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達教堂地底,Ayu依舊看着電腦,背對着我。她換了一條短褲,蹲在椅子上用着電腦。
 
「剛才幸好有你。」我向Ayu道謝。
 
「我為你造了個新身份,你可以隨時上網,沒有人會知道是你。」Ayu說,聲音今次變成了廸士尼的米妮配音。我忍不住笑。她看過來,換上了一個塗鴉風的骷髏骨口罩。
 
她對我微微點一下頭,「還有......辛苦你了。」然後她別過了去,繼續看着電腦。
 
我一時愣着。
 


「啊,你喜歡她了?」右眼問我。
 
「吓?」我被他的說話嚇到。
 
「進入他們的伺服器後,我發現了一件事。」Ayu沒在意過我們似的,冷冷地說。
 
我和右眼一起看着了她。氣氛跟着變得凝重。
 
「好的一方面,是我們有可能了解BigBrother.」她說。
 


我聽了兩眼發光,「這很好啊!知道他們是甚麼人了,也容易找到我的父親。」
 
「不過,」Ayu打住了我,事情不像這麼樂觀,我隨即心裏一沉。她說,「我認為,可能BigBrother與我們所想像的有些出入。」
 
我們都等她再說下去。
 
她拓起了手提電腦,轉向我們,「這是ABN的用戶人數及數據總用量。」她指着一個數字,又指着了另外一個,「這是ABN伺服器實際輸出的數據量。」
 
兩個數字之間,足足相差一倍。
 


我們見了,都很驚奇:「怎麼會這樣?」照道理伺服器沒有必要輸出比使用量多一倍的數據,從生意上講根本不符效益。
 
「單單從一間公司來說,他們沒有這樣做的必要。所以,我就有一個假設。」Ayu提出,「可能由網絡供應商開始,我們的數據來往就被完全複製一次,然後直接送到BigBrother。」
 
話雖如此,但她也不能肯定,「可能,當然只是可能......一直以來不是BigBrother駭進我們......中間根本不存在一個叫做『駭』的過程。BigBrother一直都在『服務』我們。」
 
「並不是BigBrother要干預或者控制人類,應該說,是人類無法失去BigBrother。」Ayu搖搖頭,「他已經是個不能解決的對手,一早就完全成熟。」
 
「不過,我還是要救我的父親,不是嗎?」我說,「不論打不打倒BigBrother,我總要去救我的父親。」
 
Ayu對着電腦,「嗯」的一聲。面前只有絕望,我的腦海忽而閃過如此想法。然後我仨都沒說話了,如此沉默。
 
「哈哈哈哈!喂!不要這樣垂頭喪氣!」右眼突然大笑起來,大力拍着我的肩膊,拍得我幾乎脫骹,並拉着我的肩,走到Ayu背後,又拍一拍她。「一定有甚麼事情我們做得到的!一定會有的吧?」他堅定地對我們說,「一定有的!」
 
「可以嘗試將ABN的數據照Goddle的方法複製一次。」像他複製舊街區的監控系統那樣。Ayu輕聲地說,語氣遠比她以前不那麼堅定了,甚至多了幾分猶豫,「不過不能保證做到,我與Goddle的技術相差太遠。」她補充道。


 
「既然都想到方法,那一定可以做得到的!」我由衷如此認為,「剛才ABN裏面不是你救我出去的嗎?Copy and Paste罷了!你一定可以做到!」
 
「要與一個這麼龐大的伺服器進行無縫同步,不是簡單的Copy and Paste......」Ayu解釋。
 
「你可以的!」我定着眼,緊看着她,雖然對於我們之間的對話,我實在不太明白Ayu在說些甚麼。「我覺得你很聰明,這點事一定難不到你。」
 
Ayu愣着看我,她說話的聲音越說越小,慢慢變得像自言自語那樣,「但是,單單複製一次並不足夠,還要將數據做到逆流向,這樣才可以知道網絡供應商複製出來的一份流向甚麼地方......」她低着頭,向着地下說,避開了我們的目光,「而那個地方,很有可能就是BigBrother的心臟。」
 
我聽不明白,只是知道父親應該大約會在心臟位置附近的上下左右,「你一定做得到的!」我重複說。
 
「同步、逆流向、追蹤、定位......期間也可能要跳過堵載、防禦反擊。BigBrother人材眾多,技術都是專業級數,我們只要有其中一環稍有差錯都會前功盡廢。」
 
「沒試過又怎會知道不行?」我反問道,「正如你所言,反正BigBrother已經到了不能打敗的地步了,敗給他也沒有甚麼好怕的吧?」
 


我對她豎起一隻姆指,單起眼,「大不了我們在公路逃跑多次!沒所謂啊!」
 
Ayu笑了。右眼撓着手,靠在一旁,只等Ayu說一聲好。
 
「想做的話還是可以做到,」Ayu對我們說,「不過我們要去微笑海灣一趟,向Cashier借。」
 
「你意思是......」右眼一再向他確認。
 
「記得之前只有他們付得起錢請Goddle幫忙,不是嗎?」Ayu反問。
 
右眼無奈點一點頭,「嗯。不過......」
 
Ayu打斷了右眼的話,「除了Goddle之外,現在只有他們擁有這種技術。」
 
右眼默不作聲。我望向右眼,側着頭,向他表示我不明白Cashier所謂何物。


 
「一群躲在貧民窟的黑幫。」右眼竟然解釋得輕描淡寫。
 
「我們要找黑幫幫忙?!」我大吃一驚。
 
Ayu卻自顧自說。完全沒考慮過安全問題,一如概往的不怕死。「他們找過Goddle工作,給了他一大筆錢,之後Goddle將同步技術交給他們。所以,他們應該做到這一件事。」
 
Ayu轉而打開網頁頁面,彈出關於Cashier的一堆新聞——警方掃盪Cashier巢穴成功、警方捕捉Cashier頭目13人、法庭判處Cashier頭目無期徒刑......
 
「全部都是假新聞,說實話,他們的頭目一個又一個被捉了十多年了,真是這樣的話他們一早瓦解。警方其實對Cashier毫無辦法。」
 
接着,Ayu打開GoogleMap,視窗轉到貧民窟上,用手指圍着貧民窟打轉,「Goddle替他們在貧民窟自製了一套BigBrother,像我們這樣。」然後她指着我們放在教堂地底的電視,「不過他們連軍火都用上,警察都不敢貿貿然直闖進去。」
 
我疑惑道,「那麼,我們這樣進去真的沒要事嗎?」
 


「我也不知道。」Ayu鬆一鬆肩,「但這是唯一辦法。」
 
右眼站到一旁,沒有說話。
 
「那麼走吧。」我堅定地說。
 
「嗯。」Ayu點點頭,將手提電腦合上,塞進了她的敍揹背包,又把一部斜揹袋大小的電腦交給了我,「幫我帶多一部。」
 
我點點頭,接了過來。
 
她從下微微掀起口罩,換了另一枝咪,又將口罩戴好。「隨時可以起行。」她說,今次她的聲音,變成低沉的特效聲線。
 
一旁的右眼卻憂心忡忡。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