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N的總部座落在舊街區內,是家歷史悠久的的網絡供應商了,主要負責較偏遠地區的網絡鋪設,在市中心則佔份很少。因為舊街區的住戶密度較低,所以他們鋪設網絡要求的是覆蓋範圍,而不像市中心那樣特別強調速度。
 
他們的總部曾搬遷過,以前的總部是磚砌建築,像其他舊街區建築的風格一樣,由電話線的年代開始營業,一直用到幾年之前。時至今日他們的舊址變了電話博物館,讓人參觀。而他們的新總部則在兩條街道之隔,在舊街區的中心地帶上,成為了舊街區最新穎的建築。
 
全落地玻璃建築,從外圍看來每層像以木板分隔。四周的草地空曠,種植了樹。總部倘大的放在空地中間,像一個正方形盒,頂層豎了大大的一塊招牌——寫着「ABN」三隻白色大字。
 
隔天早上,右眼駕車將我送到ABN的總部門外。我背着背包,手上握着vNote,預早打開了《ABN總部中學生參觀計劃》的預約確認。我向右眼示意一下,道過了別,便下車走進ABN的總部裏面。
 
他們大堂的樓底很高,像酒店大堂一樣,近窗處放了幾張沙發供遊人坐下。我走近接待處,遞上vNote。
 


「你好,歡迎來臨ABN總部。」接待我的是一位身穿紅色制服,項上繫了絲巾的姐姐,年紀看來只比我大了些少,應該畢業不久。
 
機械人的時代並沒完全淘汰人類,只是人類負責進行不同種類的工作罷了,不再需要做重複性的勞動。原因最主要是——我們說穿了還是希望有人類來接待我們,如果全程只見到機械,人類反而覺得冰冷。
 
「我預約了今日參觀。」我說。
 
「好。讓我先看一看啊......稍等一下。」
 
她拿着我的vNote,看了一陣,便放到桌上,往電腦輸入資料。她聚神於電腦上,眼鏡上面出現了藍色的圈,直到圓圈停住了,她也找到了我的資料。她問我,「你是預約了今早十點半的吧?」
 


「是。」我回答。
 
「現在是十點十五分,不過有一個導賞團開始開發了,你可以加入,還有空位。」她提議道,「不用在這裏呆等。」
 
我點點頭,說了聲「好」。
 
她便揚起手,指示我該走的方向。「你從那邊門口進去,應該就可以看見了。會有一大群人,不難找到。」
 
「謝謝。」我對她點頭,微笑。
 


「不用客氣。」她說。
 
我跟從接待員的指示往裏面走,沿途到處張望,尋找可以使用的電腦。而我耳邊則傳來右眼的聲音:「怎樣?順利嗎?」
 
我往耳機敲了兩下,示意順利。
 
我的耳朵上一直掛着一部連接Nokia手提的耳機,與右眼保持聯絡。
 
右眼對我千叮萬囑,「一有不妥便逃跑吧。」
 
我又敲了耳機兩下,走向ABN總部的內堂。一打開門,便看見裏面是一條走廊,地上鋪了地毯,兩邊牆壁是淺啡色的木板,天花燈槽一對平行線似的照亮走廊。
 
走廊上站着一位二三十歲的男人,他到處張望,點算到場人數。男頭髮捲曲,戴着一副vGlasses,鬚根並沒剃淨,臉上有點暗瘡,項上掛了一張ABN的職員證。他的周圍站着十來個年紀與我相近的少男少女,正等待出發。
 
男人問我:「你也是要參觀的嗎?」他微笑着,語氣非常友善。


 
「嗯。」我點頭。
 
他看着我的口罩,「生病了啊?」
 
「咳咳,小事罷了,沒有大礙。」我勉強乾咳一下,點一點頭,「謝謝關心。」
 
「要小心身體喔。」他說。
 
多等一會,他便對大伙說,「我們出發吧。」說罷,一行人跟着他,沿走廊走去。
 
「這是我們總部的一樓,」他領着我們,帶我們走到第一個門口前面,推門進去,「在我們搬了總部之後,就用全層建了一個關於我們公司發展的展廳,」二話不說,他就領着我們往展廳裏走,開始簡介,「我們公司呢......對於電訊發展來說,實在是影響深遠的......」
 
房間裏面放滿展板,展板上面寫了各個不同的年份,下面有一堆細字,寫了一堆歷史。牆邊的玻璃櫃上展示各個不同年代的伺服器,以及電話訊號的收發裝置。展廳正中則有一個大玻璃櫃,裏面是一幅3D影像,展示了ABN舊總部以及它周圍的街景模型。
 


右眼:「喂,你快點急尿,我不想聽。」
 
四周的少年們專心聆聽講解,我慢慢從人群退後。四周的少年都沒理會我。我快要退到後排鑽出去時,導賞員踮起腳,注意到鑽到後排的我。
 
「同學?有甚麼事嗎?」他問。
 
他是我見過最敬業的導賞員。我揮手搖頭,「沒有事、沒有事。」四周的同學都看過來。「啊......」我即時按着肚子,「我想去一去洗手間。」
 
「哦,是啊。」導賞員點點頭,他揚起手,「出去走廊轉左,一直行就是。」
 
「謝謝。」我微微鞠了個躬,急忙轉身向外面跑。
 
我以為可以逃離之際,導賞員對着我叫,「你不舒服的話要對我們說啊!」
 
我轉身又點一下頭,「好,」便往外面走得更快,生怕他又捉住我說話。


 
「還有!」導賞員又大叫一句,「去完厠所回來這裏吧!我們邊說邊在這裏等你啊!」
 
離開了後,在走廊上張望着,最後決定向着盡頭走去,試圖找個會有電腦的地方。走廊有許多分叉路口,一條一條連接着不同分岔。有時走廊盡頭牆壁,有時盡頭又變成了落地玻璃的窗戶。一路列着不同房間,有的打開了門,有的沒有。不同的門外,牌上大都寫着「展覽廳1」、「展覽廳2」......不像有可以使用電腦的地方。
 
但某個導賞員的聲音從我背後離我越來越近,我也只得一直向前走了。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