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無法逃脫?] 我疑惑地望向阿朗

[ 一。不得向任何人提起罪工場
二。必須服從專屬會員嘅命令
三。不得擅自離開罪工場
四。不得反抗或傷害你嘅專屬會員

以上就係我地作為奴隸嘅規則]

阿朗耐心地向我解說





[你估我地冇諗過反抗咩。我地諗過利用警察,諗過殺咗佢,諗過離開罪工場,不過呢d都違反罪工場嘅規則,而我地嘅下場會係比死更難受]

阿雪搖搖頭。阿朗與她不約而同地展露出心灰意冷的表情

[不過反唔反抗龍少都係後話,最緊要係你通過到測試先]

阿雪向我說

正當我想追問測試的事時,房間的大門就被龍少一腳踢開





龍少一改身上的衣裝,從剛才的mk流氓風格轉換成中環西裝友。他一身名牌西裝,用髮蠟把頭髮梳得更高,撥得更後。跟據我所知,他一身的衣著名牌,價值不少於十萬

[型就好型啦。Ching不過你都價錢牌都未剪,莫非你成個人值廿萬]

眼尖的阿朗恥笑着龍少。我和阿雪強忍笑意

龍少憤怒得一手把價錢牌扯破,不曉得他的西裝有沒有因此而破損呢?

[好啦,我地出發。如果你通過唔到測試嘅,咁就祝你好運啦,哈]





龍少對着我說。二話不說,阿雪同阿朗就跟隨龍少上了架私家車,而我都只好跟上

車上,龍少終於解釋測試的事

[我地而家去緊蘭桂芳。由落車開始起計,你有60分鐘嘅時間,你需要偷取3個銀包,並附上三十萬嘅現金。如果被發現嘅話,就當成測試失敗,當然要自己承擔所有後果啦,同埋接受我嘅懲罰,明唔明?]

我點點頭以示明白。阿雪聽到反應比我更大,立即向龍少大叫

[60分鐘三十萬?仲要現金?你咁樣根本係有心刁難永樂!點偷都偷唔到三十萬啦!]

龍少一聲冷笑回應

[偷唔到未變囉~哈!]





阿雪以憂心的眼神望向我,同時鼓勵我。可能她看我面無表情,以為我已經放棄人生

車正式停下來,代表我的測試正式開始

我飛快地下了車。時間緊迫,我沒打算浪費一分一秒。龍少卻叫住了我

[等等。喺開始測試前,為咗防止你作弊。你而家要將身上嘅銀包同金錢俾我保管]

阿雪同阿朗顯得十分驚訝。畢竟,在60分鐘攢三十萬已經極度困難,現在更在沒有任何金錢下,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。但我還是乖乖地交出身上的電話和全部金錢,同時亦再確應一次

[仲有冇其他規則?]

[你身上唔可以有銀包同金錢。你需要喺60分鐘內偷取3個屬於不同人嘅銀包,並且結束時身上需要有三十萬現金。至於落手地點,方式隨你,總之60分鐘後喺呢度等。如果犯罪行為比他人見到就算失敗。任何犯規行為亦選測試失敗。其餘你做乜都得]

龍少仔細地檢查着我的銀包和手機。趁他入神之際,我便走近龍少,一個膝撞撞向他的腹部





[呢一下還返比你。我唔係奴隸。睇小我地,你一定會後悔!]

當一分鐘的英雄,代價是沉重的

龍少生氣得立刻反擊。頓時惹來一群旁觀者

我當然不是龍少的對手,幸好我不是一直捱打。我成功把龍少的G字頭名牌銀包和生果牌手機踢跌在地上。只可惜對龍少做不了多少實際傷害,更惹怒他而使他出拳更用力

最後由阿雪拖開我,這場混戰才得以平息

[唔好打啦,你晒咗自己5分鐘啦!冇時間啦!]

阿雪憂心地提醒我。龍少亦憤然離開,步向酒吧





我趁著龍少離開,便向一旁的阿朗和阿雪求救

[你都見到我半死嘅樣。我諗我應該完成唔到任務啦…你地可唔可以幫幫我,每人偷一個銀包返嚟,入面有冇錢都冇所謂]

阿雪和阿朗互相對望了一眼,甚為猶豫

[二萬蚊!如果事成的話每人畀二萬!求下你地幫下我啦]

阿雪和阿朗於是一口答應。反正龍少沒有限制阿雪和阿朗的行動。因此,我這樣的行為亦不算犯規

他們二人答應後亦分散行事。我叫住了阿雪

[阿雪,你可唔可以借你部電話比我一陣?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