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王軍暫時被壓制至阿勒頗城外遠處,由聖屍戰隊負責掃蕩,這終於解救了被圍城多時的煎熬,守軍得到了難得的休整。
  
雖然說這戰況有可能惹來夜王軍聚集下一波更強烈的攻勢,但天佑等人也並無意要藏著掖著了:現在就是決戰之時,反正這遍地喪屍都是要對付的,早來遲來都一樣,不如讓它們自己過來。
  
阿勒頗正鬧著嚴重的飢荒。
  
這主要還是由於地下水遭屍毒感染,這不單影響了食水供應,就連最近收割的農作物都變得不能進食,牲畜走獸等在喝過毒水後,不是也屍變了就是身上帶毒,同樣不能吃……
  
但當然逐鹿版圖裏真正平民不多,只要有點煉能力的都佩備儲物腰帶,而在這危城時刻,大家都沒有藏私,把物資都拿出來無私分享。尤其是畢拿還有著一個在凱旋十八門裏得到,由阿芙洛女神獎賜的酒肉袋子,但袋子取出酒肉也有生產力上的限制,要是拿得太急,袋子是會破的(大概每拿出十個畢拿撐飽肚子的程度,袋子就要休息六個小時,這是阿芙洛女神避免畢拿把自己撐死而設的小禁制)。這個袋子明顯是不夠養活十萬人的,但再加上大家的存糧,省吃儉用,結果竟能半奇蹟地撐到了今時今日。
  




然而,到了天佑帶兵來到時,貯備已經岌岌可危,強者們都已不吃不喝了頗長的時間,僅餘的物資都留給傷員和婦孺孩子了……
  
如今有了遠古劍修進城,他們是很久沒有出遠門的人,離塔之前當然把自己的私人糧倉堆得滿滿的(反正兌換版面的物資被貝拉駭了可以隨便拿),但畢竟這城裏有上十萬人,這點給養其實也只算是杯水車薪,就算給你餵飽了滿城人,那還有下一頓呢?再下一頓呢?
  
不從源頭解決糧荒問題,這十萬人就終究是會餓死渴死的下場啊。
  
天佑說要在此地行神蹟?
  
「不知道主人會做出甚麼驚天動地的事情來?」
  




「難道會變出一個讓數千人一同游泳的超級大水缸?」
  
三軟妹在你一言我一語的。
  
水缸其實天佑不是沒有,他的儲物腰帶裏就有個鯊魚養殖場……
  
「你們還沒見過我施展仙術吧?」
  
天佑同學伸出一根手指,然後點在宇都宮那軟軟的咪咪上……啊不點錯了。
  




是把手指點在乾裂貧瘠的土地上。
  
「點點綠茵意……」
  
驟然一股柔和的綠光,從這手指點落之處擴散開來!
  
三軟妹都感到,有一陣清新的青草氣息撲面而來,而且這不是沙漠地區刮著的乾風,而是好比春天草原的濕潤空氣……對被沙漠環境煎熬了良久的三人來說,這無疑是如沐春風,心情大舒暢啊。
  
不覺,三軟妹赫然發現,就在這城內的廣場沙地上,竟然以肉眼可見速度,飆長出新長的鮮嫩綠草來!
  
然後草地以天佑為中心點,擴散開來。
  
天佑對三軟妹道:「替我傳令眾人,暫時還別要喝井水和吃果實,直至我說可以為止。」
  
三軟妹隨即分散傳令。




  
這點點綠茵意,是一門激發植物生命的技能。天佑把煉能力輸入地底,就是要尋找在這沙漠之地裏,還沒有被屍毒完全感染,也還存有一點點生命力的植物種籽。
  
要說這很困難嗎?天佑曾利用這招,甚至讓已成化石的囚心神木都變回了蒼蒼巨樹!相比起來,要讓沙漠回春,實在是太容易了。
  
轉眼,這沙漠城市裏的小廣場,已是變成了一片青蒽的花園!不只是綠草,也開始有沙漠地區獨有的灌木叢長出,甚至還開出了花朵來……
  
這股動靜,倒是把貝拉吸引過來了。
  
「果然是好手段啊。可是難道你要讓這樣的飢民吃草嗎?再說滋養這片草地的地下水,還是有屍毒的,你要怎麼處理?」
  
果然,其實在光明火苗的照耀下,還是可以見到這些青綠草苗的尖端,反射著些許黯藍的死靈光芒。
  
「前輩提示得好。」天佑點點頭,「可是我還有這一招。」
  




草根訣!
  
這草根訣其實也不能無中生有,也是施展地附近至少要有一些植物生命跡象,這招再加上點點綠茵意,效果正好是絕配!
  
這片草地在泥土下,隨即受草根訣激發而根部暴長厚肥,直深入地底,深深浸泡在地下水脈當中。
  
然後再催發點點綠茵意,瘋狂滋長!
  
草地隨即長到了兩、三米高,甚至還長出了些小樹來,樹上還結出某些深藍色帶腐臭的果實……
  
透過植物吸收滲入土壤和水源裏的屍毒!
  
貝拉目光閃閃,顯然有點滿意天佑的表現。它又像是要考驗對方般問道:「利用植物來吸收環境毒素,這只是常識,可是這些帶毒植物你又怎麼處理?而且要令環境變得完全乾淨,這可是曠日持久的工作。你要一把燒了這片草地,然後再反覆催生幾遍,直至長出的果實都不帶毒素為止麼?」
  
「接下來這一招,我也是第一次使用……前輩請先浮空,冒犯了你可不好呢。」




  
「哦……」
  
「各位居民也不要踏在草地上!請讓開一下!」
  
天佑著老百姓們也紛紛退開,接著其身上散發的煉能力氣息,驟然一變。
  
枯境之力!
  
