瞳孔檢測亮起紅燈,我頓時後腦一麻。排在我背後的其他員工都踮起了腳來察看。保安注意到進入總部的隊列停住了,慢慢走了過來。
 
Ayu:「進得去嗎?」
 
我不敢回答。
 
Ayu在我耳筒內連番追問:「喂?」
 
背後另外一位員工拍一拍我膊頭,「這東西常常感應不了。」他對我說。那是一個淺啡色短頭髮、穿着恤衫西褲,一個留了鬍鬚的青年,他對着我微笑。「讓我先拍卡吧。」
 


說罷,他把職員證放到讀卡器上,瞳孔識別裝置「嘟」的一聲,着起綠燈,門打開了。我連忙跟着他走進裏面。
 
青年亦不以為然。「你新入職嗎?」他問。
 
我跟着他走,隨便說了句「是。」
 
走入總部,這裏比外面寧靜,只偶爾傳來一些笑聲。辦公室設計開揚,到處都可以望向窗邊,看見外邊的草地。
 
「甚麼部門啊?」他笑笑說。
 


我掃視他掛在頸上的職員證,上面有一張他的照片,下面有一行細字寫上了他的名字,再下一行是他的職銜,他是「市場營銷部」的人。我眼睛往這辦公室的四周掃視,在不遠處的一塊牌上,上面寫上了各樓層的分佈,六樓是「電腦技術發展部」。
 
「電腦技術發展部。」我回答他。
 
「Wow.」他對着我像兩眼發光似地。「你真的是發展部的?」他再三向我確認,上下對我打量一番,「厲害。」
 
「不是啊。」我回答,「也不算怎麼厲害。」
 
Ayu:「先找部電腦。」
 


然後,我的眼鏡上便發出了光,周圍的一切彷彿加上了一層藍色的濾鏡似地。我嘗試調校眼鏡,輕按了左邊鏡框旁邊的按鈕。
 
「怎會不厲害!」青年放聲反駁我說,「很帥耶!」
 
害得我也尷尷尬尬的搭不上話。他連番追問了我許多不同的事。關於對現在科技走向的看法觀點,現存電腦系統的評價,公司未來發展的構想,還有,「你們現在研發甚麼?」
 
我笑笑,摸摸後勺,「這些東西不能向外公佈啊。」
 
他先是愣着,「啊,說得也是。」他輕地說,然後他才點點頭,沒再追問下去。我指向前面的升降機說,「我先去工作了。」我微微一笑,向他道過了別。
 
他指指我的口罩,他叫我,「你要小心身體。」
 
「好的,謝謝。」我說。我按按升降機,它慢慢下來了。青年離開了我,我一直等待,等到升降機門打開。
 
六樓——電腦科技發展部。


 
電擊棒收在後袋,步出升降機。這裏到處都站着保安,所有人都注意到我,他們一起向我走來。這一層四周沒有窗戶,全都是死的牆壁,地毯藍藍紫紫的,頭頂掛着一盞盞吊燈。走廊列着一個個房間,與我進來的樓層全然不同,這裏的設計隱密多了。
 
我避開保安員的視線,若無其事的直向前走。
 
走廊上,每個房間的門邊都有個小長方型的黑色讀卡器。這樣看來,應該每個房間都有獨對應的卡。因為不知道我的「職員證」能不能進入這些房間,所以我並沒拍卡,怕引起保安注意
 
我往耳筒轉聲問,「我的卡可以進到六樓的房間嗎?」
 
耳筒靜了一陣,沒有回答。
 
我重複,「喂?」
 
沒有回應。
 


每個房間都有一扇窗,不過全都是單面反光玻璃,鏡上只可以看見我戴着口罩的倒影。走廊的斜對角處,有一個穿着白色袍的人走了出來。他見我走在走廊上面,呆了一下。
 
「你是?」
 
我對他的印像只有白袍。我的眼鏡上又發出了光,掛在他頸上的職員證變成藍色,有一條線連着他背後的讀卡器上。房間裏面的一切亦泛起藍光,像看穿了牆。
 
「我今天第一天上班。」我隨口說。
 
我將背包調到前面,電擊棒收到背包底下。走上前。
 
他反問,「吓?今天有新人上班嗎?」
 
我回望四周,保安不在。我拍到他的身邊,背包下的電擊棒向他揮去。嗞嗞——他睜大雙眼,咬着牙的倒下。我馬上摘下他頸前的職員證,拍到讀卡器上。門瞬間開了鎖。
 
我用力拉動男人,把他拉到房間裏面。一如眼鏡所示,房間裏面沒有人。面前有一張大桌子,以及背後許多部書架高的伺服器。唯獨有一件事令我非常在意的,是桌子上面有一份浮着藍光的文件。


 
Ayu:「喂.....」她的聲線沙啞,通訊似乎受到干擾,聽不清楚。「喂......?」斷斷續續的。
 
我拿起文件。文件上的字直接載入到我的眼鏡上去。文件的標題這樣寫:
 
《光速運算技術研究》
 
「運算力加速......目標成為全球最快電腦......資料處理速度大幅提升......結束超級電腦時代......走向電腦物理極限......」
 
資料很快來到「應用」一頁,上面這樣寫:
 
「光速運算將應用到監控系統......人臉識別功能......城市通緝系統運算速度提升......局部面貌分類辨識功能......瞬間緝敵......軍用自動瞄準......AI自我複製......修復......」
 
文件關上了,再一次,視線灰矇了,眼鏡上浮出了時鐘一樣的圓點。我聚集在「下載」的圓點上,然後眼鏡的視窗關上。
 


房間裏的電腦旁邊,vGlasses標誌着「Accessible.」我拿出一部手提電腦,拉出HUSB線,連接上Google的伺服器。耳筒的干擾還沒完結,我完全無法與Ayu連絡。
 
「光速運算嗎......」我喃喃道。如果光速運算真的存在,那麼電腦就不會有它們做不到的事,連唯一時間的限制也沒有了,而趨近於真正意義上的完美。
 
我將ABN的資訊流拉扯過來,以Google的系統運算。
 
等待時間: 3 秒......
 
腦海間突然閃過一個奇怪想法——彷彿打從開始,我就被引領進來。
 
「正在打開ABN操作介面......」我的眼鏡上這樣顯示。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