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慘的是,增加進來的四個人,一個比一個強。本來的挑戰對手桑恩,其實是當中最弱的。
  
「慕華,你到詹姆身旁待著,讓他保護你。」天佑道。慕華點點頭,就依言站到詹姆身旁。詹姆身周被一個球狀結界包圍,這是雙向禁制,既不會受到系統敵人攻擊,他自己也不能出手。
  
「哇哈哈哈⋯⋯這小子被鐵民之絆封禁了魔力,我們大可拉開距離,亂丟魔法弄死他!」
  
維肯首先撤後,然後伸出雙手,凝聚魔力,集合四周游離的水元素。一道水螺旋漸漸擴張蓄能起來。
  
蘆廣仲也是拉開了距離,他甚至懶得蓄能,變出一張臂弩法寶,直接瞄準天佑的頭顱,就射出了殺人的弩箭!
  




可笑的是,在現實當中,維肯的魔法,蘆廣仲的弩箭,都沒機會對天佑使用過,就被GG了。他們的遺憾,只有靠機緣投影來彌補啊。
  
「喂!你們不能搶去我的對手!」
  
桑恩也搶上前來,子爵劍已然出手,誓要把天佑砍成碎塊。
  
「這鐵民之絆已經不能阻我了。」
  
天佑猛的全身一掙,爆肌七級的肌肉暴力,全力爆發!
  




鐵民之絆寸碎!
  
天佑的爆肌修為,再一次成為破解系統屈機的關鍵手段。
  
鬥神戰魂燃燒!
  
正在威風凜凜地展示子爵劍的桑恩,見到天佑毀掉鐵民之絆,已經嚇到噴出鼻涕;然後他見到對方身後赫然出現一個鬥氣燃燒的巨影,連小兒濃痰都噴出來了。
  
「我、我還有87點皇命值差距⋯⋯」
  




有卵用咩!
  
維斯洛特騎士劍訣.帝王劍!
  
大惡龍雀揮出百道連綿劍影,直把桑恩斬到了仆街!
  
解決了一個之後,天佑回身一看,維肯已經蓄能出一道直徑兩米,長四、五米的水螺旋來。
  
「看我的自創聖域魔法.鐵民水龍鯊!」
  
水龍旋驟然暴射而出,尤如一條長著鯊魚頭的長龍,張開可怕的巨嘴,噬向天佑。
  
「讓我教你怎麼使用聖域水系魔法吧。」
  
天佑使出海皇馭水。




  
酒館全場的飲料啤酒等,全部暴射集中到天佑身前,形成一道卷心浪般的屏障!
  
水龍鯊轟至之後,便順著這卷心浪,翻了半個後空翻,反朝維肯轟去!而且這水龍鯊還摻雜了啤酒的小麥顏色,已經被天佑所操控了。
  
不應該跟無罪聖域的人比拼魔力啊。
  
維肯雙腿發軟,動彈不得,就這麼眼睜睜看著這道『叛變』了的水龍鯊,把自己吞噬了。
  
蘆廣仲呢?
  
這跳樑小丑早在天佑掙開鐵民之絆前,就被爆旋陀飛輪先擊碎弩箭,再輕輕割一下脖子幹掉。出手這麼輕,畢竟天佑到目前還不知道蘆廣仲是害過他的壞人啦。
  
現場就只剩下艾鯊和赫倫了。
  




艾鯊單膝跪下來。
  
「艾鯊願意歸順赤城大人,成為大人永遠的忠誠夥伴。」
  
鐵民第一戰將紅心赫倫,卻是祭出他的長槍『金光紅塵』,銳意死戰。
  
系統閃出了『是否接受艾鯊投降』的命運選擇。
  
而對赫倫,卻是沒有選擇。
  
赫倫以嘶啞的嗓音一陣狂嘯,然後便是提槍猛地衝來,沒兩個眨眼,奪命槍尖已是直指天佑的面門。
  
「赫倫,我知道你是一名情操高貴的騎士。你所恪守的騎士道德和精神,甚至看得比自己的生命更加重要。」
  
天佑不閃不擋,直直盯著長槍撲面而來。




  
噗哧。
  
金光紅塵就在天佑的鼻尖前停了下來。
  
可是那噗哧之聲從何而來?
  