驟然一陣頹敗肅殺的風,以天佑為中心吹散開來!
  
那一片長到高於人的茂密草原,竟以連肉眼都幾乎追不上的速度快速枯萎……這植物中吸收了的大量毒素,都被帶離了地下水源和泥土層,給鎖死在那枯萎成黑渣般的植物殘骸裏面。
  
加速天然循環。
  




這一招,在現世處理彩虹河地皮時就已經使用過了。只是當時天佑沒有枯境,還得要自行用火燒掉帶毒的植物,再反覆使用點點綠茵意……就連被化學污染到變成彩紅之色的河道,都可恢復成清澈流水,那麼要洗淨這沙漠裏的屍毒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!
  
有了枯境之力,自是方便了很多。
  
「先別來第二輪,讓小爺助你一把。」
  
貝拉也沒有施展甚麼大能,就是刮起一陣風,把這地表一層植物枯萎後的帶毒殘餘收集起來,免得又成為第二代植物的養份……
  
接著,天佑第二輪使用點點綠茵意!這下由於水質和土壤都改善了很多,故此長出來的植物含屍毒量大大減少,在光線照射下只是隱約反映出些微藍光,就連從灌木叢長出來果子看起來都似乎能吃了,但當然還是不行的。
  
再展枯境之力!
  
如此來個四、五個循環之後。
  
「貝拉前輩,效果如何了?」
  
貝拉伸長蔘鬚到了地上,抓了一把如今已改造得頗為肥沃的肥土,聞了幾聞。
  
「土壤是清理得差不多了,大概喪屍血液對土壤造成的污染,已大致消除。麻煩的是地下水脈,似乎受污染的情況比較嚴重。其實要污染地下水脈比想像中容易,也用不著耍甚麼陰謀,只要意外地有一些喪屍殘肢掉到水井裏去,那麼這附近一帶的地下水脈就全完了。」
  
本來天佑以為這污染的源頭,是由帶毒的喪屍血液從泥土滲入,應該是較表面的破壞,就算是滲入地下水脈也沒有那麼嚴重。可是經貝拉一說,天佑才知道自己是少看了污染物對環境的深度影響。
  
「那就是說,要擴大淨化的範圍嗎?」
  
「嗯,要是能把附近的主要污染源都儘量淨化,那至少能令這城裏的水源,最少在一段時間內達到能夠飲用的地步。雖然視乎水脈網絡的流通道,可能沒過幾天,遠處的污染源又會再次弄髒我們這片好不容易潔淨的淨土了。」
  
「嗯,盡人事吧。」天佑道。
  
反正當下之急,就是要解決阿勒頗成的水荒,能有幾天的乾淨水源,就已經是非常理想了。
  
天佑再施草根訣!
  
這下,附近再無任何的植物飆長出來。
  
然後天佑的前額漸漸滲出汗珠,表情也變得凝重了。
  
「咦?難道這位大人累了嗎?」
  
「別勉強啊大人!先休息一會兒吧!我們還能忍……」
  
隨著天佑繼續朝地下灌輸仙術元氣,貝拉雙目漸漸閃出鋒芒,嘴角也帶著玩味的笑容了。
  
「你這小瘋子……想不到你還蠻有魄力的嘛?」
  
過不多時……
  
在各城牆上視察巡邏的守軍們,都漸漸騷動起來了。
  
「這、這是甚麼回事啊?」
  
「……只能說這是神蹟啊!」
  
城裏的老百姓們都被掀起好奇心了。他們紛紛伸長脖子又原地跳的,想要搞清楚到底城外出了甚麼事啊?
  
很快他們就知道了。
  
「你、你們看?」
  
「這、這邊也有!滿、滿城牆外都是!」
  
「阿勒頗城竟然被一個叢林包圍住了!」
  
是的,天佑利用草根訣,從地底穿過城牆,然後再透過點點綠茵意,長出了一個把阿勒頗城完全包圍著的小叢林來!
  
好大的手筆啊!這可是足夠容易十萬人的沙漠大城啊!
  
不是說外圍的污染也會滲回城內嗎?那就連外圍都潔淨一遍好了。
  
天佑這一手,當然連藍雪琪,六六,畢拿等人都驚動到了。
  
「逆天啊……我們認的這個老大,到底是個怎麼樣的存在?不只劍術了得,還能從永夜裏種出一個叢林來!」六六道。
  
鍾永賢甚至哭著跪到地上,感謝神恩讓他有幸跟在赤城大人的身邊,好見證他施行一次又一次的奇蹟啊。
  
唯一仍在不滿的,只有貝拉了。
  
「你還在等甚麼?你還留有最後一手吧?」
  
「第一次使用,有點緊張。」
  
天佑深深透了一口氣。
  
這可是他壓抑了整整一年,如今總算可以吐盡的一口污氣啊。這厚積薄發也厚積得太久了些。
  
「榮境之力!」
  
只要是親臨其境的人,恐怕永遠無法磨滅這難以形容的一幕。
  
甚至是連『奇蹟』兩字,都不能形容這箇中的震撼程度。
  
百帝大沙漠變成了綠洲。
  
一指化荒蕪。
  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阿暖的官網:https://www.warmisland.com
阿暖FB:http://www.facebook.com/warmisland (出文會有通知)
阿暖Instagram:@warmislandpublish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