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現實- 

「目前為止也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啊?是後來發生了什麼嗎?」

.我停下正在打字的雙手,轉開水壺喝了口水.
 

「是..是的.」他看了看他旁邊的空椅,嘴唇不停微微的開合還不時點點頭,彷彿有人坐在那兒一樣. 過了一陣子,他好像「交談」完了,便說 

「第二天我上學時,除了我的抽屜之外,其他同學的抽屜裹被人塞滿了蟲子屍體.」



 -正男回憶- 

「啊!!!」

一個坐自己坐位上的女同學突然驚恐地大叫.
 另一個聽到同學大叫的同學上前了解發生了什麼時,臉色突然轉白.並小聲的說 

「蟲..蟲子...」

 然後每個同學都發現了自己的抽屜被人塞滿了蟲子. 



「同學們我們先轉用其他課室吧.」

老師連忙上前安撫學生,並帶我們到今天沒有人使用的課室


 由於事態嚴重,斑主任向我們問話,希望從中了解這件事的原由 

“那麼有同學的抽屜裏沒有被塞蟲子嗎?“ 

「我..我的抽屜裹沒有被塞蟲子.」我不好意思的舉起手. 班主任隨即在紙上記錄, 



「一定是你做的啦!你一定是不滿我拒絕了你的告白啦!一定是你.」

我以前暗戀的女同學聽到我的話後說.說完還捂著面的哭過不停.
 那位女同學這樣說後,其他同學紛紛認同這個說法. 

「張正男你也太過分了吧!我們平常對你是不太好,你也不用這樣報復吧,好好跟我們說不就好了嗎!」 

同學的罵聲都向我傳來,我只有低下頭來.什麼也沒有說,因為我知道我說什麼也沒有用. 

「這麼說起來,正男同學你昨天留在學校留得很晚.你真的有這個嫌疑啊.」這時我的班主任發聲了 

「不...不是的!我昨天是找自己的書本才找得那麼晚的.有人可以做證的!她也是班上的同學.」見老師把矛頭指向我,我連忙解釋道. 

「那麼是班上的那位同學呢?」 我環視了課室的所有同學,就是找不到昨天跟我說話的那位女孩. 

「是...是...她又不見了,可能她今天沒有上課,但這事真的不是我做的啊!」我努力向老師解釋. 



「一定是他做的啦,老師你就別聽他的.他連班上有多少位同學也不清楚你就知道他上課是多麼不專心吧.」我身後的同學說 

老師版著臉說,;「正男同學,今天全班同學都到齊了.根本沒有你說的沒上學的那位同學.」 

老師這樣說後,其他同學都開始放聲的指責著我的不是. 「我...我...真的不是我做的.老師請你相信我吧!」 

「好了,同學們都安靜吧.正男同學你跟我出來一下.」 

我知道我說什麼都沒用了.只好默默地跟老師出去.

 -走廊外- 

老師叫我出來後又渡了好幾步才跟我說話,好像苦思著什麼一樣. 



「正男同學啊,其實老師知道這事不是你做的.但老師昨天又真的看到你那麼晚都不回家,你的嫌疑真的好大啊.」老師擺起一副仁慈的嘴臉跟我說,雙手還輕輕的搭在我肩膀上. 

「這樣吧,你就跟同學們說聲對不起.這樣一來也不會把事情搞大,老師過兩年就要退休了你也只差今年就畢業了,你也不希望成績上寫有不好的記錄吧.」他語重心長的跟我說. 

我也不想成績上有什麼不好的記錄在上面,反正就只差幾個月就畢業了.老師的提案也是很不錯的.不過...到底是誰這樣對我啊. 我心中有千萬不想承認的理由. 那個她,會因為我承認了一件不關我事的錯而傷心落淚嗎? 

「正男同學,你想成怎樣?」老師見我久久沒有回答便搖了搖我的肩膀. 

「啊?...呃,好的.」

 老師眉頭皺了起來,「連老師跟你說話都能發呆,正男同學你態度要改下啊,要不是老師見你成績不錯.不然我都不想幫你了.」 

「進去吧.」老師推了推我. 

「各位同學... 



「啪.」

 我被什麼打中了,又濕又臭的東西打中了我的頭. 

「我們不想聽你的道歉啊,那麼喜歡蟲子我就給你啊.」 

班上一片笑聲罵聲,無數隻手指指著我,無數雙帶著笑意的眼光向我射過來. 我任由那包蟲子從我頭上滑下來,蟲屍遍地都是. 

那位擺著仁慈嘴臉的老師什麼也沒說,什麼也沒做.我看著他的眼睛,他也感受到我的目光,他卻把頭別過去沒有再跟我對望. 

那天,我沒有再回到教室. 

我又去了學校已經停用的更衣室內,走進他其中一個間格,打開水喉任由冰冷的水沖刷著我的身體. 



「你怎麼了?」那把女聲又出現在我耳旁. 

「你怎麼找到我的?」我只顧雙手抱著頭,顯然是一副不想與人交談的樣子. 

「啊..就..偶爾經過啊.」我感覺到她是隨便找個借口推搪我. 

想起她我又有點生氣了,她不是班上的同學嗎?為什麼老師跟同學都說沒有這個人呢? 

你到底是誰啊?你真的是班上的同學嗎?我已經求證了.或者說你到底是不是這間學校的人啊?」


「正男...我...」她的聲音有一點震顫著. 

「不說我走了.」我裝作緩緩起來的樣子. 

「我,的確是你班上的人.但我又不是.」她一口氣說了出來. 原來我是被耍了.我微微一笑感歎著 

「我是一個不存在的人啦...這樣你可以相信嗎?不要走..好嗎」 

其實我也跟她的處境差不多啊,可能她真的是我想像出來安慰我的人吧.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