逐鹿版圖其實是一件『蒸氣龐克』系的古機甲法寶,這對天佑同學來說,已經不是甚麼秘密了。
  
在前往冰火聖騎試煉塔的路上,猛獅詹姆已經向天佑揭示過這件事。
  
既然和機甲系統沾了邊,那麼看到一隻機甲大手在抓著封印夜王的冰棺,天佑在一輪震驚之後,又覺得此事在情理之中。
  
根據目前掌握的情報,夜王並非逐鹿版圖自行生成的系統角色,而是被強行封印的一名外界異族強者。要是如此,逐鹿版圖以古機甲手段抓著夜王逼他當Boss,就非常符合設定了。
  
問題是,本來就屬於夜王的『永夜宮殿』,這麼巧合又是一件古機甲系的法寶嗎?
  




雖然說,機甲屬於煉界主流的三大系統之一,唯從天佑出外闖蕩的經驗中,仙術系或魔力系的煉能力者他就見得多了,可是機甲系的卻沒有那麼常見⋯⋯如此看來他的閱歷還不夠深入和廣闊,或許在煉界裏,還有著各式各樣以機甲傳承為主導的冒險區域呢。
  
「可是⋯⋯有兩副冰棺?」
  
「其中一副是我的啊。」小夜回答道,像是在看傻瓜似的看著天佑。
  
「等等,可是早在夜王甦醒之前,小夜你不是已經可以隨便在外走動了嗎?我們還交過好幾次手呢!」
  
「這有甚麼好奇怪的?因為對那個混蛋來說,我的威脅遠沒有哥哥那麼大,因此也沒有用多強大的封印來對付我,大概隨著夜王軍的夜魔境界解封時,我就醒過來了⋯⋯其實哥哥在更早時就恢復意識了,不過他要待到十二道封印全部解封,才能走出冰棺。雖然在冰棺裏時無法行動和釋放煉能力,但哥哥還是可以跟外界溝通或發布命令。藍雪琪嫂嫂被選為夜王新娘時,哥哥也還是在冰棺中啊。」
  




夜王也插話道:
  
「赤城兄,你有沒有覺得奇怪,為何這兩副冰棺的體積會如此巨大?」
  
「呃,難道這才是你們真正的體形嗎?」天佑抬頭看向那高達十幾米的兩座巨物。
  
「沒猜中,但意思也差不多了。」
  
夜王唸唸有詞。
  




同一時間,小夜也在唸誦著差不多的咒文。
  
然後在兩副冰棺的胸口位置,驟然同時透射出幽幽的夜藍之光。這夜藍之光在冰棺內部垂直下降,然後竟然像打開抽屜般,莫名奇妙地抽離了出來。
  
棺中有棺。
  
這兩副夜藍色的小冰棺,體積則較符合夜王和小夜了,雖然還是太寬闊了些⋯⋯
  
「赤城,這就是君王婚禮對我們一族何等重要的緣由所在:『合巹冰棺』。」
  
「君王,乃是我永夜一族中最高貴,煉能力資質最優厚的存在!可是,就算當我的修為完全恢復,小夜成長到君王級境界,卻也遠遠沒有到達完美進化的地步,而且是永遠不可能憑修煉達到。你知道為甚麼嗎?因為我們都是不完整的,不是僅僅有些許缺憾的那一種,而是只有一半⋯⋯」
  
「一半?」
  
「永夜君王由幼體到成熟,也不過是完美體的一半罷了。我和小夜,也不過是半體。必需要透過兩名『成熟半體』結合,才能夠成為真正的永夜君王。」




  
「而成為完美體的永夜君王,將可擁有橫掃煉界的壓倒性力量!就連那個把我封印的渾蛋,也將會淪為被我輾壓的下場!」
  
『咁那勁?』天佑心裏想,但總覺得有哪裏不對。
  
「赤城,你想要跟小夜先試試這合巹冰棺的威能,感受一下變成完美君王是何等強大嗎?」
  
「就、就在這裏?」小夜霎時滿臉羞紅,「不能待到新婚夜之後嗎?我、我還沒有心理準備呢⋯⋯」
  
「只是試試看,不打緊的。」
  
小夜點點頭,牽起了天佑的手,「那⋯⋯赤城,我們走吧。」
  
「去哪裏?」
  




「進入冰棺裏面啊!」
  
「等等!這冰棺不是把你們封印了好幾百年的囚禁類道具嗎?為何結婚儀式是要返回冰棺,這不合理啊!」
  
「咦?原來你剛才聽不懂啊?」夜王搖搖頭,「這冰棺並不是封印我們的結界道具,我們是連同冰棺一起被封印在此的。因為對外人來說,這合巹冰棺對煉界的威脅,甚至比還未成為完美體的我和小夜還要來得大啊。」
  
