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裏只有我一個人,其餘都與我為敵。房間牆外所有人身上都染上紅色。我有一枝手槍、一枝電擊棍,一副正運轉着的眼鏡。眼鏡上面這樣寫:「開始入侵Google…...」它沒給我任何選擇。
 
紅影越加迫近。「有人在裏面!」外頭的保安大叫,但我環顧四周都不見有攝錄鏡頭。然後耳邊突然傳來尖刺的回音,一時震耳欲聾,我即時摘下耳機。
 
「通訊系統中斷,轉用內網連絡。」保安們互相告知。其中一把聲音指揮眾人,「訊號來源在那邊,大家分頭去找。」
 
接着眼鏡一句紅字:「Bug detected.」然後眼鏡關機,連紅色影子都消散掉了。
 
「Ayu!」我大叫。鴉雀無聲。


 
他們慢慢包圍這裏,腳步聲從四方八面而來。無法聯絡外邊,敵人向我包圍。「入侵警示等級5、入侵警示等級5。全員進入戰鬥狀態。」中央咪宣布。我深呼,直闖出去。
 
「他在那邊!」保安大叫,然後對我舉槍。我向前一下魚躍,直跳進轉角,子彈直飛過我,打到我背後牆上。我手腳並用才爬得起身,將身體撐向前面。
 
我來到直通往升降機的走廊上,心裏忖着,要是我這裏跑進電梯,它一開門一定要被埋伏,於是二話不說,便到處找尋樓梯的蹤影。
 
通往樓梯的路,筆直的走廊的沿途有三個分岔,盡頭有人握着槍慢慢走過來了,看不見左右的走廊正躲着多才個人。手槍握在手上,沒有紅色的線,心裏暗叫不妙。
 
我轉身出去,連開三槍,全都射偏,我馬上回去,對方還擊幾槍,響在我的耳邊似地。到處的人都沒說話了,我的位置已經暴露,再待下去必死無疑。


 
背包裏的煙霧彈,在隧道裏面的時候已經全用完了。我繞了路,向另一邊走,卻見那裏都已經包圍了人。一轉出去我與一個保安幾乎碰着,他馬上舉槍,我馬上撲上前去,摟住了他,對準他的手臂開槍。他大聲慘叫,持槍的手便鬆開,倒在地上。我手槍對準他的頭頂,挾着他,所有人停了手。
 
「立即放開他!」保安對我大叫,持槍對準我們。
 
我用手槍指着人質腦袋。如此對恃了好一會兒,我用力拉起了他,命令他走,我慢慢向前,走向樓梯方向。所有人都跟我走着,卻不敢開槍。
 
「讓開!」到我叫道,眾人緩緩退開。我一直倒後着走,慢慢退到樓梯前面。在我關上樓梯的前一剎那,我看見保安正對着對講機說着甚麼。
 
「請求增援——」


 
我不時會望向背後,怕有人從後突襲,也怕人質突然逃脫。灰色的梯間,每一層天花上都裝上光管,就這一樣一直向下。從六樓離開,要走很長的一段路。
 
我向後開槍了兩槍,回音在梯間回響。聽不見腳步聲,也再沒有人說話。不知道是甚麼原因,現在不能看穿牆了,無法知道敵人身在何方,弄得步步為營。
 
「你是甚麼人?」我捉着的保安問我。他的手一直流着血。
 
我沒回答。
 
「你要做甚麼事?這裏沒有錢給你搶啊......」他無奈地說,血一直往地上面滴。
 
我把槍塞向他的太陽穴處,他也收了口。慢慢我們來到地下一層,感覺到四周都寧靜下來。從樓梯門上的窗口向外面看,是剛才進來的地方,正在工作的所有人都離開了。
 
我踼門向外,讓人質走在前邊。四周是不同工作間的隔板,可以看見最外邊的落地玻璃、打開了的電腦、電視,可是彷彿所有人都離開了,甚麼動靜都沒有。
 


Google大堂上非常空曠,待在門邊不敢貿然向外。估計應該許多人在埋伏着了。背後突然有人,他開了一槍,「噹——」一聲響過,他愣住了,我馬上反擊,啪啪兩槍,一槍中了他的手臂。
 
「走!」我命令人質。大概他是驚嚇所致,他的反應也慢了下來。他回望我的時候,只是張着口,眼睛撐得老大。
 
我倒後着走,走到進來的門前。出去的話不用瞳孔辨識,只需要按個按鈕便可以了。按了下去,門還沒有完全打開,便聽到中央咪傳來呼喊。
 
「首要目標——擊殺入侵者......首要目標——擊殺入侵者......」
 
我撓着的人質,血已流在他一手臂上,染成了完全的紅。他驚叫一聲,便要轉身掙脫,一下踩在我的腳上,一時痛楚,我鬆開了手。他轉身,走了兩步。我直轟他的後腦。血花四濺。我背後的門亦打開了。外面全都是人,架着機槍。
 
我跳到一邊。槍聲不絕於耳,牆上彈孔像蜜蜂窩一樣。外面人們都穿着避彈衣、戴上面罩,與其他保安都全不相同。我呼一口氣,感覺到自己要死。
 
我摸着手槍,向外反擊,不過我已被包圍住了,我零星發射的一兩發子彈,與他們機槍的交響完全不能比擬。被他們壓制在裏面,我也不能好好瞄準。槍聲越加接近。我卻動彈不能。
 
呯的一聲,一架吉普車從外面直剷進來。玻璃爆開,散了一地,機槍向吉普車狙擊,不斷打在它的車身上面,彈殼不斷落地。駕駛席上的,是一個左眼瞎了的男人。


 
「右眼!」我對他大叫。
 
右眼握着軚盤,咬着牙:「上車!」
 
他旁邊的位置上,便是NiKo,她握着火箭炮,向車汽開火。一團黑煙成了一條直線,直向外飛,然後爆炸。爆炸的紅光映在她的臉上。
 
我馬上跑前,打開車門,坐到後座。右眼馬上倒後,轉彎,吉普車直剷出去。這時候,天空上又排滿直升機了。像我們沒逃離過一樣。
 
右眼狠狠地罵:「你們做事還是不用腦啊!!這裏是Google!」他的眼神,像要殺死我們。
 
上車時候沒有為意,我已一把挨在Ayu身上,仰起頭便見她的下巴。以及胸部......我即時嚇到,馬上便坐正了。
 
「對不起!」我向她道歉。
 


Ayu定着眼,看着我的背脊。NiKo也擰轉頭。他們的反應竟一模一樣。
 
「你的背脊......」NiKo驚詫地說。
 
右眼一個急轉,又把我和Ayu拋向了另面的車門邊了。
 
慌忙間我跟着擰轉頭,摸着自己後背,卻發現冰冰冷冷的。我沒有流血,那裏只是破了一個洞,現出裏面的一些零件。右眼在倒後鏡上看見「它」時,也掙大了眼。
 
「應該是我逃出來的時候,中了一槍......」我自己都難以置信。
 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