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廳上傳來不同槍械相互敲擊的聲音。眾人分好槍械,背好彈藥,將彈匣、手榴彈等統統裝進背包。手槍上了膛,咔嚓一聲響,眾人沉靜下來。
 
NiKo為我們取來武器,拿了幾枝步槍隨便放在桌上。Ayu將手繞到後勺,準備將口罩綁好。NiKo叫住她,從後袋放出一個口罩。「你們戴這個吧。」她微笑着對我們說。
 
口罩上有個「$」的符號,啞金色的印在一塊黑色布上。「Cashier的臉罩。」她說。
 
我從大門望向廳上,所有人都綁好了它,一式一樣。Ayu的聲線又變回一隻魔鬼,「謝謝。」
 
「我就把你們當成Cashier的人了喔!」NiKo高舉雙手,同一時間拍向我和Ayu後背。Ayu說,「被右眼知道他一定氣死。」今次她的聲線像個住在森林呼喊的女巫。


 
「哈哈哈哈不用管他啦!」NiKo若無其奇地說,轉身便繼續收拾她的槍枝。「帶電腦了嗎?」她問我們。
 
我和Ayu同一時間拍拍自己背包。「有啊。」我們異口同聲地答。
 
「你們結婚吧。」這是NiKo的回覆。
 
我們隨意別過了頭,隨便找了一枝放在桌上的步槍拿起來看。我倆都沒理會NiKo。
 
「不要這麼小氣。」她一邊說,一邊將彈匣褪下,又拍了回去,一把拓到肩前瞄準,單起眼,「不這樣哪裏好玩?」她反問我們。


 
我倒覺得她一邊用槍一邊說笑,未免太輕鬆了。步槍握在我的手上,觸感與昨天槍戰時候也還一樣,不過,紅線消失了。我對着牆壁瞄準,空空洞洞的,甚麼都沒有。
 
「紅線消失了。」我低聲說。Ayu也聽見了。
 
不過NiKo卻搶過來說,「吓?你們之間的紅線消失了嗎?!該怎麼辦啊?」
 
我嘆一口氣,「不是,」我搖頭,「我是說,我眼鏡用來瞄準的程式消失了。」
 
再將步槍舉起,紅線還是沒有回來。我放下它,再嘗試把它飛快拿起,但在外人看來我或許只像個瘋子。


 
「你在幹甚麼?」NiKo問我,她拓拓眼鏡,幾乎想恥笑出聲,想罵我是否精神病發。
 
「真的,我眼鏡裏面應該有一個程式可以幫助瞄準。」我再三解釋,舉槍的動作不斷重複沒停止過。
 
「以我所知,民用的話應該沒有這種程式。」NiKo說,「這種東西應該是軍用的。」
 
我停了手,槍一直托在半空,「軍用......」
 
「嗯,有關槍械的vGlasses程式市面上一直沒出現過。」她走到我的跟前,踮起腿,輕弄着我的眼鏡,與我幾乎臉貼着臉。「你真的有這種程式?」
 
我緩緩垂低了手,連呼一口氣都怕會噴到她。「嗯。」我不停點頭。
 
她不發一語,轉身走了。「你父親連這種東西都塞進你的眼鏡去了?」她的背影正收拾着她的背包,揹到背後。「我也看不透這個人。」這個人指的,大概是我的父親。「遠遠不是個黑客。」她百思不得其解,當然我也與她一樣。
 


「我也不明白他。」我附和說。
 
他加入了BigBrother,這件事至今除了Ayu以外,其他人應該還不知道。
 
呯的一聲,「喂!」一把女聲咆哮。回音在大廳上迴盪。我、NiKo和Ayu拎着行裝都一起往外走了。眾人一起望着電纜大廳的最中間處。Witch回來了,右眼跟在她的背後。他倆都一早綁好臉罩。
 
右眼臉罩上的「$」符號教我驚奇,明明昨天他才與Witch幾近反目。「怎麼會......」我說。Ayu戴着臉罩,我看不到她的反應。
 
Witch走到電纜前面,踩上了自己的皇座,一隻腳踏着椅柄,開叉的短裙邊露出她的大腿。右眼一下將肩上的包裹放低,包裹吐出一堆火箭炮型狀的東西,也有些綁着電子時鐘的炸彈、激光切割刀。讓我回想起我們第一次見面,右眼用的那枝火箭炮了。
 
