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下來,天佑也不躲躲藏藏的了,直接就大踏步逆行而去,朝永夜宮殿的夜王所在前進!
  
這一路上,遇見的是怎麼樣的喪屍大軍,一見到引發著天地異變的『赤城大屍』走過來,都是紛紛伏地稱臣,而且目光閃爍,滿心期待可以獲得大屍的指名寵幸啊。
  
對,就是寵幸。
  
在天佑的立場,這大群嘔心可怖的喪屍,漸漸變成了他可以隨意洩欲的後宮了!(發洩煉化夜晶的欲望啦)
  
既然知道無法憑個人之力全滅夜王軍,天佑也就索性隨心所欲地挑食了:夜行者甚麼的他都已經看不上眼,能夠得到大屍妙手一指的,都是夜魔級起跳的了。
  




只煉化夜魔級的夜晶,令天佑的喪屍等級提升得比較有效率,但當他到達喪屍60級之後,升級速度又變慢了下來。因此他連手掌皮都磨破了,煉化了不知幾百夜魔級夜晶,喪屍等級還是才到64級,竟然還未能突破成夜行者。
  
雖然收了那夜魔當小弟,可是天佑也不敢問它喪屍要升到幾級才能進階到夜行者:因為現在所有喪屍眼中,天佑就是個超越夜魔的神秘存在,只是外貌返璞歸真到跟雜魚有點相似。他要是多此一問,人家一旦想到『咦原來赤城大屍的本尊是條雜魚?』這不是自找死路嗎?
  
因此天佑也只有默默心裏納悶著,究竟他的雜魚之路還要再走多遠,才能提升位階了。
  
這一路逆流北上,那頭夜魔一直默默替天佑打下手,沿途開路,又祭煉夜晶供他吸收,完全順從,就除了偶爾會眼神諷刺他一下。天佑也覺得沒甚麼,還覺得這夜魔似乎殘存人性,有點親切感呢。
  
這夜魔又畢恭畢敬的上繳了五枚夜晶。
  




天佑想了想,把一枚夜晶丟回到對方手上。
  
『?』
  
『打賞你的。』天佑道,見對方還是呆呆站著,便又補充道:『你可當作是報酬吧。就是發工資了,出糧啊,還是聽不懂嗎?』
  
『在下知道打賞是甚麼意思,可是大屍閣下⋯⋯』
  
『你是想問我堂堂大屍為何要出手賄賂討好你吧?』天佑挺了挺胸膛,『我就是喜歡,不行嗎?』
  




驟然間兩主僕的氣氛變得有點曖昧。
  
夜魔無聲接受了夜晶,當場煉化了之後,又再繼續前行領路。天佑滿臉狐疑地想:『怎麼我好像有一剎那覺得這夜魔好像害羞了?夜魔不是無性生物嗎?』
  
而更讓天佑覺得詭異的是⋯⋯他為何會如此理解這夜魔的心情啊?簡直就好像是⋯⋯工蜂威能被觸發了似的。
  
『這⋯⋯你有名字嗎?』
  
夜魔停下步來,緩緩轉身,回眸,那綻開四瓣的臉龐在詭異蠕動⋯⋯這真是史上最恐怖的回眸一笑!
  
『生前的名字已不記得,變成夜魔後則沒有名字。』
  
『那你應該要取一個名字啊。』
  
『名字這種東西,有意義嗎?』夜魔反問,語氣中見悲涼。身為喪屍,受本能驅使,應該沒有所謂『意義』這種東西,存在目的就是依依啊啊然後追著活人來咬吧。確實這樣純功能性而沒有個性的大群體,實在沒有必要以名字來區分彼此。




  
可是眼前這具夜魔,是有點不同的。
  
它有惻隱之心。繫在它腰間的那個夜魔頭顱,說不是是它生前重要的人,至今仍然殘留著思念。
  
再說它如今作為歸順自己的小弟,當然就跟其他喪屍不一樣了。
  
『呃,要是有名字的話,以後本大屍要奴役你去做事,就不用喊一聲「夜魔!」然後滿街上好幾十個夜魔轉過頭來看我了。』
  
夜魔呆立,像是思考了一會兒。
  
『請大屍賜名。』
  
『⋯⋯就叫小夜吧。』
  




小夜無聲轉身,繼續幹活去。也不用赤城大屍指點了,直接就是見夜魔就殺然後獻上夜晶⋯⋯
  
為何天佑要任由這小夜帶路呢?
  
因為小夜帶引的方向,正好就是天佑手握古地圖的捷徑所在!
  
一主一僕已經遠離了所有南征的夜王軍,眼前一片狂風暴雪當中,就只剩下一片漆黑當中矇矓隱現的山影⋯⋯話說天佑喪屍化之後,夜間視力大有提升,可能由於喪屍本來就是夜行性物種吧。
  
總算來到了密道入口,那是位於兩座雪山之間的迂迴小路,乍看是瞧不到盡頭在哪裏,可是根據地圖所示,通道彼方應該就是夜王宮殿的後花園。
  
就在此時,兩人身後突然出現了大動靜!
  
「天、天佑同學,救、救救老子⋯⋯不,求求小弟啊!」
  
來者不是別人,又是那個摩耶斯!




  
而在摩耶斯身後,多達上百具至少是二星夜魔級別的強者,在對他展開瘋狂追殺!這當中還包括了有翅能飛的三星夜魔!
  
