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屏幕仍在倒數計時,也就是說,大戰還沒有正式爆發。
  
這些衝到場上的無垢者,應該就是甘願投誠的現場觀眾了。
  
可是才三名無垢者,衝向多達數百人的精英角鬥士?這是甚麼玩法?
  
「無垢者會絕對聽從奴隸主的命令,即使是要他們直接衝去送死,他們也是毫不猶疑的。」
  
一名熟悉無垢者的精英角鬥士道。
  




「大概有指揮官向某些無垢者下了命令,讓他們不顧一切先攻擊可以接觸到的最強者吧?」
  
這樣總比優先殺平民要好一些吧。
  
「別小看這些無垢者⋯⋯」畢拿等人都沒有小看這衝過來送死的寥寥幾人,紛紛握緊武器,準備迎戰⋯⋯
  
「由平民變成的無垢者,能強到哪裏去了?我就先搶個頭功,也好好挫一下對方的士氣!」
  
一名沒有跟大夥兒扎堆,自個兒跟幾名同伴搞小圈子的獨眼角鬥士,無視了畢拿等人的警告,直接就朝敵人衝了過去。
  




「死吧!」此人一刀劈向衝在最前的那名無垢者!
  
鏘!
  
那無垢者以臂盾接住了這一刀!獨眼龍大大震驚:「我以17階鬥氣的全力一擊,竟然被這平民擋住了?」
  
這獨眼龍在被抓來當角鬥士前,大概並沒有在這附近混過,因此根本不了解無垢者的底細。他一招並未得手,已知是嚴重低估了敵人,但一時卻拉不下面子向不對頭的畢拿等人求救,只得咬牙拼命作戰!只見他不要命的瘋狂進擊,每一刀都是全力爆發,連番劈落在無垢者的臂盾上,硬是把對方壓逼到且戰且退!
  
連砍到了第六刀!鏘!似乎是這無垢者首先手軟了,持盾的手臂被獨眼龍的刀勁猛然震開了,露出毫無防備的半邊身軀⋯⋯
  




「首功是我的了!」
  
大刀砍在無垢者的肩甲上!
  
鏘!
  
那獨眼龍的表情僵住了。
  
「怎麼我的大刀,竟然砍不進這傢伙的身體裏?」
  
黃銅肩甲抵不住刀刃,確實是被砍出一道大裂縫來,可是肩甲以下的肉身,卻是堪比精鋼,這一刀只能傷其皮肉,流了點血,可是別說要把對方斬成兩截,卻是連骨頭都沒有砸斷一根。
  
「怎麼可能?」
  
這獨眼龍為了這致命一擊,已是奮不顧身了。要是未能得手的話,就只得向對方露出全身破綻了。




  
那無垢者快刀一掠,就把這獨眼龍斬飛,濺血倒地!
  
他的同伴連趕去營救都來不及,就眼睜睜看著同伴被殺了。
  
「無垢者的最大秘密,其實是透過一道以『去勢』作為代價的秘法,把人體的潛能催動到了極限!即使是平民,變成無垢者後,也可擁有相等於17、18階鬥氣的戰力。而這道秘法的最強大之處,是去勢者將會生成『無垢不壞之體』。無垢者的身體強韌程度,即使是平民肉身,也能媲美爆肌三、四級!要是本來就有爆肌之體的話,就只會變得更厲害了。」
  
「也就是說,即使是由雜魚變成的無垢者,也擁有相等於17、18階鬥氣以及三級爆肌的戰力麼?」
  
「簡單說,無垢者是沒有雜魚的,每一個人都是精英!」
  
弄清楚無垢者們的真正實力後,在場的角鬥士精英們,心情都有點凝滯。
  
「讓老子親自出手,扳回我軍氣勢!」
  




畢拿衝向那三名無垢者。他提起三頭斧道,腦海隨即出現之前接收過的屋大維近戰傳承。
  
原來這傳承雖然可以應用於徒手近戰,但其實配搭著這柄專屬武器,才能發揮到淋漓盡致的境地。
  
畢拿旋身邁步,透過離心力積蓄力量,然後把巨斧往橫一甩!
  
那無垢者也是使出其兵種的標準套路,把身體緊繃成一團,集中全身力量,以臂盾去擋。
  
砰!
  
擋不住啊。
  
這無垢者被硬生生砍至雙腿離地,整個人從盾到手臂以至身軀,都給三頭斧的撞擊力砸至完全扭曲,不知碎了幾根骨頭,變成了一個『C』字。
  
一斧就把這無垢者廢了。




  
「無垢不壞之體?砍下去是有點硬啊,可是也不過媲美爆肌三級罷了。」
  
然後畢拿沉膝一躍,當頭給這無垢者劈來解脫的一斧。啊不其實沒有解脫,因為變成了無垢者之後,即使被強返,春袋依然不會生回來,除非回到無垢者總部的寶貝堂,把被秘法禁制的寶貝搶回來吧。
  
還有兩個無垢者。
  
畢拿踏著大開大閤的步法,一個迴身砍在其中一名敵人的臂盾上,此人被震至雙膝斷裂,直接跪地。畢拿橫斧一扳,把他像是打網球似的一斧拍出,讓他跟另一名無垢者狠狠撞成一團。
  
畢拿乘勢追擊,兩三下扳斧,把兩人都清脆強返。
  
畢拿獨力斬殺三名無垢者,霎時場上士氣大振。
  
「畢拿變強了許多!拿到鬥神傳承以及全副裝備之後,簡直脫胎換骨了。」
  




畢拿轉個頭來對大伙兒道:
  
