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關者共有十多騎。座騎均是產自高地平原的烈馬,比綠洲角鬥場的標準戰馬要高大雄壯許多,而且馬性沉穩中帶著掩藏不住的暴烈好勝,看來是久經戰場的老練良駒。
  
至於馬上的戰士,則是招牌的皮甲背心,露出的手臂粗壯度雖不及頂尖角鬥士,卻是從長年暴曬的糙厚皮膚中,浮現出精實如鋼的肌肉線條。
  
他們腰間的彎刀,更是讓不少人聞之色變。草原彎刀,割頭顱如割草啊!這些草原土匪,多年來沒少到處下山殺人擄掠,綁票勒索,即使遠在此沙漠地帶,也多留下血腥痕跡。
  
帕提亞草原騎兵,是西大陸各地人民揮不去的惡夢啊。
  
斯巴達和亞述,為了打擊家純書瑤這來勢洶洶的對手,竟然連帕提亞騎兵這樣的人間共敵都請過來,索性讓外力直接干預角鬥場的競爭?
  




這不合規矩啊。
  
再說,斯巴達真有能力駕馭帕提亞騎兵?不會因此而引狼入室麼?
  
角鬥場上,這十多騎似乎沒有展開搗亂屠殺的意思。看來他們還是打算循規蹈矩地當打手。
  
騎兵隊中為首的,是一名帕提亞萬夫長。
  
他策馬踱步而出,從腰間拔出了彎刀,指向他們的對手。
  




「雖然我們帕提亞騎兵向來比較喜歡燒殺富人,對平民甚至低賤的奴隸則很少下手,甚至還多有同情,可是這次買兇之人出價太漂亮了,加上我們暫時調不出大軍來把這綠洲角鬥場整個滅了,那就勉強接下這筆生意吧。此戰後,要是你們還有活下來的,歡迎逃出角鬥場,加入我們帕提亞。」
  
赤城小隊一方,也有一騎踱步而出。
  
天佑同學沒有理會那名萬夫長,而是對敵群中某位小兵道:「噯,你不是在萊卡王帳中見過的冰系聖騎嗎?」
  
那小兵抬起頭來,看了天佑一眼,甩頭猛眨了幾下眼睛,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。
  
「赤城大人?」
  




「呵呵,你認得我啊。甚麼?原來不是所有的帕提亞騎兵,都被摩耶斯變成了喪屍嗎?」
  
天佑這麼一提,頓時就觸動到了眾帕提亞騎兵的神經。
  
「赤城大人!這話一言難盡啊!」
  
摩耶斯以天狼之噬控制了萊卡後,帕提亞確實是已經喪屍化,但畢竟還會有些漏網之魚,比如這位實力僅次於萊卡的冰火聖騎,就趕及帶著一小隊心腹逃竄下山,避過了一劫。
  
只是草原騎兵下到了平地,勢孤力弱,又沒了返回草原這條後路,因此也不敢像以往般肆意燒殺擄掠了。
  
接下這替人當打手的任務,實在是有點為勢所逼。
  
這萬夫長偽裝成小兵,也是以防被摩耶斯派來的人追殺,要儘量保住這位帕提亞僅存沒有被喪屍化的強者吧。
  
「藍雪琪共主已歸順夜王,騎兵王萊卡已淪為喪屍,那摩耶斯根本不把我們當人看的!還好在這兒竟然碰上了赤城大人!赤城大人!你在帕提亞族的民望極高,遠高於僅僅萬夫長的位置,只要有大人你在,我們就可以慢慢糾集其他逃亡下山的帕提亞人,我們還有東山再起的可能啊!」




  
所有帕提亞騎兵都流露出熱切的眼神。
  
「此事說得太早了。我們不是要先打一架嗎?」
  
「復興帕提亞就靠我們了,還要自相殘殺?這怎麼行?」那萬夫長畢躬畢敬地道,「不過我們也不好收了錢而不做事,那⋯⋯就拜託赤城大人跟我們做做樣子了。」
  
接著,馬戰展開。
  
然後現場觀眾看到,赤城小隊和把關者帕提亞騎兵,竟然在並騎繞場踱步。
  
赤城和那名裝成小兵的萬夫長,還在拿著刀劍在鏘鏘鏘鏘的過著招,不過那一手有氣沒力的花架子,比小孩子打架還要來得兒戲啊。
  
「喂,怎麼搞的?」
  




「帕提亞竟然打假的?難道是赤城小隊收買了他們?」
  
「比財力,家純書瑤不會比得上斯巴達跟阿述聯手啊⋯⋯太奇怪了。」
  
謝拉和胡里看到眼都突了。
  
由斯巴達花上的天大代價,僱來這批向來桀驁不馴的草原騎兵前來助拳。兩人只曾擔心過這些草原蠻子會不會乘機燒殺掠奪這綠洲角鬥場呢。
  
真是想都想不到,他們竟然會在戰場上放水!
  
「混帳!豈有這樣收了錢不做事的!你們若是不認真打,我們可不會付錢!」謝拉怒不可遏地喊道。
  
飆!
  
驟然一道可怕的弧形刀影飛來。




  
砰!
  
