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們跟着回頭,抱頭伏下。幾顆子彈在我們頭頂飛過,黑衣人已經闖進來了,同我父親被捉走的那天一樣,一堆穿着黑色西裝黑色西褲的人。
 
子彈打在我們背後的牆上,打碎了電腦的展幕。
 
我咬着牙,伸盡手,用力關上了門,轉身閃到門邊。喘氣、呼吸,望看門外,幾隻紅色影子印在牆上,他們手裏握着槍。他們已進到屋內,包圍着這條一直通向書房的走廊。
 
Ayu抱頭趴在地上,睜大了眼,手腳都顫抖着。我用力拉住了她,把她拉到身旁。NiKo揪起背包,搶身到與我相對的另一個門邊去了。子彈打穿書房木門,開出了幾個破洞。
 
Ayu嚇得幾乎要哭,只懂得跪在地上,雙腳發軟。她連說話時候聲音都在抖着。外面每傳來一下槍聲,她都抱一下頭,用力的合上眼。她很害怕,而這害怕的反應,比起上次與Cashier交戰時更厲害了。


 
「怎麼我沒算到......」我應該一早知道他們會在我家的附近埋伏,要是這樣,我便不會把她們帶進來了,「對不起。」我向他們道歉。
 
「怎麼會這樣?」Ayu驚叫着問,「你不是說Goddle他加入了BigBrother嗎?怎麼還會有埋伏......」
 
「甚麼?!」NiKo聽見,撐大雙眼,「他加入了......」這樣的話她自己也說不下去。
 
我調較好眼鏡,對好焦點。外邊又傳來兩下槍聲,打在門上再開出兩個破洞,然後外面又靜下來了。
 
NiKo旋即遞了我一枝步槍,如今紅線也出現了。「算了。」她半跪在門邊,槍上了膛,從後背取出了一個手榴彈,準備要用牙咬開它的保險絲了,「出去再說。」這不是閒聊時候。


 
我伸出手,「先不要。」門關上了,大概對方以為我們看不見他。
 
他們在門外的走廊戒備,應該會有一點時間。「外面有四個人。」我告訴NiKo,「剛剛你參觀我的家了吧。」我笑笑說,「一個在櫃前面、一個躲在沙發背後、一個正面面對這間書房、一個守在大門門口。」
 
我細心在眼鏡的畫面上看,確認四周沒其他埋伏。NiKo反問我,「你看得見?」
 
我點點頭,解釋道,「是你說的軍用的程式。」
 
「我們先處理對着門口的那一個。」我提議道,「數三聲,你開門,我開一槍。」


 
「你可以嗎?」NiKo疑惑地問,同時蹲着的她便慢慢舉高了手,伸到門把旁邊,捉住門把。
 
我見那個紅色的影垂低了手,便移到門前,將槍托到肩膊前面,紅線對準紅色影子的頭。「我也不知道,」我壓低聲浪,「試一次。」我說。
 
Ayu倒坐地上,慢慢向後褪,直至退到房間的角落去。她目空焦點,像放空似地。
 
「三。」我倒數。
 
我的手指拭擦着手掌,擦乾了手汗才繼續握緊槍枝。NiKo吞一下口水。
 
「二。」
 
NiKo慢慢拉下門把,捉緊。
 


「一!」我叫。
 
NiKo打開了門,那隻紅色人影正對着我。我扣下板機,NiKo便用力關上了門。紅色影子倒下了,慢慢地消散。
 
「還有三個。」我說。
 
NiKo一隻手指向後邊,她厲聲命令,與平時變了個樣,「Ayu!你帶走電腦!」一隻手挾着步槍,她終於忍不住了,咬開了手榴彈的保險絲,便走了出去。
 
我緊緊跟着,舉槍掩護着她。一轉角,兩個人站着,NiKo一手將手榴彈丟出,轟隆一聲響,爆出了火光。門口一邊的黑衣人對我們舉槍。
 
我連忙拉住NiKo,我倆一起仆在地上,子彈打在我們身後。「啊!」Ayu驚叫一聲,向後跌倒。Ayu一隻手捧着一部手臂長度薄薄的主機,一隻手撐住身後的地板。
 
我躺在地上轉身,紅線往黑衣人一掃,對準他的下巴直轟。血花濺了一地,濺向我臉。我發狂開槍,撐起了身體,不斷往他的頭上轟去,槍聲響徹我家。手榴彈的火光在我身後熊熊燒起。
 
