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那天開始,我變得開朗起來,出奇的是我的同學們竟然接受了我的改變.我和他們的關係都開始變好,變得正常起來. 

原來有很多事,只要換個角度去想便可以解決.我終於可以享受真正的校園生活了.

「正男!放學後要去踢球嗎?」這天放學有人向我問道. 

「別再拒絕我啦,每次都不來我們還是不是朋友啊?我不管啦等下球場見喔,再不來我真的會生氣哦!」他說完便離開了. 

看起來我還真是太過分了,難得他們把我當作朋友我卻一次都不肯去他們的邀約.好吧今天就去那麼的一次吧.我想豆娘不會因為我少陪她一天而生氣的. 



我如此的想著,一邊收拾我的書包.到了我們平常見面的地方後,我簡單的交帶了豆娘今天不能陪她後便離開,體會了一天和同學一起的日子. 

我做得最錯的是,我從來都未有真正的仔細的,留意豆娘的情緒.更沒有注重過她的感受.

-現實-

說到這兒,蟲男已經哭了起來,而且是邊說邊哭了起來.我完全不能聽清他在說什麼.

「呃...你這樣我聽不到你在說什麼呢.」我看了看腕上的錶再說,



「其實今天已經很晚,要不我們再約時間把故事下半部分說完?」

「... ...」依舊是聽不清的哭泣聲夾雜著說話

「呃...蟲男先生你這樣我真的會有點困擾,不如你先冷靜一下好嗎?」

「藍玉小姐,不如就讓我把故事說完吧,正男他每次提到那件事都會情緒崩潰的,我每次都要花好長的時間才可以讓他冷靜下來.」那個女子,不知在什麼時候出現在蟲男身旁,一把便摟住了蟲男,一隻手正輕輕的摸著蟲男的背. 

「... ... 」



此刻的我無法思考任何事情,本來打算合上電腦的手也停下來,一面呆滯的看著那位不知從那裹出現的女子. 良久才作出反應,

「你是豆娘嗎?」

這是我平伏下來第一句說的話

那女子也只是微微一笑然後點點頭.並沒有因為我的驚訝而怪責我.

「但是,現在真的很夜了.我有點想回家了.」我看著豆娘直白的說 

「你知道嗎?」她那青色的嘴唇動了動.

「昆蟲的生命是很有限的.」

「但你不是已經成精了嗎?」語後,她本來和悅的臉頓時轉黑.但很快便回復至本來和悅的模樣 



「我想跟正男他結合,想要跟他生出結晶.」她沒有看著我,而是一面溺愛的看著正男 

「因此我不想留更多的時間給你.」她用兇惡的目光掃射著我.我的手好像能體會到那份疼痛一樣. 

不,是一隻蟲子又咬我了.我只好輕輕的把蟲子掃開.痛死我了.

「那麼我可以說下去了嗎?」

「等等我得重開我的電腦啊!」我重新打開我的電腦,打開文件.

「要不是這是正男希望的,我倒是不想理你呢!」她又細語道.

「好了你可以說了,但請你不要再用蟲子咬我了,很痛的.」我把之前幾次被蟲子咬都歸咎於她



「誰叫你欺負我的正男啊.」

「那天過後我把那個離間我跟正男的人給殺掉了.」

-豆娘回憶-

我一直都很仰慕人類.

我覺得人類很有趣,對蟲子們來說,團結是很重要的.而你們人類卻不是這樣的.

t我留在這所學校已經有很久的日子了.我發現你們總是喜歡團結地欺負一名人類來進行社交.

其實我最初是很不解的,明明大家都是人類,為什麼要這樣去做呢?

後來我發現這是你們突顯自己的一個手段來的.排斥一個不合群的孩子我們蟲子也好像會這麼做.



看久了我也覺得沒什麼大不了,反正人類傷害人類又不關我的事.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