忽然之間,四周又變成藍色一片,像當日在Cashier電腦間裏一樣,抬頭只見到一條條的光線,孤型的集成一束束光,正延伸往同一方向。四方八面的光,彷彿都落在同一點上。
 
那些光像在我面前掠過,我伸出手嘗試觸碰,當我接觸到它,眼鏡上便出現了一個個不同的視窗。
 
Facebook、Instagram、Telechat…...各種不同軟件的畫面載入到我的臉前,不過它們所登入的帳戶都不屬於我。我打開了其中一個Facebook視窗,他的個人資料相片已經是一個五十多歲的大叔,他在職業一欄上,填上了「Google技術員」......也有一個Intagram的帳戶裏,可以看見一個少女在大堂接待處前拍攝的照片。
 
我對耳筒說:「ABN的資料好像同步了,看到在Google總部上網的人。」
 
Ayu沒有回應。「NiKo?!」我大叫,也是無人理睬。
 


到處的光束像箭一樣飛。我想:除了ABN之外應該還有好幾家網絡供應商,所以我繼續在電腦上輸入,正用着Google的光速運算,也有一整個ABN的資訊流了,應該可以把其他網絡供應商弄得過來。不一會,果然灰色介面又在我的視野上出現。
 
「3_開放控制權限」——如此熟悉的選項。
 
我選擇了「確定」。視窗密密麻麻的打開,又是一行又一行飛快掠過的字。
 
到處的光,一起形成了兩把傘子。一把正將光射出,散在四周。另外一把,卻把那些光都吸了過去,像黑洞一樣。我舉高手,碰着那些被吸走的光,結果許多不同的網頁一起打開,有「Google」、有「Facebook」,全都向着同一方向。它們握在我的手上時,竟變成了一個個球狀的東西。
 
「傳送對象:國家安全局。」我的視線裏,彈出這樣的一行字。當我一鬆手,它便跟着其他光一起飛去。
 


然後我發狂地抓,以為這只是其中一二,最後卻所有光都向着那邊。全部從ABN離開之後,都被國家安全局「吸收」掉了。
 
根本應該一早知道,既然BigBrother動用到整個城市的監控系統、動用到警察......那麼就一定不是個「體制外」的人了。只沒想到,整個網絡竟然會被人直接複制一份並送到國家安全局去。
 
「喂喂!ABN的『目的地』我找到了!」我嘗試對耳筒裏叫,「是國家安全局!」
 
Google的文件打開:「《應用條款》——國家安全局(甲方)有權利用所有所得資訊以進行一切以國家安全為目的的行為,而目的將包括但不限於拘捕、搜證、調查等......所得資訊定義為一切相關圖像、語音檔案、影片、文字......以及任何未經加密或已經加密的檔案......」
 
「喂!」沒人理會。自剛才開始,我們便失去聯絡。
 


可能,國家安全局就是BigBrother的心臟。
 
周圍經過光線越加頻繁,本來像一枝枝箭的光,現在集合成了一條又一條線,再聚成光速,慢慢密佈了整個房間。我像浸在一個發光的湖裏,伸手不見五指。
 
「ISP互通連接......」視窗上寫着。 (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)
 
除ABN以外的其他網絡供應商,應該也一次過連接過來了,同一時間,灰色介面彈出,今次又多了幾個不同的圖標。其中一個——「戴着眼罩的賊人」。
 
我盯着那個圖像,倒數了三秒,然後打開。
 
有個黑色背景、頭頂紅底白字的網頁,網頁編排很簡單,單純的圖片和字,像幾十年前的設計那樣。上面是不同的步槍、炸彈、瞄準器、槍托,不同的槍械的配件。圖片旁邊都列着價錢。每一段文字底下都有一個連結。這個網站沒網址。
 
也有一個網頁,上面全部都是裸女。旁邊也是一樣,都列着價錢。我看見一個女孩,她沒穿衣服。
 
買兇、殺人、分屍、屠殺,這裏甚麼都有。有一個網頁上彈出一個直播鏡頭,一個身穿白袍,手持步槍的中東男人,旁邊跪着一個身穿橙衣的青年。白袍男人扣下板機,直轟向青年的腦袋。


 
彈出EMAIL介面,上面是國與國之間的對談。銀行內部的郵件亦收到了,他們發現了異常資訊。許多不同介面像走馬燈似全部一起向我塞來,資訊量之大非人類可以處理。
 
眼鏡上浮出了一行字:「4_進入自動處理模式」
 
或確認,或取消,我可以選擇。我馬上搖頭,緊閉雙眼,眼前的一切消失。可是,我再張開眼睛,包圍着我的這一團光依舊還在,只是關上了剛才一次打開的一堆視窗。
 
望向四周,空無一物之際,明明我面前一個選擇都沒出現過,突然之間眼前便出現一個搜尋欄,有個空格讓我輸入。並不是我做過甚麼,而是AI明白了我,我有這種感覺。
 
「喂?」我叫道,回音很大,但是這一團光裏沒有任何回應。我敲着耳機,還是沒有聲音傳來,「Ayu?」耳筒依舊沒有回應。
 
我在空白位置上面輸入:「Goddle.」
 
——查無結果。
 


我輸入了父親的名字。
 
——查無結果。
 
然後到我的母親。
 
——查無結果。
 
「Gaaker.」
 
最後我找到的,是我在學校得到的一些獎項,每個人在讀書時候都總能夠拿到一兩座的那一種獎。還有我的分班,我班上的同學......諸如此類的資訊。「Witch」,我在網上找到的是她的英文意思,還有「右眼」,則是一些身體結構的圖片......「NiKo」是網上許多個不同的Niko.
 
「Ayu.」
 
——「Error.」


 
光慢慢消散,一切都變回藍色,那些像箭的光正向同一個方向聚集,然後連藍色都再看不見。一切的「幻像」消失,我也「回到」剛才的伺服器室內。
 
「開始取得『Google』最高權限......」眼鏡上顯示出這樣一行字,並在我的視野裏,將光投射到我的鍵盤上面。我跟着指示輸入。「Setting backdoor…...」
 
門外傳來叫喊的聲音,應該是一名保安跑來。「懷疑有入侵者!懷疑有入侵者!」腳步聲也慢慢包圍過來。
 
「Ayu,你在不在!」我將耳機貼近嘴邊叫道。
 
耳機沒有反應。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