車子在砵蘭街的一棟唐樓前停下。我不禁想了一回

砵蘭街是以色情業而聞名,而這條街的多數唐樓亦被改造成色情場所。難道龍少就是這些公司的老闆?

龍少今天變回正常的MK裝,欠揍程度升至與平常一樣。他一臉猥褻的看向阿雪說

[我地又返到嚟無屋企啦阿雪~使唔使上去叫聲媽媽先吖?哈哈哈哈]

我身旁的阿雪羞恥得滿臉通紅,纖纖玉手輕輕拉着我的衣袖。沒想到龍少有這般惡趣味





我嘆了口氣便下了車。龍少一馬當先地走在最前,我們到了1樓A室。單位內有一個中年女子坐在櫃枱前,我估計這是reception

[有咩幫到你地?]

中年女子冷淡地說

龍少立馬神色凝重,整個人認真起來。我正想着龍少要發表怎樣的偉論。龍少吞了吞口水

[你老細我最鍾意食又老又殘嘅。最大年紀嘅俾12件我就得啦!]





我被龍少這番偉論嚇倒了。龍少雖則mk,但仍算年輕,想不到他如此重口味。看到我要多點關注龍少的精神健康了

可是阿雪和阿朗卻見怪不怪的樣子,而中年女人就點了點頭。我們一行人就進入了睡房

睡房內有一位年輕的女子,庸脂俗粉。就是你們也不會有興趣的,我也懶得描寫了

[2c,3a和4f 都成交了,我們淨攢了80萬,恭喜老闆]

女子拿出這棟唐樓改建後的圖則,邊向我們展示着,邊向我們說。龍少聽完顯然十分滿意,但我卻完全不明白,難道龍少是炒賣劏房?





龍少看見我二話不說的表情便解說

[呢檔唐樓表面係一個色情場所,實際上就係一間犯罪格仔鋪]

龍少指着圖則的房間向我說

[每一個房間其實就係格仔舖嘅格仔,可以畀人擺賣不同犯罪物品如毒品,槍枝,賊贓等]

[至於點解要包裝到呢度成間色情場所咁?首先你要知道有關規管性交易嘅法例]

[第一。依靠妓女為生,所以馬夫、睇場係犯法嘅。
第二。引人作不道德交易嘅都屬於犯法]

[咁我地只要安排每個女仔一間房,全部都係本地人,已成年。唔主動拉客,況且我地都唔使。只要咁做,班警察就咩都做唔到]





[而多得傳媒成日宣傳我地係唐樓淫窟,令班警察都先入為主認為我地係黃色場所,而佢地巡查,只會查班女女身份證。咁我地擺喺度嘅貨自然就唔會被發現。加上呢度係賣淫場所,就會令嚟呢度做買賣嘅陌生人都合理化而唔會引人懷疑]

龍少一臉自豪地向我解說。我也不禁感到詫異,他的生意不能說天衣無縫,但亦算完善和周詳

龍少打開一直拿着的黑色大袋,內有不同型號的槍枝,由手槍至半自動步槍亦有。龍少向櫃檯的小姐吩咐着,我見無聊便在唐樓內到處走走

令我在意的是,唐樓內竟沒有特殊加裝的閉路電視。也許這是龍少故意為了掩人耳目的吧。我再看看龍少,發覺他一直緊捉着阿雪,彷彿是他的附屬品一樣。阿雪一臉不情願卻沒有反抗

[行啦,上車啦]

龍少不久便拉着阿雪走,一邊叫我和同樣在空閒着的阿朗離開。我們合共在唐樓逗留少於15分鐘,令我懷疑接下來的才是我們真正的任務

我在車上留意着阿朗。他總是死魚眼,面無表情。即使看着自己的同伴阿雪被龍少玩弄,他亦似乎亳不在意。而最令我不解的是,龍少卻從來沒有對過阿朗動手。這使我對阿朗的身份更加好奇

想着想着,車子就停在某工廠門前。我一下車便即時確認自己的位置,原來我們在源順圍(小瀝源),而面前的正是小瀝源唯一的汽水廠





此時的阿雪和阿朗臉上都掛着警戒的神色,我的心情也因此緊張起來

汽水廠內,有個頂着黑色紳士帽的中年男人,一副生意人的打扮。在場更有十多名身型健碩的壯男。應該是他們首領的中年男人明顯來頭不小,我亦因此能理解阿雪和阿朗警戒的原因

龍少笑面盈盈地向中年男人握手,中年男人亦向龍少釋出善意,兩人就像老相識一樣

[呢個係大佬明,我地好多貨都係由佢供應嘅,係我地嘅長期合作伙伴]

龍少向我介紹着

[大咩佬明吖,我冇做大佬好耐啦。而家都係搞下廠,做下買賣咁啦。所以叫返我明哥得啦~]

明哥笑着說。一副老闆模樣的他,所指的買賣是非法交易吧





[明哥,你好! 我係永樂,龍少嘅前線支援人員,以後請多多指教]

明哥對我親切地微笑着。感覺他與龍少不同,不是那種會因身份而瞧不起他人的人

[其實今日約你出嚟呢,係因為我想永樂做我地嘅聯絡人,咁我地嘅交易都唔會咁容易比人追查到]

龍少向明哥說道,明哥則有點驚訝,但還是接受了。龍少在一瞬間展視了一絲奸笑

[喺電視你未成日見到一大批人喺度交易毒品嘅,不過我地就唔會咁做]

明哥帶我一邊參觀他的工場,一邊向我解釋。而阿雪,龍少和阿朗則不在我們身邊

[咁由於你地嗰邊近海濱。通常都係喺海濱嗰邊用船交貨,呢度比錢。咁樣,就唔會咁易比人追查到,同時保護雙方]

我點點頭。我又看着一瓶瓶標籤着汽水糖漿的大缸,內裡應該不是汽水吧





[呢批藍精靈好嘢嚟㗎,龍少啱啱先入完貨,嚟緊好似話會再入添]

明哥指向我盯着的那缸汽水糖漿說。他又忽然看看四周,看見無人便向悄悄地說

[不過真係辛苦你啦,跟住龍少,佢份人咁鬼難相處。總之有咩你就搵我幫手啦]

明哥由第一眼看到永樂便覺得他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。比起與他合作,明哥更想把永樂收歸其下,而故意挑撥龍少和永樂

我禮貌上向明哥道謝後,便找回阿朗他們

[咁今日去到呢度,大家解散]

龍少向我們說

[吓?我地出嚟都冇3個鐘,咁就做完?]

這工作與我認識的太不同

[你係咪傻㗎?我地成日一齊,仲去d咁奇怪嘅地方,唔引人懷疑就怪啦!]

龍少向我白眼,頭也不回就上車離開了

汽車廠只剩下我,阿朗和阿雪呆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