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雪為了得到更多金錢,開始積極參與社團運動。憑著一身高強的武藝,成功在社團之間打響名堂。這時的華叔亦注意到這顆新星

華叔私下接觸阿雪,遞出一張阿雪與母親的合照。於是,阿雪就成為罪工場的一員

阿雪拿着酒杯激動地把自己的身世說出

[所以…所以!我一定要做個有錢人,一定要上位!]

阿雪憤然拍向桌子,手上的酒杯應聲破碎。玻璃碎令阿雪的手染成一片鮮紅,手上的痛也不及心裡的痛。見狀,我遞上紙巾給阿雪





[唔洗你可憐呀!]

阿雪流着淚甩開我的手。這一刻,一直強裝堅強的阿雪到達了極限。軟弱的一面在酒精影響下,表現得一覽無遺

哭崩的阿雪使我愣住了,她的樣子使我想起一位故人,一個我最愛的人

這一定是我的幻覺! 我搖搖頭嘗試使自己清醒,但內心的聲音一直揮之不去。悔疚感在我心中漫延,我不能再對眼前的女孩置之不理

阿朗從頭到尾還是一副死魚眼。我猜想阿朗可能一早知道阿雪的故事吧





阿朗不知道阿雪的住處,阿雪卻因醉酒睡著了。我不禁嘆氣

這場慶祝我通過測試的派對以不堪的形式結束。出於內疚感,我背著阿雪,讓她在我家短宿一晚

阿雪一早醉倒睡著了,但一直一直呼喊著媽媽,想必她很愛媽媽吧

媽媽。對,我不期然想起自己的媽媽。年幼我雙手佔滿媽媽的鮮血,看着媽媽倒臥在血泊中的一幕又再在腦海重現

我微微一笑,這個畫面彷彿提醒著我,不應對任何人抱有任何感情,包括阿雪





我讓阿雪躺在我的床上,她的笑容很甜美,看到此情此景的我總算放了個心,便到客廳的沙發上睡覺

一覺醒來,客廳傳來陣陣香氣。我睡眼惺忪地看着眼前穿著圍裙的阿雪。一剎那,我還以為是jenny復活了,嚇得我以為見鬼了。但當然這是不可能的

[早晨呀,永樂。我煮咗早餐,趁熱食吖~]

阿雪溫柔地向我笑。我這次真的驚訝了,昨天還一副暴力模樣的阿雪今天是如此的gfable。親切的微笑,熟悉的圍裙,使我嘗到短暫的幸福時光

永樂不明白阿雪的心意。一小時前的阿雪剛睡醒,就發現自己在陌生的房間。雖然她不熟悉這房間,卻有種莫名的安心感。等到她在客廳看見永樂睡覺時,她笑了

她一直認為窮人是不能反抗有錢人,因此才會拼命攢錢以保障自己。但看到永樂在蘭桂芳以智慧勝過龍少,她彷彿看到了希望,窮人都能戰勝有錢人的希望。也許,這個男人是除了錢以外,能保護她的東西。她不禁對眼前可靠的男子產生了好感。雖然單憑一件事是不能改變人的價值觀,但仍足以改變阿雪對永樂的形象

我疑惑地看着阿雪,阿雪甜蜜地笑着。我嘗了一口,沒想過還挺好吃的。這使我想起以前與Jenny生活的日子。阿雪穿著圍裙的樣子就像普通的女孩一樣。的確,阿雪只是個單純的女孩,卻因環境和成長而被逼犯罪和墮落

我吃過早飯後,便要到罪工場。我看看身旁正在清理碗碟的阿雪,看來這天有人陪我一起上班了





我與阿雪一起回到罪工場。我再次看着罪工場這不可思議的地方。外觀只是一間殘舊的麵粉廠,牆邊有著舊式窗口冷氣機,更能從外面看到殘破的樓梯。難怪能一直掩人耳目

今天是我第一天正式成為罪工場的成員,我們一群人在8樓的房間等待龍少

龍少一推門看見我,不禁表露一悅的表情。他抱着拳對我咬牙切齒,應該是想起昨天羞辱他的事吧

出乎意料,龍少卻深深呼氣,鬆開了拳頭

[我地今日去砵蘭街賣貨,大家1100 喺呢度樓下大堂等]

龍少交代我們今天的工作。我正好奇在砵蘭街會賣怎樣的貨

我們各人被交代工作後,亦隨即離開。可是阿雪卻被龍少叫住了。趁尚有時間,我在罪工場閒逛





永諾空閒地在罪工場逛着,可是其餘的兩人並不空閒

[喂…]

阿朗在麵粉廠的2樓角落神秘地通話着

[今日龍少同永諾會去砵蘭街老地方。聽唔聽到]

阿朗壓沉聲音地說,同時四周張望有沒有人

電話的另一邊廂沒有回話,阿朗卻看見我正在走過來,慌忙地掛斷電話

[阿朗,做咩神神秘秘咁嘅,同邊個傾電話呢?]

我搭着阿朗的肩膀說





[冇…冇呀…屋企人囉]

阿朗神色慌張地說。但我不是專門揭別人私隱的人,亦不喜歡管別人的私事,因此我亦沒有再追問下去

[係呢,其實我想問呢舊嘢係咩嚟?]

我指着阿朗身旁的紅色管道

[呢度係罪工場嘅收貨區。呢條紅色管道駁去出面嘅,佢係當有貨船嚟嘅時候將d貨直接由貨船吸上嚟]

[D貨?] 我疑惑地問

[即係麵粉。原本係要嚟吸麵粉嘅,不過後來任何粉狀嘅毒品都係由呢條管運送。罪工場入面仲有好多呢一類掩人耳目嘅設施,加上嚴明嘅規矩,令罪工場能夠成為犯罪天堂]





我與阿朗聊着罪工場,等待時間的過去。另一邊廂的阿雪卻陷入危機之中

龍少十分痛恨永樂,卻因昨天的通話而使他不能向永樂發洩。這種恥辱使龍少臨近瘋狂的邊緣。他能怎麼辦呢?永樂和阿朗也是他不能觸碰的人,他只能向阿雪一洩心頭之恨

他把阿雪看成永樂,二話不說便向阿雪揮拳。阿雪沒有迴避,因為她知道奴隸是不能反抗主人的。平常她被欺負的時候,她總是想:如果有錢便好了。可是現時的她,竟然想起的是永樂。雖然阿雪被龍少虐打,但她的心是感激的。因為她終於知道她須要做的事

我和阿朗在大堂等待着阿雪和龍少。只見龍少一臉臭臉和滿身傷痕的阿雪。阿雪低下頭走到我背後一副委屈的表情

我望向阿朗,怎料他也面無表情地看着我。看來他與我一樣,都是沒有感情的人。阿雪閃到我背後躲藏着。我冷冷地看着龍少,他卻立刻把目光轉移,彷彿害怕我般

阿雪像隻可憐的小貓看着我,平常的人應該早已對她動心了,可惜我早已在悲劇中失去感情,我對眼前的阿雪無動於衷

我無奈地坐上龍少的車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