簡介

你已經不是那時的你,你無論是髮型,衣著,膚色,外貌,還是智商,情商,學識,經歷到心態都已經不同了。



上個月24號公開發售的日子,明明就那麼近,我想大概可以買到吧,只是幾小時,卻變得遙不可及的事了;明明看似很簡單的事,進入網站進行購買就可以了,但你連進入系統的機會也沒有。不用怕,我還有最後一著。許多人搶完票就是為了拋售,一張300多的票出價1000+。那我只能放棄了,但願這些人晚上睡覺的時候能夠睡得好吧。當然,如果能賣了出去,賺了幾百大概睡的時候也笑著吧,這個世界從來不缺痴呆。倘若賣不出去,他們才睡不著吧。以這點來看,確實有商人的潛質。從中賺取的那千百元也許夠他們過日子吧,要不然也不會浪費寶貴的時間去排隊搶票。又或者等醫療費用救命吧。我不知曉,也沒有興趣知道。

這兩年才開始愛上了黃子華式的笑話,一直都不曾到過現場看他的棟篤笑。適逢今次他宣告最後一次舉辦棟篤笑,我突然很想在現場感受氣氛。說來也奇怪,我一次也沒有去過紅館聽演唱會。相信對於大部分去過的人來說,肯定感到驚訝吧。其實也沒有什麼,就像長洲這麼出名的地方,一樣也有人從來沒有去過,只是性質不同。當然,其實也有原因。一來,身邊沒有喜歡去演唱會而且會想我一同出現的人;二則,我不太喜歡人多擁擠的地方;三是,我乃長貧之人,沒有這樣的餘錢揮霍。並非我不愛音樂,相反很愛音樂。在自己的播放器列表中單是音樂就佔了一半,其餘的是歌曲。而歌來說,我要求比較嚴格,樂韻要有感覺之餘,歌詞還要有含意。那些 rap 歌或者歌詞含糊聽不清的相信也不是我的口味。我偶爾也會去聽聽音樂會,或者是街坊歌唱晚會的。

若果真要說誰的演唱會對於我來說比較吸引,那倒要數大塚愛了。或者是情意結吧,在中學時期情緒崩潰之時,填補心靈的正是她的歌。年紀輕輕的她不僅作曲填詞,而且自彈自唱,最重要的是在她歌中有種一同悲傷一同愉快的共嗚感。然後,錯過了那個年代她的演出。相信人生不會出現第二次,因為現在她的聲線,唱腔,心境,以及演繹的手法亦隨著時間都改變了。正如人生相同的狀況不會出現第二次(出自德川家康全傳)。三年前站在這個街口的你凝望著這個街巿,三年後的今日你再次站在這個街口望著那個街巿。姑且不說街巿貨品每天的變化以及店鋪店員的轉換,你已經不是那時的你,你無論是髮型,衣著,膚色,外貌,還是智商,情商,學識,經歷到心態都已經不同了。就像錯過了的愛情,再找回可惜已經不是當初的感覺了。畢竟錯過了就是錯過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