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於這個原因,我選擇向那個用戶發出想更改見面地點的信息。 

“你好,我們可以改為在咖啡室見面嗎?“ 

我向他發出信息,可是良久我也沒有收到他的回復。我也只好作擺。 

要不我就放棄吧。我還是隨寫個愛情小說解解技癢好了. 誰知道他在星期五的晚上回復我了! 

“不來你會後悔。蟲男字“ 仍然是十分簡潔的回復,可是我看到了一個名字。



難道他就是secret上說的“蟲男“嗎?為什麼他要讓我知道他是蟲男呢?
 

我的心裏充滿了十萬個為什麼,我真的有很多問題想要問他。 

那天晚上我輾轉難眠,因為被蚊子咬了癢得很,也因為想知道那位“蟲男“想告訴我些什麼 我的好奇心戰勝了我的理智,我背着一個單肩包出門了,裏面裝着我的手提電腦跟一點點的紙筆,以免我的電腦沒電。

 可是,荒廢了的學校我進得去嗎?我搖了搖頭清理自己的思緒。 

“不管了,要是不能進去的話我就當作是惡作劇好了。“ 於是我就隻身一人的出發,現在想起來,我作為一個女生。



因為想要寫文章就隨便的答應陌生人的邀約,也是一個很大膽的行為。各位同學請不要學習哦!
 

現在是4點45分,我藍玉離五色小路中學就只有眼前的二百級樓梯。

我已經快累死了。

我擦去滿頭大汗硬着頭皮的走上去,要是我當年中學也要走樓梯的話,恐怕我也是讀不完這中學了.
 我終於走完二百多級的樓梯了,入我眼簾的是一個已經打開了的校門,封條被隨便的掉在地上,看來他已經在學校裹等我了呢.我急切的找尋袋中的"蚊怕水"才發現自己根本沒有帶來

「算了,我取完材馬上便離開就可以了.」



同時我雙手合十給蟲子們拜拜,希望它們不要叮咬我.
 

學校已經變得殘缺不全,更長滿亂草.1A班班房應該是在一樓或者二樓吧.我進入了校園的飯堂位置後望著大樓如此猜想. 沒多久我便找到了上樓的樓梯.還好香港的建築不是豆腐渣工程,樓梯還是穩固的. 

你來了嗎?」我在走廊的盡頭看見一個身影
 

「原來1A班是在這兒啊...」

我跟蹤「蟲男」步入課室,課室裹頭只有三張椅和桌.也只有這個班房是特別乾淨的,就好像有誰悉心清潔過一樣.
 

他坐在位子上,示意我坐在他的對面,然後便脫下眼鏡,抹了抹面上的油再說,:「其實我叫你來,是因為我覺得我隨時就會消失了.」 

我沒有看著他,此刻的我正在開啟自己的手提電腦. 但聽著他的聲音都知道他是害怕得很,: 

「那你不是該叫警察嗎?」我用手提電腦記錄著他說的話,一路說 



「因為我愛她,而且這都是我自找的吧,叫你來只是想你記下我和她的故事」

這時我瞄了瞄他,他那個害羞的樣子看起來有點噁心,他的身上時不時都會有幾隻蟲子走出來,還有一點臭味在他身上隨出.
 我一邊打著字,一邊打量著他,他整個人看起來就是一個典型肥宅,外加油頭垢面而且害羞的性格,是常見的被欺凌對象啊. 他見我只盯著他沒有回話,他便不好意思地說 

「而且你寫的都是病態的愛情故事吧,所以你寫的話應該沒有多少人當真吧.」 

「好了說你的故事吧.多餘的話我可不想知道」我不太耐煩,原因是這間房子出奇的多蟲.是很多,所以我只想趕快的離開, 他推了推眼鏡,:

「我...我知道了,這就說吧」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