簡介

五月紅花嶺,為何不見滿山紅,盡是綠葉伴陽光。彎彎曲曲八千里,紅苺熟透無人知,但有微風輕相送。



五月的天開始澄清,塗上了淡淡的藍色。五月的風跟隨陽光,開始沸騰起來。香風的確很易受影響,沒有主見的傢伙。然而,夏天也突然跑了過來,我乍驚乍喜。我愛夏天,那陽光與海灘,那種活力叫人鼓舞。但悶焗愛黏著夏天玩,不肯離開,真叫人不爽;我愛夏天,那溫暖而熟悉的感覺。但沸騰騰的怒氣從地上冒上來,讓人喘不過氣來,實在無奈;我愛夏天,那乾爽清新的氣息,帶著微笑在夜裡靜靜地對望。但這個她已經不是我所認識的那個夏天了,我所愛的那個她早已離開了,不所往哪裡去了。

今天到紅花嶺走了一圈。紅花嶺位置沙頭角之邊,在上水乘坐78k 在磚窰下車,然後繞過地盤找到一條路向上開始行。上山的一段路的很陡斜,大概有30度以上很吃力。有人以 杜牧-清明 的格式在石上塗了首紅花嶺的詩,頗有趣。走在這條開陽的石路上,感覺自己就好像一塊正在融化的朱古力,無力般的攤在了路邊樹陰處,汗珠依然一串串從皮膚冒上來。平時一口氣就可以馬不停蹄地行走,今日見到在小樹陰的地方便要躲在下面回氣。難怪這條路上來,莫說人影,連鬼影也不見。像這溫度高達35度的時候去行山的,相信是自殺的行為吧,哈哈。但承諾終歸要兌現,這才是男子漢所為。烈日當頭,走過灼熱的長石路,崎嶇的泥路,無人的叢林,荒廢而封鎖的礦洞,隔著禁區的圍欄,在山上穿越體驗著偷渡者般的生活,這一繞便是將近六小時的事了,這根本就是體能耐熱測試吧。

紅花嶺的名字很美。很容易便能想像出整個山頭都開遍了美麗的紅花,一片花海的景象。大概是自己想很太美好了,五月原來並不是紅花的花期,結果吃了個閉門羹。只看見一片綠綠的死寂山丘,幸好還有一樹紅苺為我們打打氣。五月紅花嶺,為何不見滿山紅,盡是綠葉伴陽光。彎彎曲曲八千里,紅苺熟透無人知,但有微風輕相送。即使如此酷熱難當的境況,不時還有微風吹來給予安慰。不禁懷念那冰凍的可樂來了。就如人生的道路上滿是挫折,總有人投以你微笑。倘若還沒有人贈與你微笑,何不先把微笑給自己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