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罷,他倆立即收拾行裝,我一個人呆地看着,一時反應不來。男人鋪出一桌子的手機。手機上面有「1-9」、「*」、「#」等等按鍵,款式很舊。我見過父親用過,也是Nokia這個牌子。男人掉了兩部給少女,掉了兩部給我,自己便把其餘的袋好拿走。
 
「要走快點了,他們應該正追過來。」男人說。
 
我驚詑地問,「怎樣做到的?」剛才過來的時候,我一直都不發覺背後有人跟蹤。「應該沒有人跟着我。」
 
他一手將東西塞進背包,一面低沉地解釋,「現在找人不用親自去的。」
 
少女將兩部手提電腦塞進了背包裏面,揹起背包,又戴起了vGlasses,開機,臉上浮起藍光。


 
我追問道,「為甚麼她用電腦又沒有事呢?」
 
可是男人一手向我掉出一個背包,叫我背着,「不要這麼多話,上車再說。」說罷,他上下打量了我,便在桌子下面找出了一塊黑布,上面是一堆灰色不規則的幾何線條。「與你的Cap帽挺配,」他命令我,「掩着臉。」
 
他說得趕急,目露凶光,我也不敢問他因由。他雙手一用力,便跳過櫃枱,直往門口走了。他叫我們「不要漏下東西。」「我們不會回來。」他說。少女默不作聲,確認一次隨身物品後,便跟着男人走了。我也連忙趕上腳步。
 
他們跑落樓梯,步伐急促,轉着圈,一直跑到我們看見外邊的陽光。  「我們先拿車。」男人說,我們也跟着他一直跑。走到街上,剛才正在維修的路面,機械人盯着我們。「跑!不要看!」男人在前面領着我們,跑到街上的一個十字路口處,稍稍停了步,往左右看去,確定沒有車輛,便打斜的橫跨過去。
 
在我們前方,擺着一架白色的TOYOTA麵包車,車殼早經殘殘舊舊,佈滿灰黑的污漬。這輛汽車在日常的馬路上已經不能看到,可以肯定它沒有自動導航,沒有AI自動駕駛。連車匙也是極之普通,是僅僅備有開門功能的一類,可以輕易解開,連基本的防盜功能亦都欠奉。


 
這一部車,以2047年的標準來說完全違法。政府一早通過了環保法案,以及道路安全法。以不用電力推動的汽車在路上行走,違法。沒有道路安全監控系統,違法。沒有自動駕駛,違法。沒有道路定位,違法。
 
男人彎着身,打開了後座門讓我們上車。而他一直注視着後方。路面上,突然出現了幾架黑色Tesla,他們正高速駛來。男人大叫一聲:「快!」少女回頭看去,睜大了眼,便馬上跳上車。我還正在驚呆之際,少女拉住我,將我拉過去,我與她幾乎臉碰着臉。男人「啪」的一聲關上車門,跑到前座,馬上開車。
 
「他們是甚麼人?」我在後座擰轉了身,向後邊望。
 
「Big brother.」男人回答。
 
聽得我一頭霧緒。而我們的對話,少女一點都沒在意過,只是打開背包,拿出了手提電腦。又用手按着vGlasses,她的眼鏡屏幕上出現了幾個圈圈。


 
「甚麼車廠?」少女問。
 
「他們?」我問。
 
少女沉默着。
 
「TESLA。」我沒趣地答。
 
接着,我們後面的TESLA突然自轉,撞向路邊,幾車連環相撞。我愣着,說不出話,視線一轉,看回少女手上的電腦。一堆程式碼,一堆符號。
 
在我們左面,又有幾架TESLA從十字路口追來。「又來了!」我大叫。
 
「我們先去教堂。」男人說。
 


「嗯。」少女答。
 
「小子,」男人叫我,「你懂不懂駕車?」
 
「喂!我今年才十六歲!」我大叫道,「當然不懂!」
 
「現在教你,」他理所當然地說,「握住軚盤,踩住最右邊的油門。」
 
「吓?!」我睜大眼。
 
可是,男人已經彎下腰,在腳底找着甚麼似的。我叫着男人,「你專心點啊!」我馬上伸手到前座去,替他按住軚盤。男人再起來的時候,他手上便握着枝火箭炮了。
 
「你跨過來!」他命令我,「你駕車!」然後他便挪移到前座另一邊的座位上,打開車窗,向外瞄準。
 
我馬上上前,坐到駕駛席上,照他的說話去做:握住軚盤,踩住最右邊的油門。車加速得越來越快。「沒要事的吧?!真的可以嗎!」車窗打開了,吹來很大的風,風聲開始蓋過我的說話,我也跟着要叫得更加大聲:「真的不要緊嗎?」