「廢話不說。」Witch大叫一聲。
 
「市中心,三大銀行!」她一手拿出一顆投影彈,另一隻手豎起一隻手指。
 
她身前投影出了一幅市中心的立體地圖。上面特別高大的三幢建築被標示出來。「我倒數三分鐘時間,三分鐘進入、搶掠、離開!」


 
「市中心集合!老地方。」她指着自己的眼鏡,按了一下,「收到路線圖沒有!」
 
大廳靜得可以聽見電流流過。
 
「三日後行動,有沒有人不明白!」
 
沒有回答。
 
「走!」Witch大叫,轉身,投影一剎那消失。
 
——就這樣,我們走了。
 
「這樣就可以嗎?」我驚呆着,張大了嘴巴,「這是開會嗎?」
 


「我們都是這樣的人。」NiKo噗的一聲發笑,「跟着Witch姐總沒錯吧?Cashier裏每個人都這樣想着,所以我們才走到今日。」
 
眾人背着沉重的背包,袋上架着槍枝,眾人各執起些右眼帶來的爆破裝備。他們一起跟在Witch的身影背後。光從門口傳來,Witch的身影變成全黑色了,變成了光芒中的一隻影。
 
經過進來的隧道,回到貧民窟的地面上。街上列着車陣,是許多款顏色不一、不同的舊車,眾人各自上了車便逕自出發。Witch在最後看着眾人離開。她回頭,叫住我們,「你們坐我的車。」她說。
 
右眼在她身後沉默不語,而他「$」的臉罩一直讓我非常好奇。
 
車隊徐徐開往市中心去,車群霸佔了整條公路。沿海公路的海風又吹向我們。
 
「這樣進去不會太明顯嗎?」我呆着問。
 
車隊分散了,每到一個分岔路口便分了一半。
 
開車的是右眼,Witch坐在司機旁邊的坐座位上,後座我被Ayu和NiKo擠到中間去了,有點擠逼。


 
Witch指向天上,「現在是全球衛星的盲點,剛剛好了。」
 
衛星圍繞着地球轉動,但是衛星之間的距離並不能太近。所以,一定會有那麼一點時間、有那麼一點地方,是眾多衛星都拍不到的。
 
「這時候出發比較方便。」她解釋道。
 
「那麼到了市中心後呢?」我問,一個城市突然多了這麼多人,但後來就覺得這問題愚蠢。
 
「喂!」NiKo開始忍受不住我的提問,「市中心本來就多人啊。」
 
如果所有人一起住到同一家酒店呢?或者是所有人都在同一個地點下車......一時間腦海裏冒出了太多白癡問題。
 
駕車的右眼終於開口說話。聲音穿過臉罩而來壓得有點低沉。「去1983。分幾天進去就可以集合起來。」右眼解釋,「你就把它理解成一座市中心的大教堂吧......雖然裏面沒有那種設備。」
 
市中心的BigBrother系統完全在我們控制範圍之外。
 
「我們已經很久沒去過了。」他聲線上是告訴我們。可是,他說的時候視線一直停在Witch的身上。
 
Witch冷冷地說,完全無視了右眼,「我們會在三日之後行動。」
 
「那麼襯着這三日時,你先處理ABN的數據。」右眼從倒鏡中望向了我,被他一盯,不禁嚇了一跳,「1983裏電腦還是有幾部的。」
 
「不。」其實,我覺得市中心裏,有另外一個地方的電腦我更加想用。「我想回家一趟。」
 
Goddle的電腦裏面一定會有些甚麼。
 
右眼擰了軚盤,車跟着轉彎。回望車後,微笑海灣越縮越小。「Ayu你要跟着Gaaker回去嗎?」右眼問,「我們還要分工、踩線、沿着銀行區域部署......你應該不太喜歡......」
 
Ayu沒有應答。NiKo搶過來說,「電腦方面我可以幫到手的,我也去吧。」
 
「這樣也好。」Witch答應了她的要求,「那麼完成之後,你就帶他們到1983。你認得路。」
 
Witch淡淡然地,「一下車後,我們中斷聯絡。」
 
「知道。」但對NiKo而這,彷彿不是第一次了。
 
「聽後即忘。」Witch笑笑說。
 
「嗯,聽後即忘。」
 
車一直開着,過了不知多久,市中心的高樓再一次浮現眼前。雲海飄在天上,我們來到城市的邊緣,眾人都加倍認真,整理好臉罩,收好了槍。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