「哇哈哈哈⋯⋯你認為老子會是願意屈服於任何人的嗎?對維肯時不會,對你也不會!」
  
艾鯊趁著天佑心思都在赫倫上時,伺機偷襲!他的鯊齒刀,深深砍進了天佑的側腰,鮮血迸流。
  
「咦?」
  
七級爆肌的鎧甲化肌肉,一個強勁的收縮,死死夾住了鯊齒刀,不讓刀鋒繼續鋸進去⋯⋯
  




砰!天佑一腳踹在艾鯊的腹部上!踹得艾鯊抱著肚子跪在地上,不住嘔出黃膽之水。
  
天佑蹲下來,一手捏著艾鯊的耳朵。他身上變出了虎軀一震鎧。
  
震!震!震!震!震!
  
不屈啊嗱!
  
連續的精神衝擊,直把這桀驁不馴的艾鯊,洗腦成心甘情願替天佑舔鞋底的奴才。
  
「主人,艾鯊對你的景仰,有如滔天海嘯,連淹神都要動容啊!」
  
「動你老味!斬我一刀,能就此算了嗎?」
  
天佑騎著艾鯊,就是一輪暴力的猛揍!
  
「揍、揍得好啊大人,艾鯊⋯⋯就是欠揍⋯⋯」
  
直把艾鯊揍到只剩一口氣,天佑才一腳把他踢開。
  
他喘著氣地轉過身來,看向赫倫。
  
赫倫雙膝跪下。他的雙肩微微顫抖,而地上漸漸滴落著透明的熱淚⋯⋯
  
『鐵民島赤城,你願意以艾鯊之傷在試煉完結前都無法恢復的條件下,換取獲得系統角色「紅心赫倫」的契機?』
  
「當然,那還用說嗎?」
  
天佑同學得到了『赫倫的紅心』。
  
「這是甚麼回事?」天佑手上突然變出一顆噗噗跳動的血淋淋心臟來,有點不知所措啊。
  
要給赫倫嗎?可是赫倫身影一淡,這投射出來的虛影已經完成任務了。
  
天佑只得又把紅心存放在貓耳貝殻裏保管。
  
赤城獲得了『艾鯊的鯊齒刀』。
  
赤城獲得了系統角色『艾鯊』。此角色將會在赤城登出逐鹿版圖之日,方可領取。
  
天佑一翻白眼。別的沒收到,竟然就收了這個猥瑣的人渣啊。
  
不過由此可以證明,逐鹿版圖裏的系統角色,果然是可以帶出去的。
  
赤城學會了聖域魔法『鐵民水龍鯊』。
  
赤城學會了魔力系刀法技『鐵民之絆』。
  
收穫很多。
  
「不過鐵民之絆變成了刀法技?」
  
天佑盯著已被系統還原成『原廠設定』的艾鯊⋯⋯
  
「主、主人不要啊⋯⋯」
  
「鐵民之絆!」
  
艾鯊連閃躲都閃不了,就像是被鐵鏈綑綁全身,任由對方斬來似的!天佑一記鯊齒刀,就把艾鯊砍爆消失了。
  
「出招之時,對方將被強制大字形定身?這不是好爽?」
  
雖然可能面對強敵時,這一招的定身效果會被削弱,但在出招同時限制對手活動能力的威能,確實是很屈機!
  
