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佑沒有想過,在這逐鹿版圖最隱蔽的地區,這幾乎讓他佔盡好處的光明六塔,在其寶物庫中竟然會收著這一整個大隊的喪屍來!
  
天佑隨即閃退,避過喪屍們第一波的撲殺!
  
天佑後退到空中,那些喪屍也紛紛張開了翅膀,也飛了起來!
  
那是包裹著潔白聖光的骨頭翅膀!
  
這至少也是三星夜魔的水平!
  




只見這些喪屍,跟地面上那些永夜喪屍,似乎有很多不同之處:這裏每一具喪屍的前額都有著一個紋章:那是長著一對骨翅的荷露斯之眼!
  
而且每具喪屍也完全沒有齜牙咧嘴般的慘死表情,反而是面露安祥微笑,好像在閉目祈禱,浸潤聖光的一副欠揍樣子。這些喪屍就是露出這副聖人般的表情,手裏持著都是散射金光的銀劍,在對天佑滿天展開追殺!
  
最諷刺的是,天佑的視野,被大量的系統訊息擋住了大半。
  
『朝聖者赤城,請在三分鐘內決定是否收取聖屍。收取期限過後,聖屍將會發生自爆。此自爆威力有可能對光明六塔產生永久性的破壞。』
  
「收取?它們這是想要被我收取的態度嗎?這些甚麼聖屍,似乎是要圍殺我啊!」
  




「聖屍?」
  
鄺鄭二女還在想著,光明六塔絕不可能會有喪屍的,聽到天佑喊出『聖屍』兩字,猛一恍然,隨即死死盯著那一張張的祥和死人臉看。
  
「這、這些難道是在遠古文獻中,曾經以身殉道的共濟會聖人們嗎?」
  
「難道有大能者運用秘法,把這些殞落聖人保存成聖屍,讓這些聖人們的威能不致白白損失掉?這⋯⋯光明信仰實在是太偉大,無所不能啊!」
  
兩女就地跪下祈禱,歌崇光明信仰的威能。
  




『利用屍體變成戰鬥工具,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是一門邪法吧?而且這是尊重聖人的應有方式嗎?』天佑心裏吐槽。
  
「可是我不知道怎麼收取這些聖屍,都斬了可以吧?」畢竟都是共濟會的聖人,天佑出手之前還是要問一問的。
  
「嘿,共濟會聖人,豈是你說斬就能斬了的。」鄭家純突然又臭屁起來了。她心裏想,這下連聖屍都出動了,有機會把這個不受控制的天佑給擒拿制伏,這樣說不定她們就能拿回對光明六塔的主導權!
  
『嘿嘿⋯⋯讓他被聖屍們拿下,再逼他解封這寶物庫的寶物,再全部充公!』
  
天佑在這有數十層樓高的殿堂空間中不斷飛舞,迴避著數十具安祥感聖屍的追殺!
  
但或許如系統訊息所說,目前聖屍們威能受到限制,似乎靈智未開,彼此沒有任何組成戰隊甚至只是簡單合作的意識,只是各自為戰,本能追殺,這當中不少有自己人互相阻礙甚至相撞的情況,因此天佑雖然有點驚險,但也不是閃躲不過去⋯⋯
  
天佑發現其中一具聖屍,飛行能力比較突出⋯⋯
  
天佑故意一窒,引誘這聖屍爆發加速,朝他揮出一劍!天佑身影一淡,已是急速轉變方向墜下!




  
如此再變速兩、三遍,天佑輕靈著地,那聖屍亦緊緊跟隨。
  
重點是這頭聖屍已經落單了。
  
「維斯洛特騎士劍訣.帝王劍!」
  
大惡龍雀使出的一百連擊,行雲流水,一氣呵成!把這聖屍斬到了仆街!
  
然而⋯⋯
  
在瀰漫著一團團白煙當中,這聖屍竟然又緩緩飛起來,除了有些關節錯位或擰轉了外,大致無傷!
  
「這是聖光守護!」鄭家純道,「啊,這麼純粹的聖光,不愧是聖人!這遠古時的製屍之術實在是太高明了,竟然連聖人生前的聖光守護,都能夠保存下來!」
  




天佑拉開距離,讓這具聖屍跟大隊保持落單,然後便是起手一記大龍斬!
  
轟隆!
  
這聖屍給青龍劍光轟到撞牆!然而,它又像是打不死的小強般拍著光翅飛起來,中劍的胸腹處不住冒出略帶聖潔白光的輕煙,別說把它腰斬,連讓它破皮都做不到!
  
「好那屈機!」
  
「哼!當然了!光明魔力系統的威能,是凌駕其餘魔力屬性的屬性之王!所以說,光明的敵人,就只有是光明!」
  
「那是甚麼意思?」
  
「呵,因為光和暗,其實是一個相對的概念,兩個電燈泡靠在一起,誰比較亮的,它就是光明了;而那個沒有那麼亮的?要是跟那個更亮的,它就是黑暗了!所以說,要破解光明魔力,只有一個方法,就是使用更加純粹的光明之力!呵呵呵⋯⋯」
  
「聖殤七龍閃!」




  
七道金光龍影,依著天上北斗七傷的星辰排列,連擊斬出!
  
蘊含六六訣的玄奇奧妙,這飛撲過來的聖屍,被狠狠的斬成了碎塊!而且其劍傷的斷口,不止聖光守護的白煙完全不見,甚至還流出了深黑的毒汁來,屍塊正在快速腐化,產生惡臭,甚至爬出了蛆蟲來!
  