小夜已經率先走進她自己的冰棺中去了。她對天佑伸出雙手來。
  
「進來啊赤城!這冰棺真的不是陷阱!我都把你視作此生唯一的愛了,難道還會害你嗎?來!」
  
天佑看女人的眼光是不用置疑的。小夜那充滿柔情的態度,實在不像是在說謊啊。
  
天佑又偷瞄藍雪琪一眼,見對方也沒有焦急擔憂之意⋯⋯
  
他就硬著頭皮走進冰棺中。




  
小夜著急道:「等等,我們要先調整好姿勢,不然的話待會可是很尷尬的!」
  
「應該要怎樣?」
  
兩者還在手忙腳亂地互換位置時,冰棺就開始緩緩合上了。
  
「哇!這冰棺要容納兩個人也太窄了!」
  
結果當冰棺合上時,天佑是呈從後熊抱著小夜的姿勢,他的雙腿緊緊夾著她的腿,兩人的身體最大程度地緊貼在一起⋯⋯
  
『哇屌,難不成待會夜王也要跟雪琪BB這樣做?』
  
天佑尤在為尚未發生的事情吃醋。
  




這冰棺還在漸漸收窄起來!而且不是簡單地縮小體積,而是像是個被抽真空的塑料袋般,把兩人貼肉緊緊包裹住⋯⋯
  
藍雪琪其實也沒見過這冰棺會發生如此變化,不期然有點擔心。只是這擔心很快就知道是多餘的了。
  
這冰棺在幾乎變成了兩人抱在一起的倒模形狀後,漸漸發生鎧甲化,以及形成複雜的管線和引擎結構⋯⋯但還是以類似冰的半固體物質為主要構成物。
  
天佑震驚的聲音從冰棺裏傳來。
  
「這竟然是一件機甲服?」
  
蒸汽龐克風格,引擎卻是噴出黑夜之力的機甲服!
  
而且是兩人共同操作的模式。
  
「我永夜一族的古機甲秘寶『夜藍郡主』,總算是重新出世了。」
  
夜王感動得眼眶凝淚。
  
這其實是一副完全覆蓋駕駛員的載具,又有機械成份,已符合煉界普遍對機甲的定義;但同時這載具又沒有所謂駕駛艙,近乎一種防具穿在身上,沒所謂『操作』這回事,因此嚴格來說是歸類在機甲服的。
  
「要怎麼操作?」天佑問。
  
「身心合一啊!」小夜回答。
  
「那要怎麼身心合一?」
  
「身體融合還有點早,先把心意融合吧!赤城你不會不打緊,讓我來配合你!」
  
天佑感到懷中的小夜,徹底放棄了對意識和心靈的控制權。
  
在精神的層面,天佑感到跟小夜已成為了一體。
  
而小夜這個精神載體,身為先天君王,就像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煉能力增幅器!
  
『夜藍郡主』飛起來了。
  
在夜王示意下,魔將馬班比和夏沙特分別閃飛而出,主動攻擊!
  
天佑只是本能揮出一拳。
  
不只破了馬班比的出刀,還把他打至轟在地上,仆你個街!
  
夏沙特出手!
  
天佑驟然把距離拉開,然後雙掌往前一推!
  
轟轟轟轟轟!
  
黑夜之力的光彈連發!
  
夏沙特連連中彈,被逼得狼狽逃竄!
  
這還不過是熱身罷了,天佑感到他還沒開始掌握到這件機甲服的威能。
  
「先試試身法!」
  
天佑衝進『百屍夜宴』戰陣當中!由數百魔將組成的戰陣,依著腳下的法陣,展開了奧妙難測的集體調動,好似要形成一座迷宮,把天佑困在其中!
  
速度屈機!
  
甚麼包抄夾攻,在還沒有形成時就被天佑繞過,而就算碰巧繞進陷阱裏,就用蠻力強行衝開!
  
雖然未至於獨力足以全滅這百屍夜宴戰陣,可是要隨時全身而退,甚至透過一輪大爆發令對方死傷慘重,還是可以做得到的!
  
甚至,連目前的夜王,都不會是這副『夜藍郡主』的對手。
  
現在就是擊殺夜王的最好時機麼?
  
「我、我不行了⋯⋯」
  
不知何時,小夜已變得極度虛弱,她把緊扣著天佑十指的雙手再也提不起來,整個身體也軟癱著跪了下去⋯⋯
  
兩者就這麼摔倒在冰面上翻了好多個筋斗,而夜藍郡主已恢復成本來的冰棺形態,矗立在兩人身旁。
  
夜王解釋道:「因為你們還沒有作出身心結合,只有小夜在單方面的付出和配合你,這樣雖然還能保持戰力疉加,但是煉能力消耗也會倍數提升,為了彌補兩人隔閡所產生的阻力⋯⋯」
  
「所謂的『身心結合』難道是指⋯⋯」
  
「就是你所想的那個意思。」
  
「唔那係嘛!」
  
天佑眼睜睜的,反覆看著夜王和藍雪琪。
  
喂!難道你們本來就打算這樣做?
  
藍雪琪面色難看,把臉偏到一邊去。
  
「我沒想過覺醒那套『優雅王者』機甲服,需要使用這種無恥的方法⋯⋯」
  
「若是結合雙方兩情相悅,這為何是無恥?」
  
夜王反問,藍雪琪倒是無言了。
  
「所以說,藍姑娘還沒有成為夜王新娘的覺悟啊。」
  
夜王無奈的攤攤手,但並沒有太過失望,好像他早就做好這個結論了。
  
「雖然你身負的某種能力,對我真正的復甦是必需的,可是你的內心,從開始就是封閉著的,完全沒有企圖要對我敞開來,這樣即使你願意為我取名字,也只會形成我單方面的付出和迎合,是不能達成真正的身心結合⋯⋯」
  
「算了吧,藍姑娘,我們還是把關係改變成『合作夥伴』就好了,你就繼續如約定在適當時候展現你的力量,而你想要利用我來成就學園祭新生王?這對我沒有損失,隨你吧。」
  
夜王這番話,讓他本人,天佑和藍雪琪,都是鬆了口氣啊。
  
「那這場婚禮⋯⋯」天佑問道。
  
「當然要繼續。」夜王又補充道,「為了預防新娘變掛,我有一個備胎。」
  
此時,屬於夜王的那副小冰棺,緩緩打開。
  
裏面竟然早就藏了一副身軀。
  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阿暖的官網:https://www.warmisland.com
阿暖FB:http://www.facebook.com/warmisland (出文會有通知)
阿暖Instagram:@warmislandpublish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