這一段的挑戰,應該就這麼完結了。酒館重新歌舞如常,不過所有鐵民島特色已經消失,變成一家完全陌生的酒館。慕華也已消失不見。
  
詹姆對他舉起了酒杯。
  
「你所推薦的啤酒還剩下半杯,也沒有失去鐵民風味。要嚐嗎?」
  
天佑接過啤酒,一飲而盡。
  
「可惜啊,」詹姆拍了拍天佑的肩膊,「要是你剛才還剩下些鐵民皇命的話,將可以把數值重新分配在其他皇命上。這也是這個試煉的主要目的:去蕪存菁。」
  
「謝謝你帶我來。」天佑沒有看向詹姆,但語氣卻是有誠意的。
  
詹姆只是聳了聳肩。
  
「看來你好像得回了一些不願意失去的重要之物。我是土生土長臨冬人,見慣了系統角色的來來去去,清洗記憶又再輪迴甚麼的⋯⋯把系統角色變成實實在在的人?這是怎麼樣的佔有欲啊?」
  
「真是灑脫啊⋯⋯」天佑苦笑。
  
「我只是沒有遇上值得我犧牲的人罷了⋯⋯又或者說,曾經有過,但是那個人漸漸變成我不認識的人了。」詹姆想起的是他老婆希芙吧,那個縱容喬楚變小瘋帝的太后。「這就是人類比不上系統角色之處吧?人類⋯⋯變了就變了,不能返回角色原始設定啊。」
  
天佑也拍拍詹姆的肩膊。
  
兩人回到了主街道上,果然兩旁的街境都不再是鐵民島的風格了。
  
天佑直覺感到這一段區域已經沒有更多機緣了,於是便大步前行,沿著螺旋狀通道往下走⋯⋯
  
走著走著,街景漸漸變化⋯⋯
  
「咦?這不是凱旋城的街景?我有凱旋城血統值嗎?」
  
「這是每一個冊封騎士都有的。你查看一下腕錶?」
  
天佑看了一下,果然有堂堂『1點』的卡里蘭皇命值。這是大仲馬為他冊封騎士時所得到的。嚴格來說,東大陸冊封騎士的終極效忠對象,都是凱旋皇室,因此這皇命值算是成為騎士的入場券吧。
  
「我只有1點皇命值,這一關的挑戰不是很簡單?」
  
果然,大街前方,有一名對手在攔路。
  
那人是個侏儒,滑稽地以外行人的手法,握著手上的鑲金寶劍。而且他渾身顫抖,一副就是隨時要掉頭跑路的樣子。
  
「唔那係嘛?」天佑忍不住笑了,「泰里安當我的對手?還要是當頹廢皇叔時的泰里安?我吹口氣去他就掛了吧?」
  
然後系統訊息就來了。
  
『桂冠戰神赤城,你願意以你的桂冠戰神頭銜,來交換頭盔類法寶專屬的「桂冠華蓋」嵌入插件?』
  
天佑看向詹姆。
  
「你知道規矩啊。你自行決定好了。」詹姆道。
  
「還用說嗎?當然是要換啊!」這桂冠戰神頭銜,在如今夜王系列已經展開,終極一戰如箭在弦的情況下,已經沒甚麼應用的價值了。想來夜王見到他的桂冠,也不會強制下跪吧?
  
天佑得到了『桂冠華蓋』。
  
擋著前路的泰里安,也就身影一矇,然後兀自變大⋯⋯變成了魔嶽。
  
兌換獎賞,從而就提升挑戰難度,這也是在天佑預期之內了。甚至對手換成了魔嶽,天佑都猜到了會是這樣啊。
  
「幸好這魔嶽不是血機甲傀儡狀態,我就只需要克服皇命值差距罷了。可是這魔嶽的皇命值是幾點?⋯⋯298點?」
  
天佑盯著詹姆,一臉是『你玩9我啊?』的表情。
  
詹姆道:「那個時候的魔嶽,皇命值跟我直接掛勾啊。我是幾點,他就是幾點。系統已經沒有用難度等級來為難你了。」
  
「你的存在,就是反映著難度等級啊!」天佑抗議道,「那麼說,你這個所謂的引路人,其實就是一個難度增幅器?」
  
詹姆帶著一臉壞笑。
  
「別這麼說啊,挑戰難度越大,得益越大嘛。」
  
298點皇命值的魔嶽,揮著他的巨劍,全力朝只有1點卡里蘭皇命值的天佑殺來!
  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阿暖的官網:https://www.warmisland.com
阿暖FB:http://www.facebook.com/warmisland (出文會有通知)
阿暖Instagram:@warmislandpublish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