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鏡上的光無論怎樣都關不掉。那部電腦旁邊一串「Accessible.」的字讓我非常在意。
 
四周的一切都消失似地,彷彿看不見NiKo了,也看不見Ayu,桌子消失掉,Goddle的筆記也再看不見。像進入一個全藍色的空間,眼前只看見那部柱型的電腦,以及它背後許多書架高的伺服器。我一步步的走上前。
 
「我想試試。」我說。
 
其他人都沒有反應過來。我走到那柱型電腦前面,取出我的電腦。
 
眼鏡上,有一串這樣的字:「1_連接個人電腦」。我跟着vGlasses的指示去做,打開眼鏡的無線連接,與我個人的手提電腦連接。


 
「2_連接目標網絡」。柱型電腦收納鍵盤的位置底下,有一個HUSB的插口。我拉出電腦的線,插入柱型電腦,然後我背靠着它,盤腿坐了下來。
 
電纜大廳上有人大叫,「有人入侵!」
 
Ayu轉了身,往大廳大叫,「不是啊!」她本想向大廳的人們解釋。不過,NiKo馬上篋着Ayu,掩着了她的嘴巴,不讓她再說下去,「殊——」她豎起一隻手指放在嘴前。
 
「全力扺抗!」NiKo轉而向外面大叫,「有沒有辦法追蹤到入侵位置!」
 
一時大廳上鴉雀無聲。


 
「要點時間!」外面回應。
 
Ayu雙眼睜得老大。NiKo緊盯着我,「讓他試試。」勉強聽見她輕聲說道。
 
我下意識舔舔手指公,vGlasses為我標示出該做的指令,並在我個人電腦的鍵盤上以光指示了我該按的鍵。
 
「追蹤不了,入侵者位置不斷改變!」大廳再傳來呼喚,「用了變換地址!」
 
但其實我連「變換地址」這個名詞也是第一次聽,一切電腦上的動作,許多都不是我親手做的,只是跟着指示去辦。NiKo二話不說,跟着我盤腿坐下,打開電腦。電腦的螢幕光映在她的臉上,表情冷酷,她的眼珠跟着彈出的視窗閃着光,與日常搞笑的她毫不相同。


 
鍵盤上閃過的字越來越快,我開始要跟不上了。屏幕上彈出一個視窗,空白一片的,只有一條待輸入的閃爍的直線。
 
畫面如此停止着,直到我眼鏡上的字樣變了:「3_要求開放控制權限」,我頓時後腦發麻,心裏大叫:這是甚麼意思!
 
「要找到入侵者位置!」NiKo坐在我的對面,互相看不見對方的屏幕。她一邊拍着鍵盤,絲毫不給我空間,她向大廳眾人下了命令,「一定要反追蹤到入侵者!」
 
眾人大叫了一聲「是!」我這入侵者亦不敢怠慢。
 
「3_要求開放控制權限」——字樣定在我的眼鏡上一直沒有消失。鍵盤啪的一聲響過,我眼球轉動,盯着「是」的標誌,遊標倒數三秒。「權限已轉移。」眼鏡上這樣顯示。
 
大廳上傳來呼救,「NiKo姐!快不行了,對方速度很快!」
 
空白視窗上不斷有文字輸入,但是我根本沒碰過鍵盤。NiKo有一刻放慢了手,她看我時的眼神驚詫。我亦同樣,只懂得睜大雙眼,向NiKo搖搖頭示意,攤開了雙手,我甚麼都沒有做。
 


藍色細字在我眼前跑馬燈般。慢慢白色視窗縮小,移到畫面一邊。另一個視窗出現,眼鏡為我圈出屏幕上的各種資訊,開始看見微笑海灣的各種基本資料。
 
一直在身後看我的Ayu指着屏幕,驚叫一聲,「AI在編寫AI!」
 
同一時間,房間內兩個人一起望向了我,更令我不明所以。電腦上的白色視窗不斷有文字輸入、不斷換行,正以織布一樣的速度寫程式碼。
 
「NiKo姐,敵人太快!應該不只是一個人來,是同一時間從不同位置攻入!」
 
我們都沒有說話。
 
「NiKo姐!有沒有辦法啊!」
 
NiKo呼一口氣,「我在處理!」她向外面大叫。而實際上,她只是一直在看着我,甚麼都沒有做了。
 
這個地區監視器的數目、它們分佈位置的地圖、還有款項資料、賬目......許多檔案一時在我面前開啟。就在不斷彈出的視窗的畫面上,我眼前這些影像都突然變灰濛了,冒出了許多個不同的圖標。它們像時鐘的十二個數字一樣以圓形分佈着。


