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一會兒,龍少準時回到集合點。眼神輕佻的他彷彿預知了永樂的失敗。一臉得意的他走向面無表情的我

[點呀?今晚你想試下鐵鏈定用皮鞭呀~]

龍少諷刺着我。我緩緩拿出剛出阿雪和阿朗給我的銀包,展示給龍少看

[龍少,對唔住呀…] 我面帶微笑地向龍少道歉

[哈哈哈!唔緊要。你呢d奴隸係要懲罰下先做到嘢嘅!不過冇諗過你連3個銀包都偷唔到。哈!]





龍少大聲地恥笑着我

[永樂呀!究竟你去咗邊吖!點會一個銀包都偷唔到㗎!]

阿雪半責怪半憂心地說。我低下頭沒有直視任何人

[你…你真係會比佢打死㗎]

阿雪當然是指我會被龍少打死





龍少此時卻哈哈大笑

[唔洗問佢啦!我知點解!]

[你地嘅計劃我乜都知道哂!]

龍少鼻孔向天地說,他鄙視着低下頭的我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


一小時前

龍少解散了各人後,並沒有立即離開。相反,他一直在遠處觀察各人的行動。由於龍少因被永樂偷襲而感到十分氣憤,於是他打算出手破壞永樂的行動,以致他沒辦法完成任務

他看到3人在他剛離開後,便圍在一起討論。龍少猜測一定是永樂向阿雪和阿朗尋求協助。於是他就到街上找了個樣貌猥瑣,身型健碩的男人

[有樣嘢想你幫手]

龍少向男子搭話,並拿出5000元現金

男子二話不說就把金錢收下

[請講]

[你見唔見到遠處有個女仔]





龍少指着遠處的阿雪

[你只要幫我跟實佢就可以啦。而且聽講佢仲係扒手嚟,好有機會偷嘢。至於你最後點處置佢,就隨你啦!]

男子看見阿雪的美貌,色心頓時大起,於是便欣然接受龍少的工作

龍少坐在酒吧,猜想著永樂的計劃

忽然,他從酒吧的鏡子看見永樂正在走近。為了確認永樂是否跟蹤着他,他便從酒吧走到街上。果然,永樂還是尾隨

這一刻的龍少意識到自己就是永樂的目標

於是他提高警覺,經常性地提防永樂





呆坐在酒吧的龍少漸漸覺得納悶,於是便到舞池中隨著音樂起舞

小心的龍少,跳完舞後立刻拍拍自己的衣袋,確認自己的銀包和電話還在

儘管龍少如此小心,他仍有不祥的預感,可是他又想不起有什麼破綻。於是,他開始使用手機,甚至在手機尋找任何可疑交易紀錄,任何保安漏洞等

這時他已經發現永樂已經離去,他鬆了一口氣,卻仍然盡最大的努力思考永樂的計劃。半小時後,他終於確定自己手機內沒有任何保安漏洞,於是能在舞池翩翩起舞

龍少跳舞過後,又再從鏡中看見永樂的身影。他於是再一次檢查自己的銀包和電話。款式一樣,物件還在。龍少深信永樂的計劃再一次失敗,於是他安心地喝下眼前這杯放置了大半小時的酒

龍少看着永樂失望的樣子不禁暗喜,他很清楚今晚的永樂只能任他魚肉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[你真係以為我見你唔到?你唔好咁天真啦。你呢d犯罪初哥,都係做下奴隸,比我好好教育下好d,哈哈哈哈]





龍少一想到能一吐被偷襲的污氣,不禁大笑起來。此時的永樂仍然低下頭,阿雪則以可憐的眼神看着永樂,因為她很清楚永樂今晚會有多難熬。甚至,一直對永樂充滿信心的阿朗,亦開始露出不安的神色

龍少的笑聲響徹整個蘭桂芳,笑聲教人心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