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幸好這區所有網絡都是ABN鋪設。」她說,一手捏着口罩頂,露出她雪白的臉,肌膚晶瑩。她臉上貼着一枝咪。
 
她注意到我正注視着她的臉,「啊.......沒有網絡才可以休息一陣,不好意思。」她微微低下頭。
 
樓梯底的暗角下,她眼睛閃着一點螢幕的光,我看着那一點光,看了很久。竟然是她向我道歉,「不好意思,嚇到你了。」
 
其實我一直沒有說話,只有她在說着。她臉上有一道疤痕,由嘴角伸延到顴骨上面。
 
「你當沒看見吧。」她再深深吸一氣,像吸盡了世上最後的一口空氣以後,便將口罩戴好。


 
「不是啊。」我搖搖頭,「很可愛啊。」我由衷覺得她是個非常可愛的女孩。
 
她沒理會我,別過頭去。「回去找右眼吧。」Ayu收起電腦,將它放回斜揹袋後,便站起身,從樓梯底下鑽了出去。她對我伸出了一隻手,將我扶起。
 
我也伸出手,捉住了她。「謝謝。」我說。
 
然後我倆在海灘上走,向街道望去已不見人影。路邊殘留着火光,沿途冒出了煙,他們已經轉到更後面的街道去了。
 
沿着海灘的邊沿,我們一起走向右眼所在的方向,留下了一列腳印。剛才一陣子間,沿海的旅館塌了三間。


 
「做事最招搖的是右眼才對。」Ayu向我抱怨。
 
「我亦這樣覺得。」我同意。
 
我們沿馬路走,轉了個彎,便見一大堆人正圍着甚麼。人群最中心處,正是右眼站着的身影。見人多勢眾,我們不敢圍上,只是躲到不遠處的一棵樹後窺看他們。待右眼一有甚麼危險,我們便衝出救人。右眼看見我們了,我們四目交投。
 
右眼一個人攔在路中,一枝槍柱在路上。四周人們包圍着他,手裏都握着槍,卻一步都不敢向前。剛才我眼鏡上面清楚可見的紅色影子完全消失,他們變回了普通的人。
 
「要麼叫你們老大出來!」右眼舉槍向天,俯瞰周圍的人,「要麼我毀了這裏的網絡!」他大喝一聲,張開了雙手,「來啊!!」結果對方全部人都一起退後。


 
我和Ayu躲到一旁的樹後,不敢出來。
 
不久,一架TESLA從眾人後方駛來。眾人退開,為TESLA讓出了一條路。TESLA的車門打開,踏出了一隻穿着黑色高跟長靴的腳。下車的女人穿了一條紅色緊身連身短裙,染了一頭金髮,唇上塗了深紅色的唇膏,瓜子臉、輪廓很深。她摘下了太陽眼鏡,眼神高傲。
 
「喂,你們啊,一個人都搞不定嗎?!」她對眾人大罵。
 
眾人見到紅衣女,都連忙半彎下腰,向她鞠躬,定着。紅衣女所過之處,眾人齊聲對她敬禮,「大姐!」
 
她一步一步走向右眼,站到他的臉前,「你回來幹嘛?」她取出手槍,槍管貼着右眼下巴。
 
「喂!你們啊!」她命令眾小弟,「你們叫聲大哥!」
 
眾人驚惶失惜,一時議論紛紛,不過紅衣女人回頭再看他們一眼之後,他們亦不敢多言。剎眼間,全部人一起放下武器,雙手按在膝上,又向右眼彎腰,「大哥!」眾人向右眼齊聲叫道。
 


「你們的創會會長啊!回來了啊!」紅衣女人面向眾人,鄙視着右眼大叫。貼着右眼下巴的手槍,半分沒離開過。
 
眾人彎腰,不敢抬頭。我手肘碰碰Ayu,怎料她亦一臉惘然,看來她亦弄不清現況。
 
「你少來這套,Witch。」右眼挺起胸膛,低着頭看着女人,「這裏的事,我已經不記得了,也不想記得。」「我們到來,只是希望買點東西。」他對那個好像叫做Witch的女人說道。
 
「你當這裏是街市啊?」Witch一轉手腕,槍托直打向右眼的臉。右眼擰向了一臉,動也不動。「買東西......」
 
「我只想要Goddle的技術。」右眼說。
 
「Goddle…...」她手腕又轉,便向另一個方向打,「又關Goddle甚麼事了,吓?」啪的一聲,紅衣女人又揮一巴,比剛才又更大力了些。
 
右眼硬吃下來,沒有還手。
 
「我們要用。」右眼說,「我們要找到Big Brother.」


 
「呸!」紅衣女人反而覺得沒趣,向地下吐一口口水,「這麼多年了,你現在知道了BigBrother長甚麼樣子了沒有?吓?!」Witch不屑的輕聲罵,「走狗。」
 
「拿到之後我們便會離開。」右眼沒有理會她的侮辱,「你做你的土皇帝,我做我的普通人。」
 
我和Ayu站在一旁,面面相覻,我以為Ayu或會知道多少,可是連Ayu都全不知情。一時間說不出話。
 
Witch抬起頭,舌頭往唇邊一舔,「你求我,我考慮一下。」
 
「我求你。」右眼二話不說。
 
Witch反而愣着。「以前的惡霸呢?到哪裏去了。」
 
右眼沒陪他往這個話題繼續下去。「我們要Goddle的同步複雜技術。」他一再重複。
 


「你自己去問Goddle拿個副本就好,不是嗎?」Witch的槍管往右眼的胸膛上敲。
 
右眼揚起左手,往胸膛上搔,微微推開了她的手槍。他低沉地說,「Goddle被BigBrother捉走了。」
 
Witch停了手,槍管停在右眼胸前,然後槍管一轉,直指着右眼心臟。「這與我無關。」人群正中這兩個人的對話之間,周圍人們半點聲音不敢發出。樹葉落地都很響亮。Witch頓了頓,她才繼續說道,「我們一早付清了帳,他的生死與我無關。」
 
右眼呼一口氣,「算吧,那麼我們談些『實際』的事。」他捉住Witch的手槍,輕力地將它按了下去。
 
「我認為我們有很大談判空間,不是嗎?」右眼提出,「你們的網絡在我手上。」
 
外圍的人一起舉槍,指向我仨。
 
「啊?是啊?」女人回答。
 
右眼說,「我們只是想要Goddle的同步複製技術。」


 
「那麼我的要求也很簡單,」女人不為所動,「我只要你的右眼。」
 
「要一拍兩散嗎?」右眼揚起左手,緊握着Witch的槍頭,向一邊推了過去,「你們Cashier靠甚麼生存,我們心知肚明。」
 
「你少廢話。」Witch對着右眼罵。
 
「可以簡單一點處理的話,最好簡單一點。」右眼一用力,便搶過了Witch的手槍,外圍眾人亦緊張起來,一起將準星抬到眼前,準備開火。不過,右眼只是將搶來的槍放到腰前,將手槍交還給Witch。
 
「沒有網絡,這是警察攻入微笑海灣的最佳時機,不是嗎?」右眼彎起了嘴角微笑。「我對『你們』Cashier的事已經沒興趣了。」右眼特別強調「你們」,他將手槍放回Witch腰間的槍袋裏面,輕輕拍一拍它。「我今次回來是跟着兩個小孩到處亂跑罷了,說實話,我個人並不太想和你們再扯上關係。」
 
右眼盯着Witch,「我們只想取回Goddle的東西。」
 
「不是你們說拿便拿,我們當初明碼實價買下來的。右眼,你清楚我們做法。」
 
我的父親竟然會將東西賣給黑幫。
 
「我知道。」右眼說,「你們開一個價。」
 
Witch豎起三隻手指。三十萬?三百萬?如果是這種價錢的話,我們倒要另想辦法。
 
「三間銀行。」Witch回答。
 
「成交。」右眼為我們定了主意。
 
三間銀行?!Ayu與我倒是一臉惘然,張大了眼,雙眼幾乎撐到裂開。我伸出手想叫住右眼,但右眼已答應下來了。
 
「那麼,我們現在就是客人了嗎?」右眼微微退開了步。
 
Witch一舉手,眾人收起槍枝。右眼也對Ayu叫道,「先將他們的網絡重開吧!」這時,眾人才注意得到我們。說罷,Ayu便用起電腦,微笑海灣的網絡亦回復正常了。Witch的視線向我們掃來,上下打量了我們一番。
 
「交易細節我們今晚再談,在山洞裏,你自己懂得路。」Witch對眾人下令,「走!」
 
說罷,她轉身回到TESLA上,車開走了,眾人亦作鳥獸散。一時間只剩低一條街道的頹垣敗瓦,以及我們三人。Ayu將電腦收起,然後立刻倒坐在路中心上,雙手撐在後方,累透極了的樣子。
 
「喂!右眼!」我對他大叫,「你應該解釋一下發生了甚麼事吧?」
 
一到埗後所發生的一切,我們都看不明白。
 
「為甚麼她會叫你老大啊?」我追着右眼。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