「你們都看到了吧?這些無垢者當中,是沒有雜魚的。平民尚且如此,要是本來就有修煉底子的話,就更不能小覻了。掂量好自己斤兩,別胡亂送死,能以多打少的,就別玩單挑了!總之能殺一人就是一人,我們一步一腳印地作戰吧!」
  
只見角鬥場四周,又有不要命的無垢者們衝殺過來了。
  
大戰尚未爆發,角鬥場上便開始了激烈的戰鬥。
  
由於進場的無垢者數量還是不多,在人數佔絕對優勢下,角鬥士陣營還沒有遇上很大的險情,甚至可以當成大戰前用作了解敵人的熱身作戰吧。
  
天佑同學也加入戰團。
  
他提著的,是鬥神安東尼的兵器『伽南之矛』。在制式上,這算是一根短矛,跟天佑手臂長度差不多,適合單手使用,極之輕便。
  
安東尼近戰傳承,在天佑腦海浮現。
  
只見他以壓低身軀,近乎是摀下身子般的疾行姿勢,高速朝向一名敵人襲去,然後,單手持矛刺出!
  
這姿勢,就像是把整個身軀近乎極限地拉長,整個人就變成了短矛的一部份,是為人兵合一。
  
那無垢者連提盾擋格都來不及,就被短矛刺入了眼窩。當場強返。
  
天佑手一抽,把長矛揪了回來,一個剎步轉向,又是閃電般的一刺!這下是刺中了第二名無垢者的脖子,對方同樣來不及作出任何的防禦。
  
神聖羅馬系的短矛術,強調一往無前的疾速和鋒銳無比的突擊,求一擊即殺,不戀戰,而且敢於深入敵陣作出擾亂。這連續進擊的風格跟維斯洛特騎士劍訣有相似之處,但在天佑眼中,更是跟摩耶斯的神聖羅馬劍術理念如出一轍。
  
天佑這麼走了一圈,就已經有六、七名無垢者裁在他的長矛之下。
  
無垢者沒有雜魚是真的,每對付一個敵人,天佑也得要認真而且同力打,這才能做到一擊即殺的效果。雖然看起來是很輕鬆,可是想想這角鬥場外等著他的,是數以萬計的無垢者啊!要是一招只能幹掉一人,那要打多久才能把這麼多敵人打完?
  
「我屌那星,怎麼總是砍不下去!」
  
天佑眼梢瞄到一組對決,兩名精英角鬥士圍攻一名無垢者,卻是大落下風!這無垢者前身大概不是平民,因此投誠變身之後,乍看就有五級爆肌的防禦力,當然怎麼砍都砍不進去啊。
  
天佑欺身而至,從那無垢者的背後一矛刺過去!
  
這無垢者果然不好欺負,竟然及時轉過身來,勉強提起臂盾就要擋架。
  
伽南之矛頓變殘影。
  
二段攻擊。
  
刺後背是虛攻,天佑巧妙把手一鬆,然後握著短矛的前半部,那就只需稍為把手往後抽,就讓短矛產生殘影而同時蓄勁,接著就是轉往敵人下巴的第二擊。
  
全力一刺!
  
這名有點強大的無垢者,被伽南之矛捅飛到半空中,身影變淡消失。
  
「赤、赤城大人,謝謝你相救。」
  
「注意戰力差距!打不過就跑,把太強大的敵人引向我、畢拿或鍾神父那兒,由我們來處理。我們兵力太過薄弱,一個也不能少!」
  
「是、是的!」
  
鬥神安東尼的傳承當中,似乎也包含了縱觀大局的閱讀戰場能力。天佑放眼一看,從一片混亂的戰場當中,驟然就看出了幾個戰力錯配的作戰點,需要強者介入來扳回劣勢。
  
天佑於是提矛親自參戰,解救那些陷於劣勢的作戰點,並指導戰友們如何協同作戰,保存戰力。
  
赤城的強橫早就讓人懾服,再加上他的建言,都是簡單直接的行動指令,一聽即懂,而且語氣果斷決然,給予同伴一種可以信賴的安心感。
  
這些來自各個勢力的角鬥士們,向來只視赤城為對手的,來到此時同仇敵愾,都不自覺地聽從了他的指揮。
  
『逐一親自去教,效率還是有點低啊。』
  
天佑靈犀一閃。他變出了凱旋錦旗,插在肩甲上,讓錦旗在不用手握之下,仍然在他頭上飄揚。
  
「你們幾個跟著我,我示範一次針對無垢者的小隊作戰。」
  
天佑隨手點了幾人,他們也就二話不說跟上來了。
  
「戰士們,參考我的小隊作戰!」
  
天佑帶著幾名精英角鬥士,示範了一次以容易模仿為主的小隊作戰方式,大致上以隊員們作為輔助牽制,讓小隊中最強者作主力進攻。
  
在混亂戰場上廝殺,也不需要太複雜玄妙的戰術,重點是戰友之間的彼此互信,對戰術執行貫徹到底罷了。
  
凱旋錦旗威能顯現。
  
天佑同學的作戰示範,隨即複製到肉眼可見範圍的十多個小隊去了。作戰效率驟然大大提升。
  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阿暖的官網:https://www.warmisland.com
阿暖FB:http://www.facebook.com/warmisland (出文會有通知)
阿暖Instagram:@warmislandpublish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