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佑堂堂大屍,是需要向雜魚們展示一下身為強者的威嚴。
  
因此,殺啊!
  
在場的二星夜魔,當然只要被大屍點中的,都得要乖乖自掏心胸,並為自己將成為大屍的營養品,視之為無上的光榮!
  
至於震懾程度較低,甚至沒有下跪表示臣服的三星夜魔嘛,你們不服,小夜就打到你服!
  
天佑當然曉得讓小夜變強是頭號要務,所以每兩個奉獻出來的心臟,就讓小夜吃一個,這樣累積變強之下,本來小夜還無法同時對付這麼多夜魔的,漸漸就越來越輕鬆,最後甚至是輾壓了。
  




到這些三星夜魔被打殘之後,它們的夜晶也就成了大屍的囊中物。天佑也很大方的把當中半數賞賜給小夜。
  
「也、也給我吃一些吧。」摩耶斯哀求道。他喝過超循環之後,傷勢體力都恢復了,又不安份起來啦。
  
「好啊就喂一個給你吃!」
  
綑仙絕殺一下捏蛋,把摩耶斯折磨得滾地不起後,再把他綁成一根肉腸!然後小夜跨坐在摩耶斯身上,把一枚毒水淋漓的腐心,硬是塞進他的嘴巴裏!
  
「嗯嗯嗯⋯⋯我、我不吃了⋯⋯嘔⋯⋯」
  




小夜難得沒有出手就是打爆別人,而是確實依著指示在玩呢。
  
「折磨討人厭的傢伙,很好玩吧?」天佑都笑到捧著肚子了。
  
小夜轉過頭來,呆呆地看著天佑,這都讓天佑有點心虛了。他這捧腹大笑的動作,不會是太人性化而遭懷疑了吧?
  
小夜沒有任何表示,又轉回去繼續張開摩耶斯的嘴巴塞心臟了。它也應該是覺得好玩的吧?
  
摩耶斯最終口吐白沫地昏倒了。雖然狼是吃腐肉的生物,可是摩耶斯似乎在胃口上還沒有真正狼化啊⋯⋯
  




『大屍⋯⋯』小夜向天佑詢問如何法落這摩耶斯呢。
  
天佑跟摩耶斯畢竟還沒有到死仇的地步,再說他在死守曙光要塞一役也算是幫了忙⋯⋯
  
『把他埋到雪地裏,只讓頭顱露出來吧。能不能活著逃出去,就看他的造化了。』
  
小夜也乖乖照做了。
  
顯然身為喪屍,它是從來沒有接觸過這種種整人的手段。大屍不愧是大屍,原來人族也不止只用來殺的吃的,還可以玩的折磨的!
  
連喪屍也能教壞,只能說天佑同學才是真正的禍害啊。
  
玩完了之後,小夜又呆呆地盯著天佑看。
  
『怎麼啦?小夜?』




  
『大屍變弱了。』小夜簡潔地道。
  
天佑猛然一驚!他再次高舉千面之劍,察看其浮誇虛象的變化⋯⋯確實那鬼神亂舞的景象還是很厲害,可是看那規模和震懾程度好像是下降了。
  
天佑腦海閃出一個想法,頓時恍然:
  
『因為我的喪屍等級在提升,身為喪屍的我越來越強,那「金玉其外」的效果便越來越弱了,變相削弱了千面之劍的效果!』
  
天佑渾身打了個寒顫。
  
其實削弱效果一直在持續,剛才那些三星夜魔的猶豫和抗拒感,已經是個強烈暗示:天佑的喪屍等級不能再上升下去了!
  
天佑驟然一驚,不期然的後退了一步。
  




目前小夜已經比剛才那些三星夜魔都還要強大了,說不定千面之劍對它已經不再有震懾效果啊!
  
天佑凝神戒備著,但見小夜似乎完全沒有異樣,這才有點鬆一口氣。
  
『我是絕對不能夠再煉化夜晶的了。為安全起見,也不能讓小夜再變強下去!』
  
解決了剛才那一鬧後,天佑和小夜走進了山間小道,進入真正的抄捷徑了。
  
「道路很寬闊啊,又平坦,而且兩邊被山壁包圍,有避風擋雪效果,這條路真是好走啊!」
  
進入山道幾十米後,再來是一個差不多九十道的大左彎。
  
轉彎之後,天佑看到眼前情景,嚇到屍水都噴出來了。
  
這寬闊而蜿蜒看不到終點的山間通道,竟然早就有不少喪屍在潛伏了!




  
不,不是潛伏,應該是本來就在這裏的。
  
這裏是夜王大軍中頂尖精英的聚集地!最少都是三星夜魔起跳,而且不同於一般喪屍的無腦列隊或是隨機漫遊,這些強者似乎都有自我意識,不群聚,各自倚著山壁或坐著甚麼的,雖然似是一盤散沙,但其實卻是嚴密得滴水不漏的防守陣式。
  
天佑猛地轉頭看著小夜,他的第一個念頭是:小夜暗算他!
  
『這裏本來就是通往夜王宮殿的唯一通道,永夜七關⋯⋯是不久前才開闢出來的新路。』
  
天佑想想:小夜從來就沒說過要帶他走密道,它的說法是要帶天佑去謹見夜王!既然是謹見,那就當然是光明正大地去吧!再說天佑得到的地圖,是百年前荆棘騎士團的遠征路線,也沒有誰說過這是安全通道,只是當今已沒有人族知曉這條路罷了。
  
要是這條是本來通往夜王宮殿的唯一通道,有強者駐守那是理所當然的!
  
