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向前,像有股力量將我們往後拉去,車直飛向前。不過幾秒鐘,Tesla便完全加速,街上景物一一向我們身後掠過,路上分隔行車道的白線彷彿連結起來。背後警車響着警號。
 
隨之而來機槍槍管轉動的聲音,倒後鏡上,NiKo半跪在後座,半個身子探出車外。她穿着短褲的雙腿霸佔了整面鏡了。她開火,後邊的警車以手槍還擊。
 
「他們只有手槍嘛。」NiKo興奮地說,她按住板擊的手沒放開過,一味往背後掃射。
 
隨來一聲爆炸,背後升起了一球濃煙。子彈打中了一個油缸,一架警車炸到半空。NiKo沒有停手,噠噠噠噠的連發。
 
我回望前方,這才發覺右邊的行車道上有一架貨車正行駛着。我馬上向左扭駄,跨過了逆線,貨車貨櫃僅僅在NiKo的臉旁擦過。


 
「你嚇死人啊!」她回頭指着我罵。
 
逆線而來一架跑車,它急轉彎,避開了我們後,在路上停了下來。我這時才扭軚把車駛回同一方向的路上。
 
「他們開始入侵!」Ayu大叫一聲。
 
我縮着身子,兩隻手握在軚盤上面不敢輕易放開,車不斷加速。NiKo的上半身還在車外。Ayu用手一把拉住她的雙腳,把她拉了回來,NiKo跌在Ayu身上。然後,軚盤突然像鎖上一樣,一直向右邊扭,任我怎麼用力都敵不過它。呯!Tesla撞向路邊,擦着路邊而行。
 
「我控制不了這部車!」我大叫。


 
Ayu調校一下眼鏡,在後座上盤起腿,電腦便放在她大腿上面。「他們開始反控制這一部車。」側邊的車窗爆裂,車子仍不受控,NiKo抱着Ayu,用背替她擋住碎裂的玻璃。
 
我死命用力,將軚盤向另一邊扭,扭動了些少,車身擺回直線了,結果一刻間它又將我們撞向另外一面。後座他們兩個一起拋到另一面去。
 
NiKo握着機槍,爬過Ayu,往另一邊的車窗爬去,探出去,開火。
 
「你小心!」一架貨Van與我們相對而行,幾乎撞上。
 
「扭軚!」Ayu整個身體站起,要伸到前座了,幸好我也反應過來,比她先快一步。軚盤變得鬆動,變回可以人手操控的模式。「我把車搶回來了,但不知道可以捱到多久。」


 
NiKo一邊開火,一邊問,「有沒有辦法強制離線?」
 
「他們剛才鎖定了。現在要離線的話,一定要停車重啟。」Ayu解釋。
 
「現在不可能停車吧!」扭駄,再避過了幾架車。
 
NiKo二話不說,便回到車廂裏面,用機槍指着我的頭部。我頓了嚇呆,「喂!你幹甚麼!」
 
「趴下來!」NiKo大叫,我跟着鑽了下去,眼前一片漆黑看不見前路,只以雙手將軚盤維持向前,寄望其他車輛避開我們。
 
NiKo把槍向後一拉,一上膛,又連發了,要炸掉這架汽車一般。槍聲在我頭頂響着,震耳欲聾,彈殼敲我頭頂。
 
「離線了。」她說。
 


我重新坐正身體,便見軚盤旁邊的平板電腦上像蜜蜂窩一樣,冒出了煙。
 
逆線幾架汽車正駛過來,我避開他們,車輛側向了一邊後我連忙扭正。仰起頭,才發現頭頂在不知甚麼時候來了一架直升機了。它打開門,有一個人站在門邊,控着機槍對準我們。我急速扭軚,機槍子彈打在馬路上面。
 
我認得路,轉左便可以轉向隧道。交通燈轉成紅色,T型路口,一邊的車將要開動,一架架車像刀一樣向我們插來。貨車急停了,後面的車撞了上來。我踩盡油,汽車碰到我們車尾,撞飛了背後防撞板的一邊。我們的Tesla微微轉了向,直剷上石壆。
 