轟到他的腦袋不似人形後,我才停了手。Ayu哭着啞了,說不出話。


 
「走!」我大叫,拉起Ayu,緊緊捉着了她的手。我手上有血,碰到她時,她睜大了眼,但她也說不出甚麼話了,只跟着我們離開。
 
經過剛才一次爆炸,兩個人伏在地上。火花向家裏的四周漫延,燒向了牆壁,慢慢伸向牆上的血花。我踩過門前倒下的屍體,踏出家門。
 
結果,走廊上又圍來一堆紅色箭咀。「我們被包圍了。」
 
我揚起手,示意Ayu、NiKo退後。黑衣人聚集在梯間裏面,守住樓梯門口。我轉出開了幾槍,不過對方亦有防火門掩護,打不中他。
 
「電腦怎樣?」我問Ayu。
 
「沒有事。」她用雙手抱着主機,收在胸前。 她雙眼泛着淚光。
 
對方人數並看不清,只見一團紅影聚着。要是以我的步槍與他們單拼火力,實在會處於下風。「再炸一次。」NiKo提議,她正護着Ayu,並看不見外面。
 


傳來警車趕來的鳴響,越來越近。
 
「有沒有煙霧彈。」我問道。
 
NiKo移到門邊,拉出一個煙霧彈,丟到走廊上去。煙霧瀰漫,走廊白濛了一片。梯間眾人向走廊亂槍掃射,紅影打開樓梯門衝出。他們的動靜在我眼內卻看得清楚。
 
「多丟兩個。」我命令道,然後貼着門邊轉了出去,對準他們的頭部亂掃,一個個的倒下。但他們看不見我,只懂亂射。「我的優勢只有這些。」幾秒之間,他們全倒下了,我撥着手,示意眾人離開。
 
開始懂得控制槍械——利用紅線瞄準,而不用把槍托到眼前,這樣的話就可以用另一隻手壓住槍身,減少反作用力。緊按着板機,紅線便像刀一樣,打橫向他們的腦袋拖去。
 
Ayu摟着電腦向走廊另一邊跑,NiKo掩護着她,倒後走着。她拍拍我的肩膊,示意我也快點離開。
 
我一路開槍,一路倒着走,彈匣用完便落到地上,又換一個彈匣。身上彈藥所剩無多。NiKo又用一個手榴彈,向着煙霧,往走廊的盡頭再擲。爆炸出一道光,我們馬上跑向另外一邊的樓梯。
 
「對不起。」我們領着他們奔跑,再一次,我向他們道歉,「害到你們。」我拉住Ayu,沒有放開,她的掌心很熱,有點手汗。


 
槍聲從我們背後連綿不絕,子彈打到樓梯門上。剛才手榴彈的彈風吹散了一些白霧,但我們已經躲到梯間去了。他們打算向下跑。我叫住他們,指向天台,「這邊!」他們疑惑一下,我們也沒討論了,直往上奔去。
 
這幢公寓並不太高。天台頭頂上是一片藍天,四周被矮牆包圍,一幢接着一幢。「跟着我,以前就在這裏四處跑了。」我跑到天台的矮牆邊沿,鑽過左右交織的晾衫繩、跨過一個個長方形盒的冷氣機槽、一條條不同的喉管,我們踏上矮牆,往下一跳。公寓與公寓之間,不過半層樓高的差距。
 
NiKo二話不說,跟着我跳下來了。唯獨Ayu,她在邊沿停着,驚恐地看着我們。我對她伸出手,「快跳!這種距離不會死!」我大叫。
 
「來。」NiKo在她止下方處,也對她伸出了手。
 
Ayu抱着電腦,搖頭。
 
「你可以的!」我們異口同聲。
 
她慢慢坐了下來,慢慢褪到邊沿,準備滑下。我們走到她的下方,一起把她抱住。
 
我們跑過天台,接着天台,經過了一些天台花園,跳到人家天台屋的範圍去了,跟某家人打了招呼,某一個天台上養了一隻狗,狗吠的聲音很響亮。
 
「我們要走到哪裏!」NiKo一邊跑,一邊問,我們跑得很急,所以問起來也斷斷續續的。「這條路要通到甚麼地方!」我們看着回頭無止境的天台,將要跑到街道的最後一幢樓了。
 
「我哪知道要跑到哪裏!先逃了再說啊!」我反罵她。
 
轉了彎,又走進一幢樓宇的梯間。樓梯螺旋型的向下轉,我們依舊急步走。
 
「電腦。」Ayu喘着氣,只勉強說出一個詞語。她指着電腦說,「電腦。」
 
淚光抹去了一點,但她臉上的驚惶沒消失過。
 
「剛才沒處理完。」
 
我跟NiKo對望了眼。
 
「哪裏的處理器最快。」我問NiKo。
 
「Google.」她回答我。
 
我對她大罵,「你白痴啊!我們這樣進去嗎?!找死啊!」
 
他們一起沉默不語。樓梯將到盡頭,外邊的陽光斜照在樓梯入口的地上。街道的警車聲響比剛才更加近了。
 
NiKo指着泊在路邊的跑車,一架啞黑色的TESLA。「你開不開到車鎖?」
 
嘟——車門開了。Ayu以行動回應。
 
「你們誰開過車!」NiKo大叫問,二話不說,拉着Ayu跳到車輛後座,剩低我一個人。
 
我唯有打開前座的門,坐到駕駛位上。
 
「有沒有車牌?」
 
「沒有。」
 
車開動了,NiKo按制打開車窗,向車外架出了一枝機槍。而倒後鏡上,也終於見到警車的影子。
 
警車打開大聲公,「前面車上人聽着!你們立即下車,反則會將你拘捕。」
 
「嘖,低能。」我用力踩向油門。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