是天佑一直誤解了,因此跟期望出現極大落差,讓他心理上極不平衡啊。
  




守著通道的喪屍們,發現到有誰闖入之後,都紛紛轉過頭來。雖然他們看到的是兩名同類,但表露出來的氣息,卻是閒屍勿進的濃濃惡意。
  
守在最外面的一名三星夜魔,緩緩走到兩人面前。
  
『我軍正大舉南下,此時正值殲滅人族的時候,你們兩個是甚麼東西,為何要逆行而上?』
  
小夜又再擋在兩屍中間。
  
『我來接引這位新出世的大屍,面見夜王陛下。』小夜冷冷道:『諒你還有守路的利用價值,給大屍滾一邊去,可免你淪為祭品。』
  
在三星夜魔眼中,獻心臟給強者再沒視為是一項尊榮,有更珍惜自己性命的傾向了。
  
『這剛出生的小子是大屍?』
  
山道中的眾夜魔們,紛紛發出了鬼哭神號般的詭異笑聲。
  
『你小子是大屍,那老子就是夜王陛下的兒子了!』
  
天佑二話不說,就高舉千面之劍!
  
一時之間,山道之中,異象橫生!尤其是這『大屍』頭上那風起雲湧的黑夜異變,夜魔們都有的,但是肯定不會有誰比天佑頭上的那麼誇張!
  
全場靜默了。
  
在前方開路的小夜,往前踏了一步。
  
那三星夜魔就後退了一步。
  
就這樣憑著強勢的威壓,一步步深入強者林立的山道之中。
  
對天佑來說,這可是一步一驚心!這些守道強者沒一個是好惹的,就算被懾於天佑淫威而讓道的,都心有不甘的跟在他身後走;而更強些的則只是你前進一步,我後退一步,還是不肯讓出道來。
  
在迂迴了幾個大彎,深入山道數百米之後,結果小夜和天佑身前積聚著數十名夜魔,身後也跟著好幾百的數目!
  
尤其越是深入山道,守道的夜魔便越是強大,就算千面之劍的威懾依然有效,卻是在眾人心裏翻起不甘多於臣服了。
  
雖然沒有身體接觸,但天佑和小夜就好像在推著一個越滾越大的雪球在走,每前進一步都好像要使盡九牛二虎之力。
  
然後到了某一點,雪球不再後退了。
  
『讓道。』
  
這三星夜魔見身後有那麼多支持,底氣就足了。它道:『就算我肯讓,你也得問過我身後的全部⋯⋯』
  
然後小夜就兩手一爪,一分!把這三星夜魔給當場分屍!當然把其肥美的腐心煉化成夜晶獻給大人是有必要的。
  
天佑接過了夜晶,他當然是不敢煉化的,正想把它丟進儲物腰帶去,卻是見到眼前有另一具三星夜魔,在囂張地跟小夜對峙!
  
『有本事就試試把我活活撕開?來啊!』
  
這三星夜魔的實力強到難以想像,巨手狂甩而來,小夜提臂抵擋,擋一下就折斷一臂!對方第三招時,已是要摘下小夜心臟之勢!
  
『小夜接著!』
  
天佑丟出夜晶!小夜以嘴巴含著,直接吞下煉化,隨即又是一陣強化恢復!其實這樣小夜還是稍弱於對手,但勝在攻其不備,苦戰之下終於將對方生撕。
  
只剩殘軀的小夜,依然把敵人心臟煉成夜晶,獻給赤城大屍。
  
無論是出於犒賞或是保命立場,這夜晶也是得要發給小夜的!畢竟天佑就只有樣子嚇人,本尊可是一捏即爆的軟杮子!他需要小夜負責開路,它必需要夠強大,才能震懾那些蠢蠢欲動的夜魔啊。
  
天佑和小夜繼續緩慢前進。
  
而沒有選擇地,天佑必需要讓小夜不斷變強,變得比在這山道中駐守著的全部喪屍都要強大。
  
狐假虎威啊!
  
天佑最為擔心的是,隨著小夜繼續變強下去,千面之劍對它的震懾效果將會繼續變弱,而弱到某個點之後,它會否就恍然大悟,發現自己已不再懼性他這位『大屍』,不用再當他的小弟了?
  
隨著一直深入,天佑已漸漸掌握到,這條山道確實是一條省時的捷徑,透過直接橫越眾多雪山而抵達夜王宮殿,這比攻打永夜七關的瘋帝理查,將會少走很多冤枉路!
  
可是畢竟理查軍起步較早,目前誰率先抵達永夜宮殿,還是未知之數呢。
  
大概走了好幾個小時吧。
  
天佑注意到右前方的遠處,有沖天血光,把一片黑夜染紅!
  
已追上瘋帝理查大軍了!
  
天佑翻查系統訊息:目前瘋帝理查已連過了五關,正在攻打倒數第二的第六關!心算一下理查攻克各關的速度,應該還需要一些時間,才能攻破全部七關!
  
而且憑這山道跟永夜七關距離不遠來作判斷,天佑已經非常接近永夜宮殿,這山道終於要走到盡頭了。
  
『我能後來居上!我會比瘋帝理查率先抵達永夜宮殿!』
  
天佑覺得小夜似乎也在鬆一口氣。
  
『看來能趕上了。』
  
可是就在此時。
  
前方擁擠不堪的屍群,主動兩旁分開而讓出一條道來。
  
一名看似不是夜魔,更不是低級雜魚的喪屍,就在屍群讓出的通道中走進來。
  
『魔將馬班比!』
  
來者一爪把小夜甩飛,重重撞進山壁,一直深陷到見不到身影!
  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阿暖的官網:https://www.warmisland.com
阿暖FB:http://www.facebook.com/warmisland (出文會有通知)
阿暖Instagram:@warmislandpublish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