簡介

到底我會留在安逸的日子中慢慢死去,還是選擇留在我的戰場中戰鬥至死呢?



很久沒有坐過電車了,今日看到它的時候,就突然想起來了。電車還是電車,還是那個樣子,一點兒也沒有變。卻有一種久別重逢的感覺,像一個多年不見的戀人,有著千千言,卻又無從說起。我選擇了沉默,帶著微笑在上層找了個位置坐下,倚著窗邊望著街道。這裡彷似一個開陽的觀景台。她那溫柔的叮叮聲,咚隆的震動,細訴著這些年來的小事,我閉上眼靜靜地聆聽著。風兒悠悠吹來,輕輕地撫摸著我的臉。我溜了出去,在風中起舞,隨風而動。一眨眼,還在這裡。

記得有句歌詞:好春光不如夢一場,夢裡青草香。
從前有一段時間很討厭睡覺。功課,溫書沒完沒了,每天的時間總是不夠用,眼見那考試的日子一天比一天接近,恨不得把睡覺的時間都用來溫習,可是往往最後還是敵不過睡魔的呼喚。那段日子過後,就像解脫一般。現在的我很喜歡醒過來就回味剛才的夢,雖然也只是一些零零丁丁的片段,卻像剛看完的一齣電影,又像經歷過了另一個人生似的。夢中的喜怒哀樂如煙火般,眨眼便消失了,即使還想延續那未完的夢也是不可能了。

像這樣在風中醒來的感覺,舒服極了,上一刻的煩惱都已被拋諸腦後。望著窗外的街道,一幢幢古老樓房的地鋪都已經番新成現代店鋪的模樣,古今混然一身。百年前的人曾經也坐在我的這個位置上,感受著和風的清涼,望著同一個方向的街景吧。而這電車像時光機,從百年前一直開到現在,我亦隨她穿越百年。一路上彷彿看到了從前戰亂後的凄慘與荒涼的景況,漸漸變成如今難得的平靜。和平的年代真好,不用再生活在恐慌之中。但久居於安逸的人卻會忘記了危險的存在,失去了危機意識。

到底我會留在安逸的日子中慢慢死去,還是選擇留在我的戰場中戰鬥至死呢?這個的確是個好問題,我又為了什麼而戰呢?正當我想得入神之時,叮-叮一聲敲醒了我。我回過神來,目的地已經在不遠之處了。我一句話也沒有留下便悄悄地離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