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兩個月的時間,我總算熟習了我的工作。來來回回明哥的廠房和唐樓,已變成我的日常

我也慢慢感覺自己屬於罪工場,和阿雪阿朗的相處亦越來越自然

當然,對於龍少的恨卻有增無減。他還是不斷的拿阿雪出氣和發洩。他的行為每天都使我記起被舅父虐待的一幕,因此我從來亦沒有放棄過剷除龍少

一天,我如常地完成工作後離開唐樓,然後獨自回家

這時,我發現一個頭戴鴨舌帽和口罩的人尾隨着我。旺角雖然人流很多,但是人們的衣著年輕和型格,因此,他奇異的打扮使他更顯眼





我冷靜地走到旺角街道的大型珠寶行,它們有巨型落地玻璃。我裝作觀看店內的珠寶首飾,實質上從玻璃的反射觀察跟蹤者

他身穿黑色Tshirt 黑色牛仔褲,就是三色台的那種典型黑衣人。我不禁笑了一笑,他的衣著如此滑稽和特出,想必他不會是專業罪犯

果然,他看到我望玻璃時立刻慌張躲進人群裡,試問專業的跟蹤人士又怎會犯如此低級的錯呢

我一邊走着,一邊留意着他。他還是緊緊地尾隨著我。我突然加速跑到一條後巷旁,再躲進人群裡。那個黑衣人果然迅速加速,一口氣跑進後巷內

我一手從後纏着他的頸,另一隻手摟着他的腰,確保他不能逃脫和反抗





「你係咩人」

我壓沉自己的聲音問

「嗚…嗚…唔好殺我呀…嗚」

是一把少女飲泣的聲音。我連忙鬆開手,她立刻一手推開我。她脫下帽子和口罩,又羞又怒地看着我

少女紮着一雙淺啡色孖辮,身型矮小,我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少女,就是那種典型的中學生





少女看到我打量她,片刻滿臉通紅,向我叫嚷

「本小姐我十九歲,係大人嚟!」

她作狀地托一托與她格格不入的OL眼眶,如此滑稽的場面使我不禁一笑

「咁點解你要跟蹤我呢?」

我微笑着問她,她卻眉頭一皺

「你估本小姐好想跟住你呀!哼!如果唔係班老海鮮叫我跟住你我先唔跟吖!你嘅生活又單一又悶….」

少女滔滔不絕地抱怨。大意就是她是一個實習記者,但資深的記者都不看好她,不分配工作給她而令她不滿,最後,報社只好安排她採訪我,看看我在女朋友失蹤後的反應和及後生活

「我叫許芊琳,今年十九歲,請多多指教」





「得啦,知你十九歲,係小妹妹啦」

我揶揄着芊琳,她卻露出不忿的表情

「我仲有嘢做,你都快d走啦」

今天本應要和明哥談談之後的大買賣。卻因芊琳而耽誤了不少時間。我回到大街上,打算往地鐵站的方向走

「頭先攬得人咁實,而家就唔要人啦!」

芊琳在我身後大叫,她的行為吸引了附近的街坊。她一副想哭的樣子,逼使我不得不停下腳步

我走上前假裝安慰她,她卻攬着我。在我耳旁輕聲說道





「我要跟住你全日,如果唔係我就告你強姦」

我嚇了一跳,沒想到樣子人畜無害的小蘿莉竟然會如此威脅我

「我諗你都唔想比警察跟尾㗎,畢竟你喺麵粉廠做d咩,你自己知啦」

對不起,我錯了。芊琳不是專業的犯罪者,但她一樣極度具危險性

「事先聲明,我嘅生活好悶,你一定唔會有興趣」

我故裝鎮定。這個芊琳真的不簡單,沒想到她居然掌握如此多資料。只有我稍有不慎,暴露出馬腳,她便能把我的罪證公開,到時就只有死路一條

原本的行程是去找明哥,但現在我只能到電影院,裝作是我的日常生活

「鍾意一個人睇戲咁毒呀?」





芊琳嘲笑着我

「原來你唔當小朋友係人嚟,咁我而家係自己一個嘅」

我沒好氣地說。她就送我一個拳頭

說起來,我也很久沒有入戲院看戲。人大了,寧願在家休息也不願外出

我們看的是復仇者聯盟3。最初,我對這種大英雄主義的電影沒有太大好感,畢竟,這就像童話一樣,太過超現實了。而這集的復仇者卻彷彿為英雄們增添了幾分人性,也有失敗的時候

美中不足是,芊琳不斷問着各種問題

「點解佢可以變成綠色嘅」





「佢會唔會死㗎?」

「點解個壞人咁衰嘅」

夠了…我把手上的熱狗塞進她的嘴裡,耳邊頓時寧靜了

吃光爆谷,戲也看完,我滿足地離開坐位

「點解…嗚…點解班主角咁努力都係要死,都係咩都做唔到」

芊琳竟然看復仇者看到流淚了,我連忙遞上紙巾

「我都冇喊!」

芊琳嘴硬,卻拿了我的紙巾擦眼淚。眼前的芊琳一時是我需要提防的對象,一時就只是個天真傻乎乎的小妹妹,使我對她無法適從

「咁有時有d嘢,努力咗都未必有結果。即使係主角都係咁話,因為主角都只係人,總有d嘢會做唔到」

我不經意地說出我的心聲,豈料芊琳哭得更厲害。周邊的人也開始以鄙視的眼光看我,就像是我在欺負芊琳一樣。為免事情惡化,我把芊琳拖到戲院出口

她緊緊地抱着我,在懷裡不停哭,不停哭

我嘗試安慰她但就是不成功。她就像個小朋友一樣,這刻我對她的戒心亦消失得無影無蹤

等待到芊琳的心情平伏後,她便訴說自己的故事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出生於有錢世家,相比於阿雪和永樂,千琳的背景是最幸福的

芊琳一直與爸爸媽媽過着幸福的生活,直至芊琳五歲的那天,媽媽離開時的笑臉就成為了芊琳對於媽媽最後的回憶

年幼的芊琳不懂發生什麽事,只知道媽媽不會再回來了,而爸爸則每天以淚洗臉

長大後的芊琳終於知道媽媽是失了蹤。媽媽一直在觀塘區上班,爸爸總是會在媽媽下班的地方接她回家。但那一天,爸爸等了一整晚只等到媽媽的屍體

媽媽外出時,遇到車禍過身了。可是爸爸卻一直認為妻子是被謀殺。他整天在家中說着要報仇要報仇,兇狠的眼神也把芊琳嚇壞了

很不幸地,爸爸同樣地到了觀塘海濱後同樣失蹤。這一切令芊琳確信陰謀的存在。喪禮上,她執起爸爸的筆記薄,帶上爸爸生前談生意時會帶的眼鏡,誓要為父母的失蹤查明真相

可惜,不論她如此努力,甚至尋求警察的幫助,亦是無功而還。她心灰意冷之際,在報章上看到了和她有類似經歷的永樂,於是她便開始日夜跟蹤着永樂,甚至對這個男生產生了興趣

可是,永樂的話卻使她徹底崩潰,不再自欺。她無力地攬着面前的永樂,她甚麼都不能依靠,甚麼也不能相信了。年紀輕輕,就要承擔如此沉重的事,芊琳的心快要崩潰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