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認為,她不應該說得這麼輕鬆。
 
貨車走在公路上面,與其他車輛並排而行,公路沿着海邊而建,貨車慢慢轉上交換道,面前是一條灰色的路。我們在裝貨物的欄裏坐着,貨車在路上顛簸。
 
一路上貨車司機不敢說半句話,有時可以瞥見他在倒後鏡上會看我們一眼,但是眼神閃縮的,應該很怕我們會打死他。
 
「對不起!」Ayu對他鞠一下躬,她解釋說,「我們也是迫不得已,不好意思!」
 
NiKo別開了視線,把槍柱在地上,靠着一堆紙皮箱坐下來了。她沒理會Ayu所說的話,只是仰起頭,從貨櫃頂的小窗子中看着外面藍色的天。


 
貨車司機驚魂未定,「嗯。」他微微點一下頭,也不敢多搭上半句閒話。車一直向前駛,貨櫃裏面沒有燈光,司機駕車的背影在我們看來也變得黑色的剪影。
 
如此沉默着,貨車轉過了許多個彎。右邊是一幢幢的高樓,左邊是海。Ayu一直為她所做過的事情內疚,可以看得出來,她一直低着頭。
 
「對不起。」Ayu向司機道歉。
 
然後誰都沒有說話。
 
貨車駛向一個島上,駛上一條纜橋,鋼像一條條在我們面前畫過的斜線。那裏有幾幢白色的長方形盒一樣的建築,在它前面的迴旋處中央,豎着五顏六色的「Google」幾隻英文。小島到處都是草地,可以望向遠處的城市,像一隻都市裏面的眼睛。


 
NiKo用步槍柱在地上,慢慢站了起來,她指着Google的總公司,對我們說,「我們要去借電腦了,靠你啊!」她說的時候,正看着我。
 
這時我還不以為然。
 
車停定了,停到Google大樓一旁的停車場上。這裏有許多架不同的貨車,有的貨櫃上寫着明明白白「Google」這幾隻字,有的則來自不同的食物公司、建築公司......這樣的一個悠閒而忙碌的小島。
 
司機打開貨櫃門,我們終於可以看見外邊灑在一地的陽光。我和Ayu先下車了,NiKo從背包拿出了錢,交給了司機。然後我們一起步下車廂。
 
停車場的保安看了我們一眼,但也沒太在意了,呆呆地看着保安亭裏。他在一本簿上寫着。幾個人走了過去,好像在登記甚麼。


 
在進入大樓之前,沒有人理會過我們,各自有各自在忙着的事。NiKo帶着我們走到一旁的草地上,沒有直接進去。綠色的一片,四周有些前來參觀野餐的人,但並不太多,也或許是草地很大、太陽很晒,所以顯得非常空曠。我們走到樹蔭底下。
 
她在草地上坐下來,拿出了電腦。樹蔭底下清風送爽。Ayu看見她在電腦上做的事,也拿出電腦跟着做了。唯獨是我完全看不明白。
 
Ayu看着我呆呆滯滯的表情,她向我解釋,「我們要先造一個身份。」說罷,NiKo便從背包拿出了一個「黑色的盒」,NiKo把它連接上電腦。「扮成一個員工進去。」NiKo正在忙着,只有Ayu有空對我解釋。
 
「原來是這樣......」我暗自沉吟,覺得NiKo真的厲害,果然是Cashier,一個習慣了犯罪的人。她犯罪的時候比我們細心多了。
 
「你先拿着。」她把一張卡交給了我,叫我提着。
 
我接過來。「哦。」我回答了一句,然後停着,等待着她。
 
NiKo反問我,「你在等甚麼?」
 


我反應不過來。NiKo便對我說,「你出發吧。」
 
我愣着,說不出話。心裏想,突然之間我要出甚麼發呢?
 
她用拇指指向坐在她身旁的Ayu,「她要在這裏幫我忙啊,就你去吧。」
 
難以置信,我又落到這樣的境地。
 
只沒想到,Ayu肯定的對我說,「而且,我相信你做得到的。」
 
以前不論甚麼事了,一直都只有我覺得她可以做到。但是關於我自己,其實我也不是很有信心。
 
「那麼......」我找來當時我用過的Nokia電話,換了一張全新的電話卡了,接駁上耳筒。我向我面前的Ayu撥了一通電話。
 
「喂。」我叫着Ayu,耳筒傳來回音。


 
Ayu對我說,「收到了。」她對我說,「你要小心一點。」她雙手在鍵盤上敲。「你做到的,你上次在ABN時不也是這樣嗎?」
 
「嗯。」我對她點頭。
 
然後她坐着,一隻手從裝着電腦的斜揹袋中拿出一個口罩,像上一次他給我口罩的情境一樣。
 
「一個生病的員工嘛?」NiKo打趣道,你也挺像,一副病君的樣子。
 
跟那次走進ABN一樣,「我們保持連絡。」我對他們說。
 
我的背包裏面有一枝槍,以及當時我用過的電擊棒。我走在日光底下,看着他們的時候,我幾乎睜不開眼。一步步的走近Google總部,耳朵傳來Ayu的聲音。
 
Ayu:「喂。」
 


「甚麼事了?」我笑笑回答。剛才NiKo給我的「職員證」握在我的手上。
 
Ayu:「總之......萬事小心。」
 
總部的大門打開。
 
裏面整片地下鋪上了紅色地毯,偶爾經過幾個手上握着咖啡、提着公事包的人。接待處前有兩個少女,他們坐着看着四周人們經過,沒太多人走了過去。上班的人慢慢走向大堂一邊的門口,他們把職員證拍向讀卡器,然後臉向着門前的鏡頭。
 
我頓時後腦發麻。
 
「喂,眼睛。」我對着電話說。
 
NiKo呼一口氣,「這個我來幫你。」
 
然後,我的眼鏡上有一個黑色的圓點。


 
「以前跟過一個Google工作的人拍拖。」NiKo笑笑說,「我拿了他的職員證,還有他的瞳孔,哈哈。」
 
瞳孔......
 
「瞳孔的樣子罷了。」NiKo並沒將它看成甚麼大事,「不過你要盡快出來,到了午飯時間可能就有人會發現『他』進入Google兩次。」
 
「這個真的可以嗎?」我疑惑道,不肯定眼鏡上的影像是否可以騙過瞳孔檢測。
 
「我也不清楚。」NiKo不負責任地說,「我猜是可以的吧?」
 
Ayu大罵:「吓?!這樣怎麼會行!」
 
可是我已經被夾在等待檢測的隊列當中,背後排着許多個人,尚有幾個便到我了。一個一個人完成檢測,我離它也越來越近。
 
直到我走到第一位了,我緩緩伸出職員證,拍在讀卡器上。我撐大眼。眼睛前面還是黑色了一點。
 
檢測開始。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