果真如鄭家純所說,光明其實是一個相對的概念,在比你更光亮的存在面前,你其實就是黑暗了。
  
鄭家純嚇得目瞪口呆。
  
「我、我不是造夢吧?遠古光明聖人⋯⋯被這傢伙的劍所褻瀆了?」
  
「不,是天佑同學身上的光明力量實在是太過純粹了,」鄺書瑤搖頭道,「相比起來,就連聖人的不腐遺體,都被天佑的光明照出了無數的塵埃和污垢來。天佑同學只是把聖屍體內的污垢清理出來罷了。」
  
那是當然了。
  




天佑同學剛剛才新鮮熱辣的把那道眼睛拓印幾乎吸乾,而這拓印之珍貴,可能連這些聖人生前,都無緣見過同級的!
  
但當然,這些聖人被製成聖屍之後,存放良久,魔力總會消散了好一部份,而且還會經歷一個『蒙塵』的過程,就是一個純淨光明之體,在死後停止繼續向光明祈禱,身上的光明之力會漸漸蒙上雜質⋯⋯
  
總而言之,目前這批聖屍身上的光明之力,根本比不過已烙上七殤之印的大惡龍雀!
  
閃閃金光,猶如聖物般的大惡龍雀,就連藍雪琪都沒見過,她也是震驚得說不出話來啊。
  
聖屍繼續不要命的撲來,天佑驀地轉身,又是『聖殤七龍閃』連擊使出,七道金光龍影閃過之處,這些聖人屍體,一概被斬成碎塊!
  
乖乖,大惡龍雀劍身上的七殤之印,目前正處於閃光狀態,那就等於天佑使用七傷蓄能時的水平!
  
不管這些聖屍從哪個角度飛來,以怎樣的劍術攻擊,天佑持續使用聖殤七龍閃,每次七劍,連消帶打!在混戰戰場上每一剎那的戰況都大不相同,可是這聖殤七龍閃能因應不同戰況而改變套路,見招拆招,似乎已初步得到那位無面者首領所使出的六六訣的同等妙處。
  
「少堂主的劍術領悟,果然非常不錯。」藍雪琪看得連連點頭。就連身為不世劍術天才的她,也衷心為天佑竟然那麼短時間就把六六訣竅門準確把握,甚至還因此進化出以七連擊作基底的新招來⋯⋯大佬!自創劍招呢,這可又是另一種更為稀有的才能了!除非是足以開宗立派的真正大師,否則誰有本事創作出一門足以兀立煉界的劍技來?
  
當然藍雪琪還不了解所謂『赤子聖焰』的真正奧妙,這外掛把本來就是資質逆天的天佑同學,提升到了妖孽般的地步。
  
「怎、怎麼可能?這傢伙是何時學會如此奧妙精奇的光明系劍訣?」鄭家純簡直不可置信。
  
「而且此人到底是甚麼構造?身為不信者,體內完全沒有轉化光明魔力的功法修為,僅僅憑著吐回剛才所吸的,就能持續爆發到這個地步?他、他還是人麼?」
  
鄭家純依然是過份低估天佑身上的北斗七傷了。
  
一輸咔嚓咔嚓,這幾十具恐怕有魔將實力的聖屍,全被斬成了碎片!
  
嗡!
  
一地的屍塊,突然閃出了聖光,然後竟然自行組合,恢復原樣。
  
『赤城成功收取了聖屍戰陣。』
  
數十聖屍列隊,同時向天佑跪下效忠。
  
鄭家純直接昏倒。
  
「正啊!這一隊聖屍,可是作為我回到地面之後,對抗夜王軍的中堅力量了。你們生前身為聖人,應該嫉惡如仇,見到黑暗力量就要責無旁貸的清除啊!」
  
這些聖屍還是保持一貫閉眼慈祥貌,可是從其隱約的表情變化,還是非常認同天佑的說法的。
  
接下來,再沒有誰可以阻止天佑清空這座寶庫了!
  
「哇哈哈哈⋯⋯我都懶得逐一開箱了,總之就是全部收了!」天佑吃了藥似的朝著五面牆上的寶庫逐層繞圈地飛,眼前見到的不管是甚麼,連匣子箱子等等全收進儲物腰帶裏!
  
「別擔心,兩位同學,我還是會讓你們有向共濟會交待之物啦。」
  
天佑同學在收寶物的過程裏,偶爾會將一、兩個箱子或古籍等丟到鄺鄭兩人面前。大概他收了一百件,才丟給兩人一件吧。
  
雖然這寶庫已經被那叫保祿的洗劫過,但似乎剩下還有好幾百件東西,天佑將現場清空,也算得上滿載而歸了。
  
而鄺鄭用來上繳組織的,才只有寥寥散落在地上的幾件寶物⋯⋯
  
「不用擔心啊,我們就串好口供,一致口徑說這裏的寶物都被那個紅衣主教全部偷走了吧!」
  
鄭家純掙扎到狂抓頭髮啊。
  
「算了!反正都要欺上瞞下,一不做二不休吧!」
  
鄭家純把這剩下這幾份該要充公的,索性收進自己的儲物腰帶了(還塞了幾件給鄺書瑤)!
  
天佑同學真是教壞人啊。
  
「少堂主,你⋯⋯捨得出去了嗎?」
  
「當然還沒,」天佑道,「我還要回去地下大堂,再點一次燈呢。」
  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阿暖的官網:https://www.warmisland.com
阿暖FB:http://www.facebook.com/warmisland (出文會有通知)
阿暖Instagram:@warmislandpublish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