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盤冰水使我從昏迷中醒來。我身處於一間四面純白嘅房間,房間內沒有任何物件。此處空間諾大,目測約有200尺。眼前有3個陌生男子站立著。

站在最中間的是一位頭髮花白,身穿過時的衣服,目測50多歲的中年男人。臉上的皺紋和慈祥的微笑,與房間構成強烈的違和感

[整醒佢]

他命令身邊兩位身穿西裝的黑超男。從黑超男的衣著判斷,估計是保鏢或者保安之類。他們其中一人提起身旁一桶水,直接淋向Jenny

Jenny頓時從昏睡中甦醒。她一看見眼前的三人,立刻嚇到面無血色,不停退後,直至撞上身後的牆壁,雙手不斷顫抖





[你知唔知自己做錯d咩?]

頭髮花白的男人問Jenny

[我…我唔記得喺31號前比錢,對….對對唔住呀,華叔,你…你你做下好心,放過我啦]

Jenny展露出可憐的眼神,向男人求饒

華叔依舊面帶微笑,卻搖搖頭,望向Jenny





[唔係呀。你最錯係比個唔應該知情嘅人知道咗我地公司嘅位置呀]

華叔說完指一指我。Jenny望住我,雙眼瞪大,口部誇張地張大。她進入了完全崩潰和瘋狂的狀態

Jenny 開始瘋癲地傻笑

[華叔,你殺咗佢啦!殺咗佢未冇人知我地公司嘅嘢囉,快d,殺咗佢啦!]

我面無表情地凝視着jenny,她的眼神,無半絲憐憫,亦無半絲的內疚,只有拼命求生的本能





雖然遭到jenny的出賣,可是我沒有半點憤怒。我是個沒有感情的人,身邊的事物難以牽動我的情緒。我想起那場讓我失去一切的悲劇,對比之下眼前的事也算不上甚麼

華叔從褲袋抽出一支手槍指向我,沒想到我的人生那麽快就迎來終結。可是生死乃天命,我閉上眼安然地接受死神的迎接

呯!jenny額頭上綻放一朵鮮紅的花朵,後腦則被轟出一大個洞。血水在後腦的缺洞大量滲出,將純白的地板染成一片鮮紅

[最憎d狗命令主人做嘢]

華叔淡然地對住jenny的屍體拋下一句

我平靜地看向躺在地上,死不瞑目的Jenny,又看看這位頭髮花白的中年男人

[噢,唔記得介紹自己,我係羅振華,呢度個個都叫我華叔嘅,以後請多多指教]

華叔面帶親切的微笑,但係他越親切,我就覺得他越嘔心,畢竟我女朋友才剛剛死於他的槍下。可是,禮貌上都要示好,以免遭殺身之禍





[你好,我係梁永樂…]

華叔舉起手,示意我停止。同一時間,他從黑超男手上接過文件,開始朗讀

[梁永樂,今年24歲,由於成績一般,中學畢業後任兼職至今。家中嘅獨子,同女朋友一齊住喺深水埗公共屋村。呢份資料有齊哂你住址,家境,你嘅履歷等。永樂,我對你瞭如指掌。]

我沒有絲毫的驚訝。這些不是普通人,他們能找上我女朋友,必定先好好調查她身邊的人,因此他們掌握我的資料也是意料中事

華叔面帶微笑,伸出尚沾有Jenny血的右手,這個詭異的男人使人從心底感到嘔心

[果然名不虛傳。就算睇住女朋友比人殺死都係一d感覺都冇,哈哈,真係佩服你。我就係罪工場嘅監督。呢度就係罪工場,由今日開始你就係我地嘅一分子]

華叔向我說





純白的房間,地上一攤鮮血,一條死屍,三個陌生男人。這應該是有史以來最差勁的見工場地

[即係咁,我原本只係想接女朋友走,不過上帝已經接走咗佢,呢度應該就冇我嘅事,咁所以我走先啦,有機會再見啦]

我不想再次陷入無盡的麻煩。而從華叔的話語中,如果我留下,想必會是另一個惡夢的開端

[咪行住!如果你而家行出呢個門口,我保證你見唔到聽朝嘅日出]

是死亡威脅呢,我亦被逼停下腳步。華叔看見我的動搖,便繼續威逼利誘

[作為公司嘅前線支援人員,你每個月都有30000元收入。工作方面,主要都係聽上司吩咐,對你嚟講應該冇難度啦]

坦白說,三萬元工資對我來說不是少數目,我亦因此有少許心動

華叔察覺我的猶豫,便舉起沾有鮮血的槍指向我,面帶微笑





[不過你冇得揀]

無奈之下,我答應了。我亦因而能夠順利離開麵粉廠的大門

我深嘆一口氣,看來我再次捲入麻煩之中

華叔在永樂走後,便吩咐黑超男清理屍體。而他的電話這時剛巧響起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[收服到梁永樂未?]

電話傳來一把經變聲的聲音,這聲音使華叔收起笑容,嚴肅起來





[一切順利,應該成功]

[咁就好啦。你都知我地用咗幾多時間就只係為咗招攬梁永樂入嚟我地罪工場。最後一步,不容有失!]

對方嚴肅地向華叔說,他的語氣使一向從容的華叔亦緊張起來

[知道!]

[同埋對住梁永樂記得要小心,出面有好多社團已經俾佢整散咗。你千萬千萬要睇住佢,唔好俾佢亂嚟!]

對方語氣依然擔憂。他一方面想得到永樂的犯罪觸覺,但另一方又怕永樂的能力會對罪工場不利

[係嘅,總裁]

華叔卻堅定地回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