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那天我遇到了正男,他是一個對蟲子很有興趣的孩子.從他一入學我便留意著他,我對他很感興趣. 

可惜的是,他這個喜好並不能被同學接受,他常常都被掉下.我不曾見過他有朋友. 

每個同學都帶住厭惡的表情看他待他.我覺得這孩子不應該被這樣對待 

我為了彌補他的情緒,我便開始經常變出一些不常見的蟲子給正男,每次他都是溫柔的對待那些蟲子,而他說過他最喜歡的蟲子就是豆娘. 

有一次他和我變出來的蟲子玩耍時.被他同班的同學撞見.正當他同學打算要把我變出來的蟲子給踩死時,正男卻用他的身體保護了那隻蟲子. 



當然正男那天的結局就是滿身髒污的回家,就是那天開始,我愛上了正男. 

愛上了他那份單純,他那份純真,他那份正直,他那份仁慈.

於是我化名為豆娘讓他誤會我是他的同學,我本來覺得可以跟正男說上話就已經是至高的幸福,我本來認為默默的陪著他就夠了

 但這個世界想要傷害正男的人實在太多了,我想要保護正男,不讓他再受傷害. 

對,我必須要保護他.



 所以我對全班進行了報復,而可笑的是,同學們對正男所做的行為並沒有好轉.反而因為我那次的報復而加深了. 

唯一的好處是,正男更加依賴我了. 

我感到自己正被他需要,我感覺到被愛的感覺.原來被愛的感覺是如此的美好啊. 

豆娘一邊摟著正男,一邊伸出她的手細看著上面的指甲,慢不經心地說著. 

不知什麼時候開始,我變得固執起來,我希望正男只需要我一個,只需要依賴我一個.只愛我一個. 



我把我自己的一部分附在正男身上,這樣的話,不論他去到那兒我都可以知道他在幹什麼,不管是洗澡食飯還是睡覺我都可以一同體會正男的生活,你說不是很美好嗎? 

不管你在哪,我都可以守護你,看顧你,這就是我可以給你的愛. 

你是我的唯一,所以我也希望我是你的唯一.

「人類都是一夫一妻的,我並沒有理解錯吧?」豆娘向我問話 

「嗯..在很多國家都是的.」我邊打著字邊用顫抖的聲音回答她, 豆娘見我回答後,忽然正身向著我,我還看出她眼中帶著滿滿的怒意與怨恨. 

那天正男居然把原來屬於我的笑容給了別人.他的同學,居然想要偷走我的正男. 

那不可能發生的,正男是只屬於我,他不可能這樣對我的. 

「就只是笑而已.你不用那麼激動的啊!」這句話只出現在藍玉我心裹面,並沒有實際說出口.



 因為這時豆娘的樣子已經不能被稱為人類的樣子了,就是一隻蜻蜓,夾雜著人類的各種特徵,說是人也不像,說是蜻蜓也更不象. 

就像惡作劇的孩子玩死蜻蜓後,把蜻蜓屍體拼成人形一樣,還帶著惡臭的. 

當然,豆娘還是摟著正男的,用她那隻不可以稱為手的東西摟著.而正男這時卻是昏睡過去,口裹還喃喃的說著豆娘的名字. 

所以那天晚上,我離開了學校,去找正男.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