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廊迂回曲折,分岔路口極奇之多,日常普通人要來閒逛的話根本認不得路,也難怪他們要特地推出一個參觀計劃由人導賞。尋路之際,我仰起頭,發現到處都是閉路電視,我只好低着頭,硬着頭皮向前。
 
我在找廁所嘛、我在找廁所,我安慰自己。
 
我左手摸着牆壁,盡可能保持方向感,不過一路找去,也逃不過一堆展板、模型。有一間最大的展覽廳,門外一塊牌寫着「展覽廳10」。苦無對策之下我還是走了進去。它正中央有另外一個大型3D影像模型,是現在ABN新總部的外觀。模型造得非常像真,連從總部出入的人都造得唯肖唯妙。
 
再多看一會,我便留意到模型裏面,馬路上有一架車與右眼駕來的一模一樣。這時我才發現,這套模型是外面的實時景況。
 
而「展覽廳10」的出口,則連接着一間「電腦學習室」。於是我便直奔進去。


 
我對耳機輕聲說:「我找到電腦室了。」
 
右眼:「好。」
 
那房間像課室一樣,好像一張老師桌對住幾十部電腦。或許是因為早上,只有一個老女人坐在「老師桌」前。她頭髮灰白,束起了一條短辮,穿着一條深色印花長裙,項上同樣掛着一張職員證。」她盯着我。我與她四目交投後,便別過視線,往一列的空櫈看去,找了一個坐位坐下。
 
「導賞這麼快完結了嗎?」老女人問我。
 
「啊......」我隨便敷衍她說,「是啊,完了。」


 
「你哪個時段?」她追問我道。
 
我怕我稍一不慎便要答錯。於是一手打開電腦,一邊支支吾吾的想了一陣,希望拖多一分一秒。我將Ayu給我的vNote與電話連接。
 
「嗯?」老女人不耐煩了。
 
我怕答得太早,會沒有這個時段;怕答得太晚,又不合理。
 
「我忘記了。」我隨便答。


 
「導賞員是甚麼樣子?」老女人追問我道。
 
「一個男人......」我在腦海裏面不斷尋找那些模模糊糊的形容詞,「算是高大,又不算很說,」我說,「瘦不是很瘦,但又不胖。」我以為我可以胡混過關。
 
資料同步中......20%
 
「你是十點三時段的吧?」她皺着眉,覺得奇怪,然後她站起身,拿起了一部平板電腦,正走過來。我右手下意識微微掩着vNote。她追問我,「這麼快完結了嗎?」
 
她越走越近。
 
資料同步中......47%
 
右眼:「你搞得定嗎?不行的話便逃走吧。」我沒再回覆。眼睛緊看着vNote螢幕,心狂跳起來。
 


資料同步中......62%
 
「同學,你在幹甚麼?」她走到我的旁邊,指着我的vNote.「這裏的電腦不可以連接外來裝置。」她指着門口的告示板說,「外面寫得很清楚了。」
 
我凝望着她,扮作一臉無辜似的。希望配合我這戴口罩後的一臉病相可以再拖延一下。
 
資料同步中......82%
 
「同學,把它拔出來。」她指着我的vNote,命令我道。
 
「啊,不好意思。」我嘗試和她談話,「因為剛剛去過厠所,經過這裏便見這裏有電腦了,所以......」
 
資料同步中......89%
 
「這不是籍口。」老女人開始叉着腰教訓我道,「同學,到了別人地方就要遵守別人規矩,學校沒教你嗎?」她依舊指着我的vNote,「我已經勸喻過你了。」


 
我站起,對她鞠躬,「對不起!」我說。我想讓她再教訓我一下應該可以的了。
 
資料同步中......96%
 
她拿起平板電腦,往上面一按,我的電腦便應聲關機。
 
「好了,你不要再鬧,回到你的導賞員那邊。」老女人說,「還有,我會通知你的導賞員。會懲罰你看完導賞之後也不能用這裏的電腦。」
 
聽得我心裏叫罵,但我實際上卻只得苦苦哀求,「真的對不起!求你給我一次機會。」如果這裏不能再用,我也不知道該到哪裏去找電腦了,「我真的急需要用電腦。」
 
「你出去!」老女人神色凝重地將我趕了出去,「現在的中學生......真愛鬧事。」她追着我罵,「出去!」。事已至此,我也不得不從,唯有背着背包,慢慢離開電腦室。
 
「那麼,請問一樓有其他電腦嗎?」我問。
 


「沒有!」她答得斬釘截鐵,「我們的電腦不是讓你們這些小鬼拿來當玩具的!」老女人一臉厭煩,「最討厭這些麻煩學生。」
 
右眼:「算吧,我們總有其他辦法。」
 
回到展覽廳,從大門離開。在走廊走着,如果這個時候真的回到導賞員處,今天便沒機會了。如果再拖延下去,只怕父親又要再捱一段時間。
 
「我去其他樓層看看。」我說。
 
我轉而在走廊打轉,試圖尋找通往其他樓層的樓。走廊上面傳來聲音,是兩個穿着全套黑色黑裝的男人,他們戴着耳機,正笑着閒談。一見他們,我馬上向着他們的反方向走,見到一道消防門後,便躲了進去。
 
右眼:「怎樣?找到路嗎?」
 
我沒回答。
 
保安們討論着加班、編更,以及新來的主管,他們在防火門前閒聊起來,等了好一段時間都不離開。而我背後就只剩低一條向上的樓梯,就算現在要退,也不由得我了。樓梯前面有一條繩索攔住,前面豎了一塊牌,寫着:「職員用地,請勿內進。」


 
我把心一橫,跨過了繩索便往上走。待我到達二樓之後,便見到一幅走火路線圖,上面畫出了每個房間的名字、位置,以及相對應的走火路線。
 
「伺服器在三樓。」我確認梯間沒有人後,輕聲對着耳筒說。
 
右眼聽了,即刻大罵:「你瘋了啊?!」耳機的回音刺耳,我馬上將音量收細。
 
「既然一樓的電腦室不能用了,那麼現在只能硬碰。」我回答道。
 
右眼頓了頓,「你等等,我將電話駁給Ayu,你自己對她說吧。一定有其他方法。」嘟嘟幾聲,隔了一陣電話便接通了。
 
「Gaaker?你要去伺服器室?」Ayu的語氣平淡:「 如果你去的話,順便幫我做一件事。」說起來像路過麵包店時要順道替她買份早餐。
 
「喂!」右眼喝止我們。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