 
「踩着油門就好!」他大叫。扣下了板機。啪,火箭炮射出了一顆球體,黏住後車的車輪。還一連射了幾發,漿糊佈滿了我們車後的路面。
 
男人罵我:「你不要只顧看我啊!」這時我視線才看回前方。原來我已駕到逆線上去,迎面而來一駕巨型大貨車。我即時扭軚轉彎。突然貨車像懂得自動避開我似的,側向一面,撞向路邊。
 
「上橋!」男人大叫。
 
聽到之後我即時切到右線,差點撞到攔杆,上橋之後即時向左扭了軚,車子擦着右邊的石礮前進,軚盤不受控制。男人將腳跨過來,又用手控着我面前的軚盤。車輛回到了正道後,他便叫我繼續自己駕車。
 
男人將火箭炮架了出去,瞄準了一段時間。他咬牙切齒,瞇起了一隻眼。他扣下板機,「屌你老母!」
 
噼啪幾聲響過,背後又一架TESLA打轉,擋住了上橋道。而我側順着天橋,一直向前駛着。走上直路,我好像開始熟習駕車,一直都很順利,其他車避開我們,我面前開出了一條大道。
 
「前面路口轉右。」少女冷淡地說。
 


全車靜默無聲。男人呼一口氣,關上車窗,回到座位上來,將火箭炮隨手丟到一旁。再沒有TESLA追上來了。男人說,「喂,小子,你技術不錯嘛。」聽他讚賞,我還想說出兩句謙虛的客套話來。
 
「不是他技術好,是其他車都裝了自動系統,會避開他。」少女說。
 
於是我也沒話說了。
 
我回到後座,男人繼續駕車。我們三人回復平靜。(或者是我們二人,我不太覺得那個少女有緊張過。) 少女對男人說,「周圍的汽車不像有人正追上來。應該安全。」
 
「好了,那麼我們回到正題。」男人說。
 
車輛在橋上面走,倒後鏡上也看不到其他正追上來的車。向右邊望,一片大海,看不見盡頭。海邊繞道路很暢順。男人在車廂裏播歌,是老舊的英文歌了。
 
男人問我,「是你父親叫你來找我的吧?」
 
「嗯。」我回答,「就在昨晚,他被捉走了......」


 
「他有向我們預想過這天到來。」他對我說。
 
男人看着倒後鏡,和少女對望一下。之後男人才繼續說話,可是他沒直接回答關於我父親的事,而是轉個話題,「對了,剛才太趕急了,忙了自我介紹。」
 
「你可以叫我右眼,顧名思義吧......」說罷,右眼揚起手,指向少女,「她叫做......」
 
「Ayu.」少女說。
 
「啊......你好。」我對少女伸出手,想與他握手,本來想嘗試破冰,不想她以後都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。不過她連「你好」都不回覆我。我收回右手扮作搔癢。
 
「她是這樣的,不要見怪。」右眼繼續問我,「那麼你呢?怎樣稱呼?」
 
「我叫楊......」
 
「告訴我網名好了,不太想知道你們的真名。」他笑笑說,他用的是「你們」,有點不明所以。
 
「那麼......Gaaker吧。」我認為用網名介紹自己有點尷尬。
 
「喔,Gaaker.」右眼重複一次我的名字。
 
汽車一路往前駛去,在車廂裏仰起頭,可以在矮樓的頭頂上,看見教堂藍色尖型的屋頂。它外面是一扇扇藍藍綠綠的花窗,窗戶上畫滿了不同的宗教故事。不過,這些故事我從沒聽過,只認得那是一座天主教教堂,座落在舊街區的某個角落。
 
「這架車不能再用的了。」右眼語氣低沉地說,眼睏地擦一擦眼,搖搖頭,「我去把它賣掉,再換架舊車,你們下車喝杯咖啡等一等我。」
 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