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樣是酒吧,蘭桂芳對我來說只是個戰場,而現在的酒吧才是放鬆的好地方。香港除了蘭桂芳外,亦不乏酒吧街,像我現在身處的赫德道便是我的最愛

相熟的酒保看見我,便二話不說為我調了杯negroni

[睇唔出你年紀輕輕會飲呢種酒] 阿朗笑着說

[我有多嘢你都唔知] 我微笑道

我從袋中拿出約定的2萬,給阿雪和阿朗以作報酬





現在的我是來放鬆自己的,加上阿雪和阿朗算是我的同伴,不是敵人。面對他們,我不需要處處防範。當然適當的小心亦是必須的

[係呢?你究竟係咩人] 阿朗以閒聊的口吻說

[係囉!你頭先好犀利呀! 玩到龍少咁樣。不過睇你個樣應該唔係普通人掛]

蘭桂芳事件後,我察覺阿雪看我的眼神總帶著難以形容的情感

我有想過隱瞞,但華叔對我瞭如指掌。因此阿雪和阿朗知道我背景亦是遲早的事





我拿着酒杯不禁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

另一邊廂

龍少氣憤地坐在車子裡,只有永諾的死訊才能一解他心頭之憤

[喂!] 龍少對着電話另一旁怒吼

另一邊廂,一把高雅男子的聲音傳來





[梁永樂! 我要殺咗嗰個乜鬼梁永樂!!]

龍少憤怒至極,加上幾分醉意,滿腦子只剩下如何殺死永樂

[恕我拒絕,梁永樂係不可多得嘅人材,當初我地大費周章亦只係為咗逼佢加入我地,所以,你 唔 殺 得]

溫柔而冷靜的男子說

[如果唔係殺死罪工場嘅人需要你地班高層批准,我一早命令咗梁永樂自殺啦!]

龍少氣憤地說,又喝了酒瓶的酒

[不過我都唔明,梁永樂有d咩咁勁,令成班高層都處處維護佢!]

[哈!咁你就真係有所不知啦]





接話的男人冷靜說道

酒吧裡,阿雪和阿朗看着我,逼於無奈下我開始說

[我出身於一個貧困家庭,由於父母早死,生活拮据。為咗生活,我只好挺而走險]

電話裡,男人亦同一時間向龍少說着永樂的故事

[永樂於是開始走上犯罪嘅路。但係佢並唔係加入咩黑幫,而係獨行犯案。由於佢擁有完美嘅大局觀,佢可以好快地了解周圍嘅情況同環境,並利用環境嘅限制去製造令自己最有利嘅情況]

[即係點吖?] 龍少聽完,不太明白什麽是完美的大局觀

[我舉個例子俾你聽。佢曾經扒銀包扒咗一個我地嘅會員。而嗰一名會員啱啱食完白粉神志不清。就憑嗰個人嘅精神狀態,永樂就判斷佢為有價值嘅目標。永樂乘機套會員話,得知有罪工場呢樣嘢,就不斷勒索佢比錢。最後成件事被我地知道咗,而嗰個會員都被我地清理咗]





我與男子亦說着同一故事

[咁你即係一早知罪工場嘅存在?]

阿雪好奇地問

[冇錯。之後我開始揀一d大嘅目標。喺社團做毒品交易嘅時候製造混亂,然後連錢帶貨攞走。因此,江湖上嘅不少恩怨都係因我而起]

我苦笑道

[條友原來咁猛料! 真係估佢唔到喎。]

另一邊廂的龍少亦聽得如癡如醉

[不過呢d都唔係重點。你只須要記得,因為永樂有d咁嘅經歷,因此喺佢眼中人命係完全唔值錢,所有人都係佢利用嘅工具,佢亦唔會對任何人抱有感情。犯罪對我地嚟講係生活,但係對佢嚟講就只係一場遊戲。最重要嘅係,梁永樂最擅長嘅係黑吃黑]





男子話語中透露出半點擔心。他認為龍少會被永樂徹底玩弄

[仲有。你唔可以再傷害永樂一分一毫]

沒錯,我很清楚眼前的兩位只是同伴,亦只是工作上的人。我不需要朋友,因為我已再也沒辦法和人正常相處…

而我只是把我部分的經歷告訴他們。作為同伴,他們不需要知道太多

阿朗聽完後,臉上一副同情的樣子,然而我不需要被同情

阿雪則十分激動,拿起桌上的酒,一口氣喝光

我驚訝地看着她,不是她的反應,而是她喝光的是我那杯negroni





Negroni 被評為苦澀,酒味濃的烈酒。由於它是屬於高酒精的烈酒,加上味道濃烈,一般新手亦不會喜歡negroni

果然,阿雪九秒九衝進了廁所。回來時,即使燈光昏暗下,仍能看到她臉上紅暈。她就這樣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