這摩耶斯在完全沒有掩護手法之下,竟然還能緊追天佑到這裏來!可是他也拉出了大量的仇恨,追殺著他的強者陣容,已經遠超過他能應付的程度。
  
只見摩耶斯渾身是傷,被追殺到連超循環都來不及喝了。
  
「你要朝哪個方向逃命不好?偏偏又要把我拖下水?」天佑的白眼都翻到上泥丸宮了,被摩耶斯這麼一閙,他要走捷徑一事還有誰不知道啊?
  
「我也是逼不得已啊!有得選擇的話,我悄悄跟在你們身後不是更好!這一段路沒遮沒掩的,我不暴露身影硬著頭皮跑這一段,就得被你們甩開了!」
  
摩耶斯是鐵了心要對天佑死纏爛打了。
  
「天佑,我們可以組隊啊!最多我應承當你的副手,當擊殺了夜⋯⋯」
  




這話可不能讓摩耶斯說出來!
  
天佑連忙丟出綑仙絕殺,先把摩耶斯的嘴巴封得死死的,再把他甩過來身邊後,小夜趨上前來把這煩人精暴打一頓!
  
「為、為甚麼要打我?」
  
「不閉嘴就繼續打你!」天佑轉換回喪屍語:『小夜!專門打臉!別把腦漿打出來,我要留活的!』
  
小夜這就狠狠把摩耶斯揍到沒脾氣了為止。
  
天佑也是用心良苦,他不狠狠揍摩耶斯一頓,豈不會被誤會是人族間諜?
  
只見那上百名夜魔強者,已是殺到天佑身前來!它們見到天佑和小夜,只道是跟他們搶那長毛人族的,當然不肯就此相讓!
  
天佑高舉千面之劍,展露大屍之威!
  
那眾多夜魔強者,隨即跪了一地,對這位大屍所展示的浮誇虛象感到震懾不已⋯⋯
  
『大、大屍啊!』
  
現場大概只有摩耶斯能看穿天佑的底細。天佑變成喪屍之後,摩耶斯吃過他一拳,根本是弱到不值一提⋯⋯他如今之所以展現出大屍風采,肯定是靠著法寶威能,在無料扮四條。
  
『求求這些夜魔千萬不要看穿天佑的老底啊⋯⋯』
  
就連那十多具三星飛行夜魔,也紛紛降落。
  
儘管它們對天佑大屍也是感到忌憚不已,甚至有兩個已經不由自主跪下來的,可是剩下來的人,似乎目光中帶有懷疑。
  
而這當中看來最強大的夜魔,竟然企圖接近天佑。雖然它看來態度還是恭敬的,但看來也想要試探一下這位大屍的實力。
  
夜魔進化到三星,個性中的桀驁不馴已經很明顯了,很難再憑氣勢就讓它們懾服。
  
『請問大屍位階?』
  
這夜魔伸出手來,這似乎是擊掌的邀請。但以天佑目前的底子,恐怕一擊掌之下,他整條手臂都會爆碎啊。
  
摩耶斯緊張得連大氣都不敢透啊:『你千萬別瘋到真的跟它擊掌啊!』。
  
還好小夜此時擋在天佑身前。
  
『大屍的貴體,豈是你這樣的雜魚能夠冒凟的?』注意文中喪屍語均是經過了修飾,根據其語氣態度及當時場景而豐富了措辭。喪屍語詞彙極少,主要靠著語氣助詞的音量或尾音變化來表達不同意思,直接翻譯的話可能句子有一半都是依啊依啊的,讀者會看得摸不著頭腦。
  
『我是雜魚,你又是甚麼?』
  
那三星夜魔一爪就是拍過去!砰!的一聲,只有二星的小夜給轟得整個身軀扭了大半圈,不少骨頭內臟即時碎裂。
  
天佑強自壓下心頭驚撼,不能被它看穿小夜就是他唯一的倚仗啊。
  
發揮大屍演技。
  
他輕蔑地冷笑一下,然後伸手一指。
  
他指向的,正是那最先下跪臣服了的一具三星夜魔,它應該就是三星級當中最弱的了。
  
『你,給本大屍獻出你的腐心吧。』
  
那三星夜魔被點中之後,渾身劇烈顫抖,似乎在感到無上尊榮當中,還夾帶著一點點的猶豫⋯⋯
  
指!指!指!天佑恨不得隔空就把它點爆啊!
  
最終在被連指四次之後,這三星夜魔的心防終被攻破,自剖胸腔獻出了深藍色的心臟。
  
那剛才打了小夜的夜魔也是大為震驚。能讓三星夜魔主動獻心的,恐怕連七魔將都做不到!這可是夜王陛下等級的威懾力啊。
  
它頓時覺得自己對這位大屍表現得太過無禮了!可是他要變換態度也已經太遲了。
  
小夜揮手把心臟吸扯過來,直接生吃!
  
咔嚓。
  
小夜突破至三星夜魔。
  
這可是厚積薄發啊,以小夜的修為,早就在二星巔峰到頂著天花板了,這下借一枚三星夜魔的心臟而突破,隨即實力飛漲,甚至還遠遠超過那打它的強者!
  
直接啖食心臟,當然小夜連身上傷勢也恢復了。
  
小夜一爪甩回去!
  
這三星夜魔給當場被打爆!肚腸四射!
  
小夜還很靈巧的只爪肚子,保存心臟完整,把其祭煉成夜晶之後,再畢恭畢敬的呈獻給赤城大屍。
  
天佑煉化這夜晶之後,喪屍等級升格至65級。
  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阿暖的官網:https://www.warmisland.com
阿暖FB:http://www.facebook.com/warmisland (出文會有通知)
阿暖Instagram:@warmislandpublish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