車飛起來了,懸在半空,NiKo趴在後座,將槍舉出車窗,對着直升機。車將要落地,NiKo緊閉雙眼,開槍。
 
噠噠噠噠——
 
一槍都打不中。直升機追住我們來打,車頂中了幾槍,Ayu抱頭縮下。隧道在我們不遠,只是一條三十秒距離的小小的隧道。我們還是進去了,四周隨來風聲。
 
「怎麼辦啊!喂!」車在隧道中全速前進。
 
倒後鏡上全不見警車的蹤影。


 
「剎車!」NiKo命令我說。我換腳一踩,Tesla在地上拖出兩條長長的黑色的煞車痕。NiKo一腳踢開車門,搶了下車。「下來!」
 
她走向隧道正中,把她的背包放到地上,打開。裏面是一個個的銀色罐,她把所有罐都一次打開。「你們過來幫手!」
 
我們馬上跑去,跟着她,將銀色罐打開,在隧道裏向不同的方向丟。個個煙霧噴出濃濃白煙,在隧道漫延。
 
在其他司機看來,就是有三個戴着「$」符號口罩的人在鬧事,不斷地擲出煙霧彈。「把所有都擲出去!」NiKo命令。
 
隧道回音很大,清楚聽見隧道口警車的叫聲,他們在外邊戒備,沒馬上進來。而隧道裏面的車也慢慢停下來了,沒人開車。
 
NiKo走到一架貨車旁邊,舉起槍,直指着司機位置,貨車司機馬上停車。「下車!」NiKo雙手持槍,閉起單眼瞄準司機頭部。
 
「你不要亂動!舉高手!」NiKo命令貨車司機。
 


四周圍上了一團白霧,看不見周圍。
 
司機舉高雙手,一臉愕然,慢慢推開車門。NiKo踏前一步,踏上貨車的踏板,對司機說了幾句,又一手用步槍指着他的頭顱,然後從後背包,拿出一個錢包,把裏面的錢都合出來了,交給司機。司機不斷點着,臉色都鐵青了。
 
NiKo首先跳進貨車,鑽到後面的貨物欄去,她對我們揚手,叫我們上車。
 
車尾貨物的空間很多,擱在一旁有一些紙皮,摺起來就可以造盒,足足有一米乘一米的大小。NiKo不知哪裏來的一捲封箱膠紙,對我和Ayu奸笑一下,「你們放心吧,這招我們Cashier經常用。」
 
一眨眼間,我們被封箱。
 
NiKo呼喚司機開車。她也躲進紙皮箱裏去了,聲音穿過紙皮變得厚實。司機開車,從紙箱的隙縫間,慢慢看見了一點光。貨車正正穿過白煙,慢慢駛離隧道。走了一段時間,便有人敲打着貨車車尾大叫。
 
「停!」
 
貨車停下來了。躲在紙皮箱裏,四周一片漆黑,甚麼都看不見。勉強靠外面來的聲音判斷情形。


 
「搜車!」外面的人叫道,同時傳來許多腳步聲了。看來警方封鎖了隧道。
 
呯。車尾門打開。司機的聲音:「警察大哥!我有很多貨要送啊!通融一下!」
 
「送去哪裏啊!」
 
司機說出了一條街道的名字。警察也沒追問下去。
 
「裏面見不見到有可疑人物!」
 
「沒有啊!我看不見。」司機斬釘截鐵地說。
 
警察踏了進來,檢查車尾貨物。他用力向我一踢,我死命掩着嘴巴不叫出聲。「這是甚麼?」他問司機,「這麼重?」
 
「啊......石像。」司機說。
 
「石像?」警察聽他說得猶疑,便開始質問起他,「甚麼石像?」
 
「啊......」他張口結舌的,「槍......槍......」
 
我頓時後腦發麻。
 
「War Game場的東西。」司機說,「用來掩護的那些。」他自己說服自己,「嗯,War Game場。」
 
「你慌慌張張的幹甚麼?吓?!」車外的警察提高聲量。
 
門上的人又向我踢上一腳。
 
「打開看看!」他命令道。
 
司機大叫一聲,「不要!」
 
警察「嗯?」的哼了一聲。
 
「這樣被拆了貨箱我很難交代......」司機解釋說,「我的老闆,他很麻煩,通融一下......」
 
車外一切都變寧靜了。
 
他口吃的反問,「隧道裏面是發生甚麼事了?」
 
「你少去管。」他教訓司機說。車上的警察下了車,關上車尾門。「你們快點離開!不要留在這裏了!」
 
貨車開走,這時候我才敢呼一口氣,用手推開紙皮箱,探出頭來,深呼吸。Ayu也站起來了,搖搖頭,撥撥頭髮。
 
「司機,載我們去Google總公司。」NiKo說。
 
「你認真嗎?!」驚嚇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「不如先找右眼他們再說!」
 
NiKo冷冷地指着Ayu手上的電腦,板着臉對我說,「你不是有你要做的事嗎?」然後她聳聳肩,「現在便去啊。哈哈。」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