汽車離開舊街區,駛向貧民窟。公路沿海邊而建。車窗打開了,吹來海風。Ayu打開「ABN反恐系統意外打開」的新聞,我在她旁邊一起觀看。
 
女主播:「今日早上,ABN總部意外打開防恐系統引起公眾恐慌。經調查後發現為人為錯誤,與電腦系統本身結構安全無關。ABN內部委員會開始展開內部調查。」
 
然後Ayu毫不在乎的關上網頁。「真是要臉。」她罵了句。
 
「應該沒有人會敢承認自己公司被一個中學生入侵。」我說。在電腦上打開了ABN的網頁。《ABN總部中學生參觀計劃》的申請頁面上,寫上了「名額已滿,多謝支持」的字眼。
 
官方開始澄清恐怖襲擊的傳聞,4Ching上一面倒是恥笑ABN保安的留言。


 
Ayu見我用電腦登入4Ching便罵:「不要上太多討論區了,人會變蠢。」
 
我打趣道,「我兩天沒有上過,現在才有空看看。」
留言一式一樣,全都是搞笑為主,很少人認真說話。不過,Ayu卻停下了手上工作,視線往我的電腦上看。她對我面前的網絡討論區非常好奇。
 
我問她:「你平時沒有看4Ching嗎?」
 
「沒有。」她搖頭,專心一致在我的螢幕上面。
 


這個討論區經過幾件歷史大事,見證過不少網絡新聞的誕生。不過近年,總覺得討論風氣變差。
 
在汽車的後座,她用手在我電腦螢幕上左右撥動,轉到不同的主題上去。有的討論ABN反恐功能無用,有的轉而討ABN上網緩慢,有的恥笑ABN用戶無法取消服務。
 
「你不覺得奇怪嗎?」她反問我道,「怎麼每個主題裏面,所有人都會支持同一個觀點?」她打開了其中一個問我,「你看,這裏是恥笑ABN保安垃圾的。」然後留言清一式取笑保安。「不過,另外一個又不一樣。」這個主題討論ABN防恐設備先進,結果清一式讚同他們先進。
 
我反而奇怪為甚麼她會覺得奇怪,「一直都這樣啊。」我說。
 
「是嗎?」
 


我點點頭,「嗯,一直都這樣。」
 
「我看來看去,都看不見有甚麼真的具爭議性的主題,全部都是一面倒的。」她轉而在她的電腦上打開4Ching,並放進了《我的最愛》的資料夾裏。「很奇怪。」她說,可是也使她更好奇地追看這個討論區了。
 
看着她認真理解網上討論區,我勸她道,「上4Ching勿認真。」不過她沒管我,依舊超級認真。「噢,我好像導你誤入崎途了。」我後悔地苦笑。
 
她對討論區的事十分好奇,「人類真的會這樣嗎?會一起對同一件事表達同一意見。」
 
「我想,應該是沒有人敢承認自己與他人不同,所以最後變得所有人都一式一樣。」
 
「討論區不會有不同意見嗎?」她問。
 
「不是這個意思,」我說,「而是自己的意見與人不同的話,便要被其他人罵。上網玩玩而已,要被人罵也太沒趣。於是,根本沒有人會認真說話。」
 
「奇怪。」她總結道。


 
被她這樣一說,我亦這樣覺得。
 
「好像用AI複製出來一樣。」她說。
 
「你找天可以試試。」我提議道,「用AI發個主題,說Gaaker很有型之類。」然後回覆的都是同一個人。
 
Ayu繼續專心用着電腦,整架汽車頓時寧靜起來。寧靜到一個時刻,可以聽得見海風,以及浪聲,還有海鷗在海旁飛過。汽車轉了個彎,便見到一條長長的海岸線了,遠處密密麻麻的矮樓依着山勢,面海而建。
 
這裏的矮樓以水泥建成,油上了紅橙黃綠五顏六色。晾衫繩與電線交織,晾曬着的棉被衫褲隨風飄揚。下午時分,陽光猛烈,眼睛差點睜不開來。但當汽車再駛近一點,便見各式房屋外邊都畫了塗鴉,表面灰痕斑駁。而五顏六色的矮樓,其實只是同一顏色的油漆不足而隨便填上罷了。
 
我們駛到貧民窟的門口前面,一群小孩圍了上來,向我們乞討。右眼駮下車窗,盯着他們,握緊拳頭,手臂巨大的肌肉即時澎脹起來。小孩們一見到他,便轉身逃跑。我們來到貧民窟了。它的「正確名稱」,應該叫微笑海灣。
 
「他們好歹是你同鄉,這樣嚇跑了人。」Ayu說。
 


「我和這裏已經沒瓜葛了。」右眼開車,向貧民窟裏繼續進發。我不知道他要一直走到何地。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