翔?」我記得好像是油頭粉面的那個傢伙:「我和他無仇無緣,無理由有我份喎!」

她神色凝重的道:「接下來我說的事你不要說出去....天翔....他是同性戀。」

「....那又怎樣?」我還以為他只是比較姿整。

「她從小開始便認定了以太,即使不能結果,只要能陪在他身邊就足夠了…但昨天…你被以太捨命拯救時....連我也覺得以太對你動情了。」她別個頭說。

「喂.... 不要跟我說你也喜歡那傢伙啊...」
他低着頭:「我...只是當他哥哥而已....至於天翔....可能信不過又妒忌你,便跟着你想找到把柄吧...?」

這可麻煩了,李天翔會飛....要怎樣才能擺脫他?他見到什麼都一定會公告天下啊....

「小飛飛真是有夠變態....」我托着頭說。


還是....可以利用這點?

Lily把手放在我臂上:「放心吧!我相信天翔只會跟蹤你而已,只要你不作弄以太應該沒事的!」

我擔心的是她看到我找鬼盜團....

「哈哈!很難說我!那個機械人,不好好玩弄一番就對不起自己!」我做出鬼臉說。

如果要找鬼盜團,必須擺脫周以太和李天翔的監視和跟蹤.....所以Lily....對不起,要利用你了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