一柄彎刀貼著謝拉的耳朵飛過,狠狠插在他背後的石牆上。謝拉耳朵感到熱熱的,耳殻上的細毛都給這刀全部刮去了。
  
角鬥場上,那帕提亞萬夫長朝謝拉露出猙獰的嘴臉。
  
「我們帕提亞草原騎兵,不需要任何人指手劃腳,去告訴我們該怎麼作戰。」
  
萬夫長手中再次變出彎刀。由於他們是外來打手,因此不受格鬥場的戰鬥套路禁制所規限。
  
「你們若是少付了一個銅板,老子殺你全家。」那萬夫長道。
  
謝拉氣到發抖,卻不敢繼續刺激這位草原騎兵啊。
  




帕提亞騎兵隊,跟赤城小隊打成一片了。
  
「既然大家都在赤城大人的麾下,那就是自己人了,客氣甚麼?」
  
他們不止故意拉長『戰鬥』時間,讓受傷的畢拿等人把握機會恢復喘息,甚至無聊起來,還在教鍾永賢和黎強騎馬呢。
  
戰鬥放水,這可是觀眾們最不能接受的事了。
  
「退錢啊屌那星!老子的寶貴時間,不是用來看你們在這裏教人騎馬!」
  
「我們要見血!我們要暴力!」
  
從觀眾席上,開始扔下各種物件,以發洩這悶場的不滿。
  
帕提亞騎兵向來就不是些會討人喜歡的,他們當然不會在意群眾的噓聲,甚至還很享受神憎鬼厭的感覺呢。
  
這一玩,竟然玩了足足兩個小時。
  
「謝謝,我已經恢復八成狀態了。」畢拿生猛地蹦跳著,擺幾個姿勢展示肌肉,展現出強大的爆炸力。
  
天佑等人都得到了充份的休息。
  
喜出望外的是鍾永賢。
  
「我剛才殺了那頭⋯⋯甚麼獸之後,似乎觸及到一個『暗合神意』的精神狀態,神力得到快速恢復!甚至剛剛我的神術還升級了。」
  
押注了家純書瑤的,這下爽歪歪了。
  
凱旋十八門通關了三份之二,結果赤城小隊雖然減員三人,可是剩下來的隊員,狀態似乎跟剛開戰前無甚分別,甚至還升級突破了。
  
天佑道:「我們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,看來也該玩夠啦。」
  
「遵大人命!」
  
以萬夫長為首的一眾帕提亞強者,同時主動下馬,向天佑下跪投誠。
  
「我等誓死跟隨赤城大人,並尊大人為復興帕提亞的不二領導者!」
  
把關者竟然向挑戰者臣服了,還有比這更荒謬的事?
  
「我們也要加入赤城小隊,助領導者大人通過凱旋十八門!」
  
這就太離譜了。
  
首先按凱旋十八門的規矩,就不得臨場加人啊。
  
結果,這一班從把關者大門出來的帕提亞騎兵,在關卡結束時,竟然從挑戰者那邊的大門出去⋯⋯
  
最慘的是謝拉啊。
  
其實他已經夠深謀遠慮,查出了赤城此人當日是被帕提亞人賣來當奴隸的。理論上,帕提亞跟赤城應該勢成水火才對啊?怎麼現在又好起來了?
  
想不通啊!
  
借帕提亞這把彎刀來殺人的如意算盤打不響之餘,尾款還是要付呢。這一筆僱用費,相等於整個斯巴達家族好幾個月辛苦賺來的利潤啊。
  
第十三關。
  
只見把關者大門那邊,走出來的是兩排共幾十名包頭掩面,身上長袍卻是繡滿了咒文的怪異人物。
  
「沙漠巫師?喂!這一關不是用法術來屈機吧?這太過份了!」畢拿抗議道。
  
被畢拿稱為沙漠巫師的團隊,自行圍了一圈,然後結起手印,唸唸有詞⋯⋯
  
一座沙丘砌成的堡壘,緩緩從地上升起。
  
不只是天佑等人,甚至全場觀眾,都是大大嘩然。
  
見貴賓席上的胡里一臉意氣風發的樣子,而謝拉則是又羨又妒,一看即知到底誰是這座沙丘堡壘的金主了。
  
「畢竟對於各關的把關人選,還是不太放心,所以我索性把我家鄉亞述的一座橋頭堡壘,直接召喚過來了。阿述被譽為沙漠地區第一堅壁,這座橋頭堡的防禦力,功不可沒啊。」
  
其實亞述、斯巴達等,跟家純書瑤都一樣,在西大陸沙漠地區都各自擁有一個王國作為基地。在綠洲角鬥場的經營,說穿了其實只是一門撈錢的渠道吧。
  
「竟然把自己王國裏的一座堡壘,直接召喚到角鬥場來?這也太浮誇了吧?」
  
「財大氣粗啊⋯⋯」
  
一時間,觀眾席上『癡那線』之聲不絕。
  
除了原汁原味地變出一座阿述堡壘來之外,還附帶上百人的守軍。
  
當召喚法術全部完成之後,那一隊沙漠巫師們便是名符其實地人間蒸發,只剩下一堆頭巾和長袍散落在地上。未幾這些衣物都漸漸消失了。
  
謝拉滿臉忌憚的道:「你、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?」
  
胡里道:「呵,既然這張底牌已經曝光,我也不妨告訴你了。其實這是我在王國地底某處所挖掘出來的一項系統成就獎賞。」
  
「原來是系統獎勵啊⋯⋯」
  
「我為了出力守住關卡,連自己老家的橋頭堡都調過來了,算得上是盡心盡力了吧?」胡里哈哈大笑,「赤城小隊,就敗在我阿述的親兵手下吧。」
  
第十三關,沙漠攻城戰。
  
攻城時限為一個小時。
  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阿暖的官網:https://www.warmisland.com
阿暖FB:http://www.facebook.com/warmisland (出文會有通知)
阿暖Instagram:@warmislandpublish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