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章節配合音樂效果更佳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OWJufQf__vg

「其實我要返一轉罪工場,有d嘢未做,所以你地兩個行啦,我走先啦」

說完,阿朗又一個輕輕的我走了

此時,只剩下我和阿雪,我只好又輕輕的我走了





可是阿雪卻拉着我。她扁着嘴,可憐地看着我。這時明哥在後發出竊竊的笑聲,他再走近我搭向我肩膀,並附上加油的眼神

就這樣,我無奈地坐在了89X的坐位上。出乎意料,阿雪沒有表現得十分興奮。她靜靜地看着窗外的風景,插着耳機

「你聽唔聽呀?」

阿雪把其中一邊的耳機遞過來,我點點頭。耳機傳來楊丞琳的<雨愛>。此時此刻,窗外下着毛毛細雨,與歌詞不謀而合。傷感從歌曲中傳到我的心底,我不由自主再次想起往事

「有人話,落雨係因為神見到人受苦而流嘅眼淚,但係點解佢冇眷顧我地,仲係要我地繼續受苦?」





阿雪依舊望着窗外的雨說。她語氣平淡,彷彿對現狀感到心酸。的確,即使她如何努力改變現狀,她仍只能聽命於人。那種感覺被稱為無力感

對,無力感

十分熟悉的無力感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「唔好打吖!唔好再打啦…..」

女孩看着男孩被男人毒打。儘管這被稱為女孩的家,但她從不認同





男人總是喝得醉昏昏,而他醉昏昏時最喜歡就是把女孩和男孩毒打一頓

女孩哭着衝上前,以身軀保護着男孩,儘管她受着皮肉之苦,但總之白白看着男孩被打好受

每一個晚上,女孩總是擁抱着哭泣的男孩。男孩痛恨自己沒能力改變現狀,他痛恨自己的無能

而女孩總是會笑着向男孩說不要緊。男孩的父母已不在,孤苦無依的他根本沒有家人可言。他的心是絕望的,幸好還有女孩的笑容為他帶來僅餘的一點光

就在這個晚上,男孩看着女孩的臉龐,向女孩發誓

「我一定會拯救你,唔會再比你受苦! 無論要付上點樣嘅代價」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


楊丞琳的歌聲從我耳中消失,我才回過神來

「搞錯呀!掛住聽歌連我叫你都聽唔到」

阿雪向我嬌嗔道

我這才意識到自己再次陷入回憶中,我笑笑回應

此時的巴士亦停下,我慢慢地放好隨身物品,可是阿雪卻一把拉着我的手,跑進商場內

「我…我地去緊邊吖」

阿雪的速度很快,快得讓我喘不過氣,然而阿雪絲毫沒有減速跡象,究竟這怪力少女的體能有多厲害

「我地去溜冰場!」





阿雪邊跑邊說。我心不禁一沉。溜冰場通常即老手們的泡女勝地,他們炫耀自己的溜冰技巧,再拉着女孩的手刷好感

可恨我卻不懂得溜冰。不但不能在阿雪面前炫耀,更有機會在她面前出醜

我們二人換上溜冰鞋,就代表我正式走上這條不歸路。我笨拙得像個剛學走路的小孩,左搖右擺的。嚴格來說,我是在冰上走路,不能算是溜冰

相反,阿雪就像一個溜冰高手一樣

此時此處的永樂依靠着牆邊慢慢走,阿雪就在場中心飛快地穿插着。在旁人和永樂眼中,就是有個冰雪美人在場上起舞。其優美的姿態吸引着全場的目光

阿雪可沒有陶醉在別人羨慕的目光之中,她溜到場邊,捉着永樂的手一起穿梭於人群之中。永樂的樣子開始有點慌張,這使阿雪不禁微笑。阿雪反而捉得永樂更緊,彷彿告訴永諾她無論如何也不會放手一樣

由於阿雪從永樂身上找到安全感,雖然永樂在阿雪心中的地位亦及不上金錢,但她仍是第一次從人身上得到安全感。為了報答永樂,她決定在溜冰場上成為永樂唯一可靠的人





溜冰是一種很特別的體驗。身邊的事物飛快溜走,腦內不快的回憶亦不再想刻。這刻,只有在我身旁的阿雪是永恆。阿雪一直牽着我的手,給我這個溜冰新手信心

結果,溜冰也不像我想像中那麽糟糕,哈哈

溜冰完結後,我們就像普通人一樣吃飯,看電影,吃甜品

我和阿雪不是普通人,我們是罪犯。我們有着複雜的家庭背景,悲劇般的經歷。身不由己的我們難以享受普通人的日常,因此今天雖然平淡,卻是美好的回憶

我與阿雪坐在長凳上吃着雪糕。這杯雪糕不是甚麼名牌子,卻很甜很甜

「喂~你試下我個士多啤梨味吖~」

我正想開口拒絕,怎料阿雪卻趁我將開口,便把匙羹放進我口內。她不禁笑了一聲

「傻仔~」





她笑得很甜很甜。我正想說我們不能太曖昧,可是看到她的笑容,卻又不忍心破壞這個氣氛

「永樂呀」

阿雪突然態度認真起來,但又不看着我說

「唔知點解,喺你身邊總係會覺得好安全,你會保護到我。可能係龍少件事啦,我成日都會好想喺你身邊」

「你話我會唔會係鍾意咗你呀嗱?」

阿雪突然說出這些話。

「你呢種唔係鍾意,只係依賴啫」

我想一想後回答。對不起,我不想再開展一段新關係,我不想再去欺騙人和欺騙自己。由此至終,我的心只能容納那個她

「係呀?都係嘅。」

阿雪想了想後說

可是阿雪卻轉個頭來直視我,整個人也挨向我

阿雪的眼神頓時變得楚楚可憐,又帶點誘惑

「不過,得你先可以剷除龍少,求下你,我唔想再比佢打,唔想再比佢玩」

阿雪看着我,一副可憐的樣子說

「而你係最有能力可以坐佢個位,取代佢。如果係,我會全力幫你」

阿雪進一步哄向我的耳朵說。她嫵媚的聲音彷彿天生就能控制男人

「可以呀」

我點點頭答應。阿雪先是驚訝,她沒想過我會如此快答應,然後露出滿意和感激的眼神

龍少的暴力實在讓永樂忍無可忍,永樂的精神狀態亦到達邊緣。永樂看着龍少虐待阿雪,就會想起舅父虐待自己最重視的人。永樂痛恨自己的無能,現在的他,卻能拯救阿雪

今次,永樂不再是旁觀者

在永樂眼中,龍少則成為了舅父的替身。舅父從他身邊帶走了最重要的人,他再看到龍少時,復仇的火焰迅速燃起

龍少真的讓永樂生氣了

我捉着阿雪的肩膀,阿雪就像當年的”她”看着我的神情。我看着阿雪雙眼說

「我一定會拯救你,唔會再比你受苦! 無論要付上點樣嘅代價」

阿雪聽完後,滿意地笑了。她挨在我肩膀上,安心地睡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