 
有一個圖標是戴着帽子的男人——應該是保安。有一個電的符號。有一個下載。一個是六角形的雪花。一個是火。一個是分別指着左右的兩個箭咀。有一個標誌是一個停止符號。除此之外我眼前還同一時間彈出了許多不同的圖標。
 
「你眼鏡上是不是看到甚麼了?」NiKo問我。
 
我反問她,「你覺得這裏停一停電可不可以?」
 
她呆着,緩緩點一點頭。
 
我眼球盯着「電」的標誌。倒數三秒。眼鏡又在我的鍵盤上以光標示。我跟着輸入,然後「呯」的一聲。
 
燈光全關上了,鐵門外只傳來淡紅色的後備光源。外面的眾人報告:「NiKo姐!電源被關上,處理器只剩低後備運作的幾部!會撐不住!」
 
NiKo沒有回答。
 


「NiKo姐!」他們大叫。
 
NiKo低着頭,將電腦放到地上,完全放棄。
 
「而且......」NiKo雙手往後撐,仰起頭長長的呼一口氣,「你這個『入侵者』的侵略速度還越來越快。」
 
一直站在我背後的Ayu,不知道是甚麼時候,她已經拿着紙筆紀錄了剛才一切。她告訴我們她的紀錄,「Gaaker剛才首先創造了一個入侵者的AI,讓它不斷自我創造,同時不斷入侵。像我們起初的推想一樣,它用的是這種手段。」
 
我對此毫無意識。
 
淡紅色光照到Ayu臉上,彷彿她的臉蛋正泛紅着。我看着她。她說話時目光總是無焦點的,她一點都不喜歡看着別人的臉來說話。「有點像木船破洞入水,起初還是可以用人手將水潑走,但是時間一拖,AI的數量被複製到一定數量了,就會再擋不住。」
 
「而且,AI還可以利用已入侵的部份作為資源,更快地創造出它的分身。」Ayu總結,「這樣的話,駭戰就不再是技術員與技術員之間的比拼,而是單純的電腦運算力的戰爭。」
 
「運算速度決定一切。」


 
我轉而用上那個禁止符號。視線定在那裏,然後眼鏡又在我的鍵盤上標出另一些光。我按下去。大廳燈光跟着回復正常。外面眾人報告:「入侵者離開了!」他們鬆一口氣,可是NiKo笑不出來。
 
「不過......有一點我覺得奇怪。」突然變成了入侵者,這時才回過神來。回想剛才景像,總覺得我眼鏡裏的這個AI並不合理,「剛才我明明只看了那些筆記一眼,不可能這麼短的時間就學習得了所有入侵技術。」我皺着眉,雖然突然之間、不明所以地我竟然可以做到一次入侵,「如果我眼鏡裏一早就有這些程式的話,為甚麼我進入ABN時卻看不見這些東西?」
 
我看看Ayu,她碰着下巴,認真地苦思着。「大概這應該是『激發出來』的?」她疑惑道,「例如你必須要處於某條件下,你眼鏡內的這些程式才會開啟得到。」
 
「為甚麼要這樣做?」我不明所以。
 
如果眼鏡裏一早就有這些程式,應該隨時都讓我使用,根本沒有設計成「被激發才能使用」的需要。我抱怨道,「完全不明白父親在想甚麼。」
 
NiKo則一個人坐在地上,久久沒有起身,看來正為剛才被入侵的事而沮喪。
 
電腦間傳來右眼的聲音,「喂,你們回答我啊!把電話放在一旁幹嘛!」他向我們大罵。剛才我們都太專心了,沒注意到電話一直沒有掛線。「剛才整個海灣停了電,你們知道發生甚麼事嗎?」
 
我轉了話題,「可能,我指可能,我們可以試用一下Goddle的技術。」
 
右眼聽了非常興奮,他電話內欣喜而笑。
 
「或許我們可以找到ABN資訊流的目的地。」我對他說。
 
「哈哈哈哈,那麼我也有好消息可以告訴你。」右眼笑着回覆,「你先等等。」
 
電腦間內我仨一起靜着,等他再說下去。
 
話筒另一端傳來Witch的聲線,「去銀行的軍火準備好了。」
 
我仨相互對望了眼。
 
「那麼就兩件事一起處理。」右眼取回話筒,笑笑對我們說,「你們收拾好行李,準備去市中心一趟。」
 
然後話筒又換回Witch的聲音,「一會我回來開會,再指揮Cashier的其他人跟你們一起出發,你們等我。」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