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看着汽水廠的地面,這裡很骯髒

這裡是我想葬身的地方嗎? 不

這裡是我想龍少葬身的地方嗎? 是

明哥的保鏢全部用格指向我,他們都害怕我會作出拼死反抗。真是盡責的奴隸呢,但我和他們不一樣

[鑽石項鍊! 哈!真係好笑! 龍少點會比條真嘅鑽石項鍊你呀~明哥。你手上嗰條係假嘅鑽石鍊]





明哥疑惑地看着我,龍少卻認為我只是作出臨死前的掙扎,冷笑道

[呢粒鑽石係我親自買嘅,仲要係真金白銀嗰隻,有咩可能會係假!況且,你根本冇證據證明呢粒鑽石係假]

我笑笑地問明哥拿他手上的鑽石

[首先,要知道真嘅鑽石具有極佳嘅傳熱性能,而我只要呵一啖氣落去,佢嘅霧氣會好快散去,就係真鑽石,相反就係贋品]

說完,我向鑽石呵氣,果然,霧氣沒有快速散去,相反還停留在鑽石表面





[咁即係點?] 明哥不解地問

[即係話呢粒鑽石傳熱性能低,而令到霧氣停留。而事實上,呢粒只係經切割嘅玻璃,一千蚊都唔使]

龍少從我手上搶過鑽石,不停研究。他怎樣也不相信自己手中的是贋品

於是我拿回鑽石,大力地仍向地面,”鑽石” 應聲碎裂,玻璃碎佈滿一地,龍少的心也如同”鑽石”一樣,徹底碎了

明哥勃然大怒,但今次把槍指向龍少。但這樣是不足夠的,因為這種情況下我也會死





[明哥,我明白今次係我地嘅疏忽,先令到你會咁麻煩。所以不如咁啦,批貨我就唔要啦,而呢個背囊就送俾你啦,作為保償啦]

我把背包打開,一疊疊現金把背包塞得脹起,內裡一共有七百萬。明哥看了滿意地點了點頭,而龍少則怒髮衝冠

[你點會有咁多錢?]

龍少向我怒吼,看來他的計劃失敗了讓他很氣憤。我笑笑地指向地面的玻璃碎

龍少秒懂了,他更加憤怒。對,我就是喜歡看這種表情,以為自己掌握大局,但一直被人操控於指掌中的表情

[你竟然偷咗我條鏈!你…你一定係趁我瞓覺嗰陣偷咗我條鏈,然後再將條鏈變賣。之後再做一條假貨比我,跟住比七百萬明哥,而其餘你自己獨吞,係咪呀!]

我笑了一笑,然後模仿剛才龍少的語氣說

[你有證據咩?]





龍少對我咬牙切齒,明哥則露出一副佩服的表情

[咁今日嘅事就咁算數,你地兩個快d離開]

明哥算是向我們道了別。現在我的銀行戶口無故多了一千萬當然興奮,但我的計劃尚沒有成功

走到汽水廠的大門前,龍少忽然傻笑,我疑惑地看着他,心想他是否全然壞掉

[你似終都係剷除唔到我。而我可以話你聽,我一日仲係你主人,就一日仲有辦法報仇!]

龍少眼裡只有恨,若果事情發展下去,想必我一定會被他弄死,可惜,他已沒有機會了

[係咩?龍少呀,你交咗錢俾罪工場未呀?當年我女朋友就係咁慘死]





我故作扯開話題說。龍少立刻大笑,並用手機開啟網上銀行的資料

[你唔好當我傻先得㗎,我一早較好咗,今日會自動過數去罪工場個戶口……WTFFF!點解個戶口結餘會0咗㗎! 冇可能㗎!點解個過數取消咗!]

龍少頓時嚇到面無血色,我卻笑着向龍少說

[琴晚你呢個戶口捐咗十萬蚊去紅十字會,咁戶口結餘歸0,自然就轉唔到帳啦。我代紅十字會多謝你呢位善長人翁]

龍少又羞又怒,緊握拳頭。對,差一點,就只差一點

[我同你講過,我地唔係奴隸,睇小我地,你一定會後悔。千七萬當買個教訓啦。唔好嬲呀,我只係塞錢入你袋]

我輕挑地向龍少說,一副自鳴得意的嘴臉,使龍少喪失理智。他衝向我,我成功了

他的拳頭打向我胸口,很痛很重。這拳比以往的任何一拳也要大力。但我由少至大也被打至習慣,這種肉體上的痛楚,根本不算什麼





[咪郁!警察!]

一個穿普通西裝的便衣探員把龍少擒住。龍少反抗不到這個警察,被人拷上手扣

[你涉嫌嚴傷人或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被捕。唔係事必要你講,除非你想講,但你所講的一切都會記錄下來,並可能成為呈堂證供]

龍少邊向我吼叫,邊被警員帶走。如無意外,他會被拘留至少48小時,亦即錯過了向罪工場交會員費的時間,而這樣的他就只有死路一條

一旁的小女孩衝了出來,拿起濕紙巾印我嘴角的血

[幾時變得咁關心我呀~]

我不忘取笑芊琳





[我...我先唔係關心你呀。衰人!]

芊琳雖然嘴硬,卻小心翼翼地處理着我的傷勢

[係呢,點解會咁啱有個便衣探員喺度嘅]

我不解地問

[係你話咩有大事,我驚你會有危險,未叫佢嚟囉。而呢個黃探員係我嘅朋友嚟,所以佢聽到我嘅請求都肯一齊嚟]

芊琳正經地解釋道

[原來小妹妹咁體貼㗎,睇嚟要從新認識你啦~]

我總愛調侃芊琳

[衰人!]


另一邊廂

得知龍少情況的阿雪興奮得像小朋友般大笑大跳,而阿朗則一臉疑問

[我唔明喎,永樂點偷到龍少嘅鑽石項鍊,同埋入去佢網上銀行度?]

阿雪聽完笑了笑

[其實永樂喺龍少嘅格仔鋪度買咗迷姦水,然後喺交易前夕,我就同龍少兩個單獨飲紅酒,當然佢嗰杯加咗迷姦水]

[佢徹底瞓着咗後,我就通知一直喺海濱等候嘅永樂,佢上度嚟,發現龍少身上帶住粒咁巨型嘅鑽石頸鏈,諗都唔諗,就將佢變賣,再買返條贋品比龍少]

[而一時間,我就攞龍少嘅手指去做網上銀行嘅生物保安認證。有手指模的話,我地唔再需要輸入密碼。我地直接進入佢網上銀行戶口,再將佢僅餘嘅錢全部捐贈比紅十字會]

阿雪邊解釋邊手舞足蹈,阿朗則平靜地點了點頭

這刻的阿雪興奮並不是因為能剷除龍少。而是她認為永樂能對抗權力和金錢。即使權力大得像龍少,也被奴隸身份的永樂玩弄在指掌中

她找到了比起金錢更有安全感的東西,那就是梁永樂。她相信這個男人比起金錢更有能力保護她。因此,她會用盡一切辦法去獲得永樂和他的心

[梁永樂,你係屬於我嘅]

郭希雪是愛上了梁永樂嗎?

不,但這比起愛上的程度更深

她把對金錢的執著和追求,轉移至永樂身上

這是病態的依戀

阿雪天真地笑着,懷裡